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We're true friends, we're here till the end!  

2011-03-26 15:56:48|  分类: My lif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Were true friends, were here till the end! - ...☆Ashley - ☆Cause I’m for real.

上个星期没写周记,因为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弄得我没心情写,甚至连小曹老师布置的作文也懒得写了。主要是因为那个题目太恶心,叫什么“以‘传递’为话题……”传什么传啊,有嘛好传的?真是。

上个星期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反正我是觉得玛丽莲·梦露的那句话说得太好了:“不能接受最差的我,也不配拥有最好的我!”还有:“狗走狗的路,让猫儿笑去吧,没关系,不用介意。”

在我最失落的时候,收到Momo的一条短信:“没事儿,反正大路朝天,我们各走一边!别在意她,在意就输了!我们走自己的路,张扬个性,理所应当地接受别人的关注!”真的很感动。说句实话,Momo真的是我遇到的最好最好的朋友之一,我爱她!

 

好了好了,不说了,回到这个星期。

菊花带了一盒水果茶,泡起来味道超香,他乐呵呵地跟人炫耀,然后喝了一口,结果脸色骤变:“哇,好难喝啊!”但是那水果茶的味道真的好好闻,有种很甜蜜的感觉。嗯…让我想起了:初恋般的感觉?哈哈,反正我就“偷”了一包来泡,顺便又拿了翘臀妹的方糖。可能是个人口味的不同吧,我觉得好好喝!菊花当时就震惊了,一激动,把剩下的全给了我,我一共喝了他五包!

菊花菊花,谢谢你!

 

文学社原创部的部长貌似蛮看重我的,叫我写一篇《盛夏的阳光》或《我钻进了漂流瓶》的短篇小说,一千字以上就Okay了。呃,既然她都找上来了,那我就写吧。我选了前者。文瑶和佳慧问我要写什么题材的,我在爱情与友情中徘徊,最后选择了友情。因为一些事,我不想去触碰爱情了,有点畏惧。

星期三的时候,我的上司来找我,她说文学社要开会。我其实不想去的,但是很出奇地居然第一次有想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的想法了,于是我很“伟大”地牺牲了自己的娱乐时间去开会了。

结果……我上司的上司,也就是文学社社长,“老于”的女儿,看到我后很吃惊地说:“你怎么也来了?”我说:“原创部部长叫我来哒!”她反问我:“她叫你来干嘛?”这时我的上司出现了,社长转过去问她:“你叫她来干什么?”我上司马上挽起我的手说:“那当然,她可是我们部的写手!”允许我自恋一下,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人这么夸我。但我还是兴奋得要死不活的,那个High吖,有种翩然欲仙的感觉。

然后接下来我就很表里不一地参加了所谓的会议。不出意料地要写稿子,而且主题还要关于清明的,有点困难;呃,还要看村上春树的《1Q84》,完了要写评论,加上我上司的《盛夏的阳光》,我真的是……所以我果断无视《传递》,管他给我宽限多少天,打死不写了,叛逆就叛到底吧!

 

班主任不给在教室里充电了,可是我的手机是不可以忍受饥荒年的,所以凭着和校医非一般的关系,我“走后门”地让她帮我喂手机。

星期三,第一节晚自习下课后,我和Momo一起去校医室换另一块电池,初衷原本是很单纯的。但校医却很好人地拿美好时光海苔和紫菜肉松卷来“款待”我们。我们也不好意思拒绝啦,于是开始大吃特吃,满满的一盒蛋卷,被我们吃剩四个。校医说:“天呐!你们也太能吃了吧?!你们全吃完算了,我不要了!”但是,我们是很有“原则”的,说不吃就不吃了,因为我们饱得快撑死了。

无视了第二节晚自习开始的铃声二十多分钟后,Momo说:“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怕到时候班主任来查班。”

走到门口的时候,Momo建议说:“我们假装一个人生病,另一个陪过来。”我说:“好,谁生病呢?”Momo一点也不客气地将手指直直地戳向我。

为了进入角色,我装模作样地问:“Momo,如果我烧死了怎么办?”Momo也很温情地说:“吖珊(三),不会的,有我们205的关怀,你会很快好起来的。”然后我们一直呵呵呵地走到教室门口。我东施效颦地把手放在胸口,装得很痛苦的样子,在Momo的搀扶下回到了座位。大家也许会以为我真的病了,因为我的脸已经因为强忍住笑而扭曲了。刚坐下,我就马上趴在桌子上,埋起头来,狂笑不止。

 

我平时一直以为自己很勇敢的,鬼片从来就是被当作戏剧看的;鬼故事书我读起来也感觉一般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看,免疫力降低了,还是Momo真的那么有本事,反正我这次是被她吓得不轻。

她给我讲了四个故事,一个把我吓得起了整整五分钟的鸡皮疙瘩;一个把我吓得双脚冰凉;一个把我吓得发誓再也不敢低头看门缝;一个把我吓得发出了有史以来最高分贝的尖叫,而且还连续叫了两次,把整个宿舍的人都吓了一跳。

文瑶个傻逼,不在现场,事后在那里苦苦地哀求我:“吖三,再叫一次给我听听呗!”变态!

 

晚上聊天时,聊到三年后的何去何从,以及不久后的分班。有点伤感。说实话,这个话题让我很难受,很想哭。文瑶在微博上说:“你们说,等我们都毕业了,我们都不能变。还要记住彼此,要一起去旅行。 205,我爱你们。我知道,我要珍惜,我知道,我要把你们记在心里,永远不忘。”

佳慧说:“是呀,Momo,吖三还有文瑶还有我不知道三年后我们会在哪,但一定会记得和你们在一起的日子。”

我也傻傻地说:“三年后,我们是去北京好呢,还是上海呢?好期待!我爱你们!”

我们约定,高考完的第二天我们就坐飞机飞出去,好好地放松放松!Momo、文瑶、佳慧,你们是我最棒的朋友,我的心事也只有你们知道。We're true friends, we're here till the end!

 

PS:星期五又和妈妈吵架了,谢谢你过来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谢谢你耐心听我发牢骚,谢谢你还在心里为反叛的我留下一个乖乖女的形象!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