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纪念FRED WEASLREY,永远的双胞胎  

2009-07-28 18:11:53|  分类: My star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献给弗雷德和乔治。    

 “把坩埚递给我……”乔治头也不回的说。    
没有动静,乔治匆匆用魔杖搅拌着紫色的烟雾,一面催促,“快胡了,快把坩埚递过来,弗雷德——”    
乔治突然愣住了,慢慢的放下魔杖,手指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木桌,那个名字,以为已经被自己狠狠忘掉了的名字,却如此轻而易举的脱口而出。    
“弗雷德弗雷德弗雷德弗雷德……”    
没有注意到指甲狠狠地抓在了坚硬的木板上,紫色的烟雾一下沸腾起来,呛人的热浪扑面而来,泪水颓然坠落,然后泪流满面。    
乔治慢慢闭上眼睛,解嘲般的在心底微笑:“弗雷德,呛出眼泪了这下你可以看我的笑话了吧?”    

哪怕作一厢情愿的自欺欺人的傻瓜,我也不会承认我有多想你。    

“妈妈。”我大步走过去紧紧搂了一下她,“饿坏了,今晚有什么好吃的?”我避开她在一瞬间有些发红的眼眶,装作没注意到她别过脸抹了一下泪水。差不多一个多月了,妈妈每次见到我都会忍不住落泪,我知道她看到我就会想到她的另一个儿子,似乎每次都在期待他嘻皮笑脸的跟在我旁边,推开门大喊,“努力赚钱养家的儿子回来啦!”    

餐桌上很喧闹,爸爸,查理,比尔,珀西,芙蓉,罗恩,赫敏,哈利,金妮还有一直忙忙碌碌准备着晚餐杯盏的妈妈,每个人都在大声说话,每个人都试图用声音压过心底的空虚,每个人都害怕在一瞬间沉静下来的悲哀。我努力笑着打趣坐在对面罗恩的新帽子像只绿色的蛤蟆,哈利和赫敏笑着支持我。    

我身边坐着珀西,他把切好的面包递给我,我随手放在旁边空着的碟子上,“拜托,他才喜欢黑莓酱——”说完的那一瞬间我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所有人都停下来,再下一秒钟所有人又突然开始大声说话,没有人愿意想起,那一个永远离开的人。    

我放下叉子,感觉所有的胃口离我而去,我看到查理努力的继续讨论关于树峰龙的尾翼,我看到爸爸偏过头时冒出的一捋白发,我看见比尔为芙蓉切牛肉的手在微微颤抖,我看见珀西沉默的吃着那块黑莓酱面包,我看见罗恩使劲嚼着红焖牛尾,我看见我的小妹妹用盘子挡住自己的脸,浅蓝色的桌布上猝然坠落浅浅泪水的痕迹。    
 我猛地站起身,看见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我身上,没有人说话。我艰难的开口,试图作出轻松的样子,“唔,我去看看妈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显然我失败了,我知道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绕过平时再熟悉不过的花园,绕过那些坑坑洼洼的栏杆,那些年代已久的伤痕有多少是我和弗雷德第一次骑飞天扫帚撞上去的?有多少是我们研究韦斯莱焰火时烧焦的?一个地精嘎嘎的叫着从我脚边跑过,我没有像从前一样毫不犹豫的把它抡在头顶甩出去。那个挑起眉毛微笑着看着我说:“笨蛋,我起码可以比你扔远一半。”的家伙再也回不来了,他被我丢在另一个世界。或者,我被他抛弃在这一个世界。    

厨房里没有妈妈,客厅里没有妈妈,走廊里也没有。我的心突然跳的有些急促,我飞快地跑上楼,猛地推开曾经是我和弗雷德一起住的房间。    
穿着红黄交叉的围兜的妈妈正坐在房间的角落,背对着门,她的肩膀在抽搐着,我知道她一定是无声的哭泣。    

“妈妈。”我轻轻的走过去,看到她回过头时眼睛里的惶恐,以及手忙脚乱的试图藏起来手上捧着的东西。    
“妈妈,那是什么?”我慢慢的问,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上。    
厚厚的书册从妈妈的手中滑落,无声的落在地板上,那一页页上贴满了的照片在昏暗的房间里闪烁。    

那是一本相册。    

我颤抖着手举起来,每一页都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他们有着火红色的头发一模一样的坏笑。第一张照片他们还是坐在婴儿车里的宝宝,同样粉红色的肚兜让他们皱起眉头作出一模一样不悦的表情,他们争着骑同一把飞天扫帚,抢到的那个男孩露出得意洋洋的微笑,我知道那个是弗雷德,但也只有我知道在下一秒钟他把我拽上扫帚一起腾空而起。他们穿着一模一样的长袍,带着同样红黄相间的帽子在霍格沃茨列车前大笑着着挥手,他们勾肩搭背站在埃及金字塔前展露出阴谋得逞的坏笑,珀西在半个小时前被我们俩联手关在了金字塔里。每一张照片都是两个男孩,一模一样的笑容,一模一样的神态,直到最后一张,我把弗雷德的头按进芙蓉和比尔结婚蛋糕中,身后是那一对双胞胎姐妹笑的前仰后翻。    

最后一张照片,我和弗雷德。    

他满不在乎的添着手指,眼睛闪烁着调皮德光芒的望着我,似乎在微笑:“嗨,这么大还哭鼻子啊?”    

我轻轻地抚过照片中他的脸,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可是弗雷德,我们明明十九年年来都是一模一样,一模一样的长大,为什么现在你突然抛弃了我,为什么突然修改了本来一模一样的命运?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弗雷德……    
我搂住哭泣的妈妈,我的泪水沾湿了她的头发,我抱着她就像十九年前她抱着我和弗雷德一样,我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妈妈,妈妈……”我一遍一遍的叫,似乎要把弗雷德应该说的话全部一个人说完,妈妈,妈妈,妈妈……    

我听到妈妈的低声抽泣和自责,“我不应该…不应该对你们那么严厉…不应该老是吼你们……不应该因为你们的商店而责备你们那么久…”    

我说不出话,我似乎听见很久之前弗雷德略带忧愁的声音,“哎呀,她可能再也不愿意原谅我们了。”他有些惆怅的说,“如果成功了,我第一个愿望就是为她买一顶新帽子。”他意气风发的打着响指,“我们要赚大钱了,然后重新买一栋大房子送给妈妈——”    

弗雷德,你这个骗子,弗雷德,你这个傻瓜。    

突然,我的目光凝固在一旁的相册上,我难以置信的瞪大了被泪水模糊的眼睛。    

每一页上所有照片里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    
他把脸努力的往前探,    
每一张照片每一张脸上都是同一个表情,都在做着同一个口型:    


妈妈。不要哭了。乔治,不要哭了。    

所有相片上的他都带着最认真的表情,一边一边的向我重复,    

不要哭了,乔治,不要哭了。    

潮水般的悲伤再次向我涌来,我猛地闭上眼睛,泪水猝然滚落,泪流满面。    
弗雷德,你这个傻瓜。     

 

                                                                                                                    Ashley Aundrea Wood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