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Chapter 16  

2011-07-21 16:59:25|  分类: 高一一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面说了,文水寿是一个从内地来的老教师,他一直以学习为重,其实,说实话,欧阳雨薇猜他应该很看不惯深圳这边学生缤纷的活动,所以他等到星期二晚上才告诉他的学生们星期四晚上以班为单位组织元旦晚会。也就是说,星期四晚上大家可以尽情狂欢,没有作业。

活动什么的大家最积极的。但是因为其他班级都早有准备,高一一村也确实应该补补功课了。

以下晚自习,秋末就和欧阳雨薇列了一张清单,准备到时候的活动内容。至于活动需要的零食、奖品什么的,秋末和欧阳雨薇打算找音乐老师把她们带出学校。

音乐老师比较喜欢秋末和欧阳雨薇,因为她们俩在音乐活动上都很积极,欧阳雨薇上次演的英语话剧也是音乐老师帮忙排练的,所以大家都“混”得比较熟。其实欧阳雨薇挺喜欢这个学校的老师的。因为他们都比自己大不了多少,所以代沟比较少,交流起来也比较方便。靠着音乐老师的关系,欧阳雨薇、秋末、田小弛和袁星又得寸进尺地借用音乐老师的电脑下载鬼片,以便到时调动气氛。

他们四个人一边看,一边下。袁星知道很多片子,一个一个地把恐怖镜头调出来,把秋末和田小弛吓得尖叫,几次惹得办公室其他老师的侧目。相反,欧阳雨薇的淡定就显得格格不入,反而是秋末和田小弛对她侧目,袁星不管调出那个镜头都吓不住她,反而因为欧阳雨薇在一个“鬼”出现时无厘头地来一句“他干嘛老是斗鸡眼”给怔住了。过了一会儿才说:“和你一起看鬼片会看成喜剧。”秋末和田小弛纷纷说:“你到时坐到我们这边来吧。”

 

元旦晚会终于到了,班长带领大家把零食贴在窗户上,成了漂亮的窗花,喷雾、飞雪弄得整间屋子翩翩飞。

格蓝有先天性心脏病,但她觉得应该没什么事,所以也没怎么提醒大家,装坚强,不破坏大家的兴头。

格蓝其实很开心的,她和夏优乐还有蓝深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一起听郑安邦唱Green Day的《21Guns》,听欧阳雨薇唱Avril的《Alice》和Lenka的《Trouble Is A Friend》,听凌紫瑶唱Taylor的《Speak Now》,还在下面想些有的没的,尽情YY。

窗外的风呼呼地吹,很闭封得紧紧的教室内却异常温暖,大家唱得很高兴,高小东是最兴奋的人之一,他突然“Hoo——”地大叫一声,而这一声也恰恰引爆了隐藏在教室里的一颗定时炸弹。

教室里密不透风,空气不对流,格蓝的兴奋得有点过头,加上高小东的尖叫,格蓝真的给吓到了,病马上发作,欧阳雨薇听到身后一片混乱,马上去开灯,帮助夏优乐和蓝深试图把格蓝扶起来,但她一直在地上抽搐,吓得欧阳雨薇也跟着发抖。

“安静!别玩了!安静啊!!”欧阳雨薇着急得大叫,也顾不得掩饰声音里的颤抖,就在她觉得自己就要声嘶力竭的时候,喧闹的人群才终于安静下来,纷纷将目光投向这边。

安静大概仅仅持续了一两秒钟,女生的尖叫声和一片片“怎么了?怎么了?”的疑问声又开始充斥整件教室。欧阳雨薇刚抬起头就看见郑安邦踏在乱七八糟的桌子上朝这里跑来。不知为什么,就在郑安邦大叫:“开门,开窗,别扶她起来,让她先躺在地上!”时,欧阳雨薇觉得仿佛一切都有救了。

陈基华和蓝深连忙跑去校医室找校医,又不知道是谁找来了体育老师。郑安邦打120急急忙忙地报出学校的地址。

格蓝是欧阳雨薇的好朋友,看着她那个样子欧阳雨薇很难过,也很害怕,她第一次看到事态严重得要找120。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欧阳雨薇哭了,秋末哭了,很多女生都哭了,看着格蓝在地上抽搐的样子,欧阳雨薇真的情愿犯病的人是自己!班长陪格蓝去医院,欧阳雨薇把自己的大衣脱下给格蓝披,地理老师哭了,毕竟格蓝是她的地理课代表,生物老师沙海平在一旁安慰欧阳雨薇和夏优乐:“会没事的,”他说,“格蓝会没事的。”

郑安邦担起整个班的担子。他挺有领导范儿的,欧阳雨薇觉得。在这件事情上,他的行为让欧阳雨薇很感动,他的冷静、临阵不慌,还有他的责任心,让欧阳雨薇觉得他这个人很温暖。

欧阳雨薇把头埋在手臂里,抬起头时,发现郑安邦盯着她看,她也望着他,只是她知道,这个眼神和刚才不一样,欧阳雨薇猜:他又想到了博客的事了吧。郑安邦眨了两下眼睛,移走了眼光。欧阳雨薇真希望他可以搂着自己安慰一下,她知道关于博客他有话要跟她说,但他就是没说出口!

 

二班和一班是兄弟班,面对突然间死水一般寂静的一班,二班的同学集体出动,邀请一半去他们班,和他们一起High,忘掉刚刚不愉快的经历。他们的班主任也一起出动,于是大家一起往二班的教室涌。

二班的同学很热情,他们放音乐,跟着节奏跳Hannah Montana里的Hoedown Throwdown,欧阳雨薇知道这支舞,二班的同学还说:“会跳的一起跳吧。”但她摇摇头,实在不敢秀她的舞技。

郑安邦的歌唱得好已经闻名了,于是二班的同学起哄叫他唱歌。

“邦哥!邦哥!邦哥!邦哥!邦哥!”一班也大叫他的名字。于是他大方的走上讲台放伴奏,再大方地跟着唱Jason Mraz的《I’m Yours》欧阳雨薇经常听人介绍这首歌,却从来没听过。

    “Well you done done me and you bet I felt it我想你一定知道我已经感受到你所做的一切 
    I tried to be chill but you’re so hot that I melted 想要冷静的我奈何敌不过你的热情 
    I fell right through the cracks 这感觉如同蹦极般奇妙 
    and now I’m trying to get back 而我现在开始尝试着回归现实 
    Before the cool done run out 在我的冲动尚未冷却之前 
    I’ll be giving it my bestest 我会拼尽全力(赢得你的心) 
    Nothing’s going to stop me but divine intervention (我发誓)除非天生异象否则绝不停止 
    I reckon it’s again my turn to win some or learn some 估计这正是我证明自己的机会吧 
    I won’t hesitate no more, no more 我绝不,绝不再犹豫 
    It cannot wait, I’m yours 一刻也不能再等,我会是你的 
    Well open up your mind and see like me 好吧,敞开心扉像我一样的注视(对方) 
    Open up your plans and damn you’re free 忘记该死的计划吧,(从现在起)你自由了 
    Look into your heart and you’ll find love love love 在内心深处,你会发现那里充满了爱 
    Listen to the music of the moment maybe sing with me 当音乐响起,要不要跟我一唱一和 
    A lá peaceful melody 这段安静的旋律 
    It’s your God-forsaken right to be loved love loved love loved 你拥有爱与被爱这被神所抛弃的权利 
    So I won’t hesitate no more, no more 我绝不,绝不再犹豫 
    It cannot wait I’m sure 一刻也不能再等,我已完全确定 
    There’s no need to complicate 不要把事情复杂化 
    Our time is short 时日无多 
    This is our fate, I’m yours 这是我们的命运,我会是你的”
    这首歌真的很好听,但却很难唱,可他却唱得这么好。欧阳雨薇喜欢他唱歌的样子,也第一次鼓起勇气,对着他吼:“嘿嘿嘿,看一下镜头咧!”

 

 

多事之秋终于过去,欧阳雨薇坐在家里的电脑前,习惯性地把QQ挂上。这时,林木找她了:“在?”

“是的,有什么事吗?”

“没有,郑安邦叫我跟你说几句话。”

“什么话?”欧阳雨薇突然心里一紧。

十分钟后,林木说:“你不要想太多哦。”

“他到底要说什么?”欧阳雨薇有点紧张。

欧阳雨薇咬着手指盯着屏幕看了十分钟,林木才回复:“唉。其实也没什么,一点小事。”

欧阳雨薇急得眼泪都要掉了:“他到底要说什么?为什么不自己告诉我?!”

这时,妈妈叫欧阳雨薇去吃饭了,欧阳雨薇连忙把对话框关掉,忐忑不安的上了餐桌。那天吃了什么欧阳雨薇根本不知道,她在心里做了无数个设想,郑安邦究竟要对自己说什么。为什么不亲口告诉自己,为什么要找人传话?“我就知道他有话要跟我说,到底是什么?!林木,我求求你不要折磨我!”

疯狂地扒了几口饭后,欧阳雨薇飞快地打开电脑,林木的头像在闪动,她激动地点开,林木只发来了几行字:“郑安邦说叫你不要把他的照片放博客里,不要为他专门建一个‘邦邦的相册’或‘邦邦的日志’之类的分类。他叫你把那些删了。”

欧阳雨薇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她早就料到郑安邦会在意这些,她删就是了,但是为什么郑安邦就不能自己跟她说呢?

“哦,这件事啊,他干嘛不自己跟我说啊?他干嘛要找你当猫头鹰啊?”欧阳雨薇明显地《哈利·波特》看多了。

“可能怕你接受不了吧。”

“这有什么接受不了的?!我有那么弱吗?”

“喂,你没事吧?”

“没事,告诉他,我没有为他建‘邦邦的相册’、‘邦邦的日志’!我没那么恶心!叫他以后有话自己跟我说!难道我会吃了他啊?”

然后就气愤地下了线!

欧阳雨薇不喜欢有人帮着间接传话,她会觉得那个人想避开她,虽然知道郑安邦的性格就是这样,他也许会觉得:欧阳雨薇是一个女生,也许不够坚强的能承受他说的话。但是欧阳雨薇比他想象的坚强得多,如果郑安邦在她的微博、QQ、博客、手机里留言,她会欣然接受的。

“要当很好很好的朋友是郑安邦先提出来的,那为什么现在又要这样?我承认我每次跟他讲话都会紧张,会想很久组织语言,我会考虑到各方面,包括我的行为、用词会不会给他带来反感?我知道我的性格有点直接、比较外向,有时忍不住还会爆粗。是他不喜欢的。所以我每次在他面前试图做他喜欢的。我也是因为以为他不会来我博客,才大胆地把他的相片往上放,那天看到他的头像我整整在电脑前楞了半个小时。我老早就料到他有话要跟我说,我知道他会在心里对我有点想法。”欧阳雨薇难过地想。

欧阳雨薇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如果郑安邦不能放开一点点,他们就会一直僵持着,过完高中三年,这不是他们两人想要的。欧阳雨薇的单方面没有一点用处,她只是觉得郑安邦能不能不要就那么在意这些是与非,如果真是在乎,她真想现在就和他说说清楚:“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和你有一段什么样的正正式式的关系!”不要想歪!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