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Chapter 9  

2011-01-27 12:35:40|  分类: 高一一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十月份,学校迎来第一次合唱比赛,这应该可以算是学校的第一次大型活动,所以各个班级都特别重视,大家都希望可以拿到好的名次,提高一下自己班的知名度。当然,这也是素质教育的一大重要的体现。

黑素贞跑过来找雨薇:“《爱我中华》的第一句是怎么唱来着?”

“五十六个星座,五十六枝花。”

“啊,为什么我老是想不起来!?”

“你想它干嘛?”

没过多久,黑素贞又跑过来问,来来回回无数次后,欧阳雨薇很不解:“你干嘛老是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没什么……”黑素贞匆匆地跑开了。

直到晚自习结束后,回到宿舍,看到张落灵一脸的不高兴,欧阳雨薇问:“你怎么了,又有谁惹你不爽啦?”

“烦死了,都怪村长和芙蓉妹!我以后再也没脸见周超了,他好可怕啊!”

“What’s happened?”

“不是要合唱吗?文水寿叫我组织啊!”

“为什么?”

“他说因为我是文艺委员。”张落灵翻了一下白眼,“我们班要唱《爱我中华》和《中国人》,周超说《爱我中华》需要找一个领唱。我就想村长的声音那么大,应该可以当领唱,就叫她去周超那里试唱。结果真的是要我的命,我都不知道她唱的到底是哪里的调子,周超纠正了好几遍了,我在旁边看得超囧。还有芙蓉妹,叫她去指挥,那手跟鸡爪一样,那样挥。”张落灵在空中怪模怪样地挥了一下。

“你没有跟她说要放开吗?”

“我说啦,她就是死也改不了。周超发火了,超可怕,他跟我说:‘你拿我开玩笑是吧?’他生气的样子超吓人。那句话是怎么说的?对了,我当时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那么夸张吧?唉,可怜的孩子。好吧,今天算你倒霉,但是我觉得周超也太过分了,说那句话,什么叫作:‘你拿我开玩笑是吧?’真的有点过了。”

“对啊,而且其实我觉得村长也挺努力的,但是芙蓉妹就真的太……”

“算了,也别想太多,先睡一觉,明天再找其他人吧。”欧阳雨薇安慰道。

“要不你上吧?”

“我?算了吧,唱不了宋祖英的歌!”

“好啦雨薇,就你唱歌最好听了,帮帮我吧,我真的找不到其他人了。”

“呃,好吧,我试试。”

有人敲敲门,进来了,是黑素贞,她对着张落灵说:“我想说刚刚真的对不起,害你被周超骂。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唉,没关系啦,标标答应去领唱了。”

 

当然,宋祖英的歌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高水准,欧阳雨薇拼死了也飚不到那个音的高度,所以周超只能把它改成男女分开唱,欧阳雨薇转行当了指挥,秋末因为八级的钢琴水平,自然而然地成了伴奏。

秋末的钢琴弹得非常好,她的手指很长,很漂亮,每次弹钢琴的时候都有人围在她身边,她还有时弹弹练习曲,望着她弹钢琴,欧阳雨薇常常想:“如果我当初没放弃钢琴,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郑安邦成了《中国人》的领唱,文水寿本来还想让他反串去领唱《爱我中华》的,但他死活不肯答应。因为他的领唱身份,合唱的时候,他站在第一排,但是即使已经把歌词背得烂熟,排练的时候也死死地盯着屏幕,从来不肯看一眼欧阳雨薇。欧阳雨薇每次排练后,都会因为他的无视而淡淡地难过,但她从未向任何人说过。
    欧阳雨薇因为同时也要参加学校英语短剧的排练,所以常常缺席合唱的排练,这种时候,秋末就主动地顶替上去,让班上顺利地完成排练。这让欧阳雨薇很感动,她喜欢有责任心的人。
    当然啦,也并不是说特别顺利,中间也会有一些矛盾。比如,有一次排练,薛黛迟到了,秋末叫她把书包放好再回到队伍里排练,但她就是不肯放书包,硬要背着排,队伍显得特别不好看,就她一个人“鹤立鸡群”。欧阳雨薇朝薛黛皱眉头,自从她多管闲事去问郑安邦那件事后,欧阳雨薇就不是很喜欢她,现在她又那么不合群。欧阳雨薇觉得她和秋末简直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应该说欧阳雨薇、秋末和张落灵是最辛苦的三个人,她们还牺牲了好几节晚自习的时间到网上订衣服等等一些琐事。最后,就等着比赛的开始了。
 
    比赛那天突然降温,网上订的衣服虽然是全年级最漂亮的,但却太单薄,冻得高一一班的人哆哆嗦嗦了一个晚上。但没什么人有抱怨,大家都很坚持,让欧阳雨薇心里暖暖的。
    还没上台前,欧阳雨薇和秋末在后面排练如何上台和谢幕。宿管刚好站在她们后面,看着她们俩咯咯咯地笑。最后,秋末决定:上台用中式的,谢幕用西式的,中西结合!
    好不容易轮到高一一班,大家虽然紧张,但都发挥了最佳水平,至少音乐老师这么说。然而,评委很不给面子地给了个“三等奖”!但是音乐老师事后说:“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评的,如果我是评委,你们班肯定不是这个成绩,我觉得你们班表现得很好,表演欲都很强!”
    “哼,评委们不公平!圣诞节还有表演,到时候我们再好好地证明给他们看!”欧阳雨薇在心里对自己说!
 
    晚上回到宿舍,熄灯后,张落灵说:“知道吗?明天是秋末的生日,她说她要一直醒着到12点!”
   “天呐,太疯狂了吧?我绝对做不到!”
   “我到时再发信息给她祝她生日快乐!”
   “对了,她手机多少啊?我还没存呢。”欧阳雨薇问张落灵,然后也发了一条信息给秋末,“她怎么不早说呢,我都没准备礼物。”

晚上睡觉,欧阳雨薇居然梦到了郑安邦,他和他那张傲慢的脸把欧阳雨薇惊醒了,醒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脑子里一片乱麻,于是爬起来写了一篇主观色彩超强的作文,当然,结尾却显得非常虚伪:

 

                                                                                   体验被误解

第一次注意到他:他站在讲台上,唱着绿日乐队的《在九月末唤醒我》,当时的感觉是,他唱得真棒!第一次和他有过真正意义上的谈话:在食堂里背对背坐着,他和我谈乐队,我和他谈吉他,当时的感觉是,终于找到了知音!我想: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

    他好像很喜欢引人注目,在课间大声地唱英文歌,那又怎样,人家有的是资本!合唱团的同学过来找我,叫我唱歌给她们听,我在走廊上唱泰勒·斯薇芙特的《爱情故事》:“罗密欧 带我去一个我们能单独在一起的地方吧…”他在旁边经过,大声地接下一句,我忍不住笑。
    他似乎很喜欢成为中心人物,在上课时大声地接老师的话,特别是在化学课上,他似乎一下就掌握了搞得我头晕的物质的量。从来不举手却总在座位上吼出答案,引起我反感,但同时又不得不佩服他。我转过头望望他,他一脸不屑地瞟了我一眼,让我有点莫名其妙。
    我渐渐地发现他讨厌我,他尽量地避开我,实在不行就给我冷冷的一瞥,打心底地想要把他对我的不满全部表现出来。合唱的时候,他站在第一排,即使已经把歌词背得烂熟,也死死地盯着屏幕,目光狠狠地聚焦在我这个指挥的反方向上。
    他是法语科代表,抱着一大沓法语作业本在教室里大叫:“选修法语的到我这里拿本子!”我走过去,他一只手递给我本子,眼睛里充满鄙夷,把头扭到一边,望向窗外。我也懒得理他,拿过本子后,我想:他也许还要回去洗洗他尊贵的手,免得上面有我碰过的痕迹!
   我得罪他了吗?我反问自己。不,没有。除了在食堂里短暂的对话后,我没跟他说过一个字。
    在这个班里,我没惹过任何人,我尽量地隐藏我的坏脾气,去对每个人友好,而其他人对我也不错,单单除了他。难道这就是他表现酷的方式吗?不,不是的。我可以看出,他对其他人也很好,他也会对别人展露笑容,在别人面前聊这聊那。但他的眼神总是在碰到我的那一霎那,突然变味!
我的好朋友,坐在他的附近。我问她,知道他反感我的原因吗?答案可以吓得我吐血:“他以为我暗恋他!”我激动得大叫:“我的眼光什么时候堕落到这样程度!”这句话有点狠,如果伤害到他的自尊,我道歉。
    那么我呢?他眼神里的不屑、鄙夷也同样伤害到我。第一次,同时非常深刻地体验到:眼神可以杀死一个人!我没有暗恋他,连一点类似的想法都没有。我有表现出对他充满好感吗?人人都说没有,也仅有他和他的哥们儿这么认为,那他就一定要表现得这么露骨吗?
    在他眼里,我觉得我就像一只龌龊的蟑螂,他巴不得把我踩在脚下,拧两下,然后再吐几口唾沫!
    反不反感我是他的感觉,我的生活不可能因为他而停滞不前。我的好朋友坐在他附近,我有时转过头对她做做鬼脸,笑笑,摇摇手。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摆出对我惯有的臭脸!难道他会敏感地以为我在对他做鬼脸,对他笑,对他摇手?
    就算我真的暗恋他,他也不至于这么痛恨我吧?如果是我,我会对自已的仰慕者特别好,至少不会让人以为我看不起他!他之所以鄙夷我,是因为觉得我暗恋他,那么他是不是在心里也鄙夷自己呢?

请不要再用这种眼光看我,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不要脸的垃圾,这让我很受伤,我讨厌体验被误解!

我仍愿意原谅他,因为我不想因此失去一个朋友,我仍愿意相信我们之间的共同爱好可以带给我们纯纯的友谊!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