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Chapter 7  

2011-01-26 11:45:36|  分类: 高一一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刚建起来的学校给自己定的目标还蛮高的,开学还没多久,就邀请了深圳文联的秘书长过来驻校,成立了一个青春文学社。

这天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向大家宣布了这一消息,并说:“想要在文学社里拥有较大发展空间的同学,在下星期二之前交给我你们作文的电子稿。”

“老师,什么主题啊?”林木问,他是这个班里的活宝,什么事都要插上一腿。

“主体不限。”

“哦,那字数呢?”

“字数也不限。”

“那,那个,到时候交给谁?你吗?还是?”

“到时候到我办公室把电子文稿拷到我电脑里吧。”

“老师,你的办公室在哪里啊?”

“就在二楼,你们教室的位置,最右边,靠窗的地方。你要参加吗?”

“我不参加!”

“……”

 

文学是欧阳雨薇的三大兴趣爱好之一,所以,她不参加才怪呢!

周末一回家,她就坐在电脑前啪嗒啪嗒地疯狂打字,于是两篇文章就出来了,还是两种不同的文体——小说和散文。

小说叫做《玛丽的歌》,是她根据Taylor Swift的一首歌Mary’s Song改编的;散文叫做《秋》,她在里面拍了一下学校的马屁。

星期一,欧阳雨薇就带着U盘,连蹦带跳地来到语文组办公室,乐呵呵地把U盘递给语文老师,认真地把作品复制到老师的电脑里,连蹦带跳地回去。

第二天,老师在班上很“给力”地把欧阳雨薇夸了一遍,说她写得多么棒,夸得欧阳雨薇怪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脸蛋红扑扑的,突然一下子对他充满好感,把上个星期对他发作的“造作写作”的怒火全部浇灭了。

下课时,老师走到欧阳雨薇跟前说:“有时间去找一下于老师。”

“谁是于老师?”

“就是九班、十班的语文老师,语文科组长。他看了你的作品以后觉得很不错,想和你谈谈。”

“现在吗?”

“有时间就去。”

“现在就有时间。”

“课间十分钟太短了吧?”

“那我要什么时候去啊?”欧阳雨薇讨厌类似“有时间就去”的指向不明确的指示,所以她皱起眉头以表示她的不满。

“要不自由活动时间吧。”

“Yes Sir!”欧阳雨薇把食指和中指靠拢,放在太阳穴上,然后朝空中划了一道看不见的弧线。

 

活动课时间,欧阳雨薇就去“赴约”了。她一点也不难过,因为她一直不知道在活动课上应该干什么,她不喜欢运动,什么体育项目都不懂。

“嗨,老师,于老师在哪?”欧阳雨薇对语文老师眨眨眼睛。

语文老师抬头看看她,样子就像刚睡醒,然后叫了一声:“老于!”

“老于”的头就从他的办公小隔间里冒了出来,“这就是我们班的欧阳雨薇。”

“老于”戴着一副很大镜片的老式眼镜,笑起来还蛮亲切的:“你就是欧阳雨薇?来,过来过来。”

语文老师在后面轻推了雨薇一下,和她一起走到“老于”跟前。

“我看了你的作文,写得非常好,我很欣赏。”

欧阳雨薇抬起头,给了他一个灿若阳光的、甜甜的微笑。

“学校现在很需要你这种人才,你平时都写什么样的作品?就散文和小说?有没有写诗歌或其它文体?”

“哇,‘人才’?不敢当啊!”欧阳雨薇在心里偷喜,但还是装得一本正经地回答:“对,就是小说和散文。以前有写过诗歌,但老师说我太过直白,不够含蓄,所以后来就没写了。”

“你都写什么小说?有写过长篇小说吗?还是都是短篇的?”

“有写长篇的,但都很难坚持,一般没写完就放弃了……”

“放弃?那可不行,放弃就没什么意义了。都写什么类型的小说?爱情?青春?科幻还是悬疑?”

“呃,类型?”“老于”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让欧阳雨薇有点晕眩,“没什么特定的。一般想到什么写什么,没给自己定过型什么的。不过我一般看外国名著比较多,所以写得都比较偏西方化一点。”

“嗯。”“老于”煞有介事地点点头,“这倒没什么关系。这样吧,我建议你去写一部长篇小说,我就不给你限制素材了,这样给你更多的发展空间。然后不定时地拿来给我看看,我看到时候能不能帮你把它出版了。这样不仅对你自己好,也可以提升一下学校的知名度。”

“于老师的女儿就出版了好几本书了。”语文老师看到欧阳雨薇的嘴巴张得那么大,提醒她注意一下“天外天,人外人”。

“唉,也没什么,都是些小女生作品。”“老于”笑着摇了摇头,但语气里却满是骄傲,“好吧,回去试着写一篇长篇的,要把握住国庆和寒假两个长假。高二,我估计就没什么时间写了,因为功课很多。现在辛苦一点也值得,到时候如果出版了,还可以做个文学特长生。”

“文学特长生?”

“是啊,现在文学特长生很吃香的。我看看啊,就我们广东省的名校来说,中山大学,文学特长生的分数线可以低50多分呢!”

“什么概念呢?”欧阳雨薇心想。

“你是打算选文科还是理科?”

“文科。我理科烂到不行。”

“老于”呵呵地笑:“女孩子一般都是这样,英语怎么样?”

“哦,我英语最好了,其次是语文。”

“我女儿也是,她不久要转过来,你们俩到时可以私下互相聊聊,切磋切磋,会有帮助的。”“老于”眨眨眼睛,“要感谢小曹发现了你啊!”

“没什么,没什么……”语文老师满脸堆笑。

“切,是我自己发现自己的好不好,作文是我主动交的!”欧阳雨薇在心里说。

“好,回去吧,加油。实在不行就先练习短篇的,慢慢增加字数,《玛丽的歌》就写得非常好。”

“谢谢!”

“写小说是很辛苦的,我女儿这个暑假写得都快虚脱了,我在旁边看着都心疼。好吧,你可以回去了,我也要下班了。”

“嗯。老师再见。”欧阳雨薇走出办公室,想着“老于”说的话:“太激动人心了,还出书呢。但是会辛苦得‘虚脱’,这也太可怕了吧?不管怎么说,只有先试试了。”

 

付:《玛丽的歌》、《秋》:

 

                                                                                     玛丽的歌

最浪漫的事是:我像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望着你像两道漂亮的聚光灯似的眼睛。

 

下午,玛丽和她的丈夫像往常一样到花园散步。他们已经很老了,头发已经花白了,皱纹是时间在脸上留下了痕迹。玛丽的身子微微有点胖,步子迈得很小很小,她的丈夫在旁边搀扶着她。在他眼里玛丽仍然像小女孩一样,让他怜爱不已。

今天来公园的人很少很少,长长的木椅张着双臂欢迎路人来休息,玛丽和先生随便挑了一张坐下,他们的手仍然紧扣着。

玛丽将头轻轻靠在丈夫的肩头,阳光温柔的洒在他们身上,玛丽第一千遍絮絮叨叨地讲起往事,丈夫也第一千遍耐心地、微笑地听着。

 

那年我七岁,你九岁,我像天上闪耀着的星星一样看着你,你的眼睛就像两道漂亮的聚光灯。那时我们的爸爸经常拿我们开玩笑:希望我们慢慢长大,然后一起坠入爱河。妈妈们从不相信,总是揉着眼睛说:“哦,我的上帝!”

还记得吗?在那个大房子后院的那棵树下,你说你比我大,所以只要我不听话你就可以打我,但是你从来没有这么做,是的,从来没有。

哦,对了。在那个小巷子里,我们俩的世界仅仅一步之遥。我调皮地问你敢不敢亲我,你在犹豫,我在一边怂恿你。然而在你鼓起勇气想试一试的时候,我跑开了,你在后面追着我。

那时我们只是两个小孩呀,哦,我的天……

 

像是转瞬之间,我就十六岁了,再也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小女孩了。但是你的眼睛还像两道漂亮的聚光灯。我们的爸爸还是喜欢拿我们开玩笑,他们不相信我们真的坠入了爱河,我们的妈妈笑了,难以置信,揉着眼睛说:“哦,我的上帝!”

还记得吗?你总是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偷偷地带我去那个我们以前经常去的小河,我们静静地坐在你的卡车里。那时我觉得,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得到了一切。

啊,还有。我们因为一点小事第一次吵架,你砰地一声关上门,而不是像平时一样和我亲吻道晚安。哦,亲爱的,你知道吗?我哭了整整一个晚上啊,我还以为你变了呢。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一开门就看到你憔悴地站在门外,你眼皮下的阴影告诉我你在我门外站了整整一个晚上。

真不敢相信我居然责怪了你一个晚上,哦,我的天……

 

几年过去了,又有几年尾随着过来。我们坐在小镇里我们最喜欢的地方,我们谈了很多很多。你看着我,让我出乎意料的是,你突然单膝跪下。

还记得吗?我手捧着鲜花走在教堂的走廊上,我们整个小镇上的人都来了,我们的妈妈哭了,开心地哭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笑着。你对着神父,深情地说:“我愿意。”而我也这么说。

还有很多年前我们相遇的地方,我们在那个前廊哼着歌,摇着宝宝们入睡。除此之外,这个世界就只有你和我。

 

到了某一天,我八十七岁了,你也就八十九岁了,我想,我依然会像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一样看着你,哦,我的天……

 

“哦,上帝,亲爱的,到时你会怎么看我呢?”

“我?我会让我的聚光灯将焦点打在你身上。”

“啊,千万别这样,看看我的脸,我已经不再年轻了。”玛丽责怪道。

“是的,但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我最美丽的妻子。”

一阵风吹来,玛丽微微地缩了缩脖子,她先生将她搂了搂,扫了一眼四周:“走吧,亲爱的,我们该回家了。”

“嗯,回家。”玛丽跟着喃喃道。

于是两个老人,互相搀着,蹒跚地沿着小路走着,夕阳散发着橘色的光芒,成了一幅美丽的画……

 

 

                                                                                            秋

新的征程,起点在秋天。

当我依依不舍地离开陪我度过整整一个暑假的空调房,踏进这个比我年轻14岁的学校时,一阵风呼啦啦地吹来,懒散地拂过我的鼻梢,我惊讶地发现:原来外面比里面热不了多少,天空也似乎更高更蓝了。呵,今年的秋天似乎提早了,难道是我最喜爱的季节为了欢迎我进入新的征程而匆匆忙忙地加快了脚步吗?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秋天,给了我一个美丽的、舒适的开始……

第一天,照旧是发书,不一样的是,我第一次被它们的数量惊吓到——40本!

它们一摞一摞地堆在我面前,像山一般挡住我的视线,周围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却令人惊奇地一致地发出哼哼唧唧的抱怨声。看来这段征程并非想象中的那么舒服,相反,还是高负荷的。

然而,“来到新学校的的一个磨练就是吃饭!”由于各种原因,吃饭的时间竟然延后了一个多小时,在我饥肠辘辘的时候,食堂里排着一列一列的长龙,我拼命探着头,却看不到队伍的尽头。

终于拿到饭,我不顾形象地疯狂扒饭,一边吃,一边和家里通电话,鼻头却有点酸酸的,仅仅一个下午,我就开始想家了。怀念它的无拘无束,怀念香喷喷的饭菜、热乎乎的汤,怀念妈妈的怀抱。

真是奇怪,明明想家,又不敢承认,尖着嗓子,用假音跟妈妈扯这扯那,一边还要强忍泪水。也许习惯就好,但不知要多久才能习惯。

秋天呵,树叶离开枝头,大雁离开北方,我第一次离开家,第一次体会到了秋愁……

数学出奇的难,第一节课就让我费尽了脑汁,但我却很喜欢这个老师。漂亮的声音、闪烁智慧的眼睛、发自内心的鼓励。嗯,有了这样的老师,我第一次开始想好好地学数学了。引用一句歌词:“生活就像攀登,但风景很好。”我在秋天开始攀登,秋天的天空是最美的,那么当我到达山顶时,风景是不是会比其他季节的更美呢?

音乐老师是学美声的,浑厚的男声像浓雾一般。他叫我们挨个儿进行自我介绍。轮到我时,他居然说我的声音很好听,让我唱首歌儿。我小小地献了一下丑,他却给了我大大的回应:“好,我现在宣布,你已经被学校合唱团正式录用了!”

既然我已经得到了认可,我就再也不掩饰我对音乐的热爱了,时不时地蹦出一两句歌,骄傲一下,居然有人开始崇拜我。我也慢慢地发现,我开始融入这里。秋天到了,农民伯伯丰收了作物,我收获了一个舞台,而对于像我这样爱炫耀的人来说,这无疑是最好的礼物。

万事开头难,我的开头应该还算不错。那么就让我继续不错下去,甚至更好地走下这个征程,三年后的秋天,我想,我会收获到很多很多……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