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Chapter 22  

2011-08-19 22:26:30|  分类: 高一一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末的妈妈看孩子看得很紧,为了把秋末约出来玩一次,凌紫瑶和欧阳雨薇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一个借口“深圳市民的幸福指数”。

其实这次找秋末出来是为了买隐形眼镜。

秋末整天在凌紫瑶和欧阳雨薇耳边唠叨隐形眼镜,最后终于成功地把这两个人的耳根弄得痒痒的,终于答应一起去买,试试看。凌紫瑶和欧阳雨薇在这方面就是个生手,所以硬是把秋末给拖了出来,一起去和秋末比较熟的卖家那里挑选。

紫瑶是很低调的棕色,因为她不想在戴的时候被她老妈发现;秋末的是金棕色的,花纹很漂亮,房名祖事后还说她变妖了;欧阳雨薇的呢,是蓝色的,因为她一直信奉着:“要么不戴,要么夸张!”

隐形眼镜让欧阳雨薇发现了两件事!

第一是:秋末是个讲价高手!欧阳雨薇还真不敢相信自己身边蛰伏了一个三寸不烂之舌,一副一百多的眼睛被秋末讲成了三副一百五。秋末说:“其实这些眼镜的成本都是很低的。所以只要有耐心和她磨,一般都可以把价钱讲低很多。”说是这么说,但欧阳雨薇觉得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她太容易相信别人,根本就坚持不了和卖家的抗衡。

第二是:欧阳雨薇看清了自己平日里的伪装,猛地发现原来自己是一个胆小鬼!在卖家的和秋末的叽叽喳喳下,欧阳雨薇答应当场戴眼镜。第一次戴,她居然会紧张得头晕,甚至有点想吐!肾上腺激素分泌得有点旺盛了。

紫瑶说:“从这里可以看出你不太会去信任别人。”

欧阳雨薇也搞不清楚她说得对不对,只回答说:“我只是很怕别人碰我的眼睛。”

但秋末在旁边说:“为了美丽,你总得付出点代价。”

也许大家会认为这很傻,但那又怎样?这三个女生觉得就是应该趁着年轻多尝试点新玩意,欧阳雨薇有个朋友也说:“青春就是应该疯狂点!”她们一点也不希望青春白白浪费,将来回忆起来只是空荡与乏味。现在做傻事,有年轻的借口,有借口就应该好好利用,别等到想犯傻时,已经到了被人嘲笑的年龄了。

秋末和紫瑶说欧阳雨薇的眼镜很好看,但欧阳雨薇总觉得自己像一只猫。老大和夏优乐开玩笑地说是一只波斯猫,黑素贞居然说:“我觉得你很像蛇。”

“你才是蛇吧,素贞?”

 

晚自习后回宿舍,紫瑶对欧阳雨薇和田小弛说:“刚刚薛黛问我隐形眼镜是在哪里买的。”

“她又想学了吧?那个跟屁虫!”欧阳雨薇嘲笑道。

“应该是吧,她问我在哪里买的,还问我多少钱。我说的秋末的一个朋友在上海给我们寄过来的。”

“我估计不久她也会戴上。”田小弛说。

“应该吧,她说她有个朋友买了一副眼镜一千多!”

“神经病!她去买吧!”欧阳雨薇不屑。

“没见过那么土还那么喜欢学别人装B的人!”田小弛冷不丁爆出这么一句,把整个宿舍逗得哈哈大笑。田小弛满口的经典语录,她是属于天天鸣叫,却句句惊人那类的!

 

这天课间,欧阳雨薇看见一个胖胖的、穿着西装、戴着大框眼镜的、一副成功人士模样的男人带了五六个“跟班”跑到学校,慌慌张张的,见到卿酒就马上拉着问长问短。反正在班上没有什么事好做,好不容易有件新鲜事出现了,大家都到走廊上去围观凑热闹。班主任文水寿也飞快地从办公室跑出来和那个男人聊了很久,然后双方最后都乐呵呵的,快上课的时候,那个男人摸摸卿酒的头走了。

上课时,语文老师问:“卿酒,刚刚那个是你爸爸?”

卿酒点点头。

“是怎么一回事啊?”语文老师继续问,全班都转过头去看卿酒。

“我老爸接到一条短信和恐吓电话,说我把人打成重伤,后来又被那个人绑架了,那人向我老爸勒索。”卿酒很淡然地说,好像有人跟他开了个不好笑的玩笑,“然后我老爸就过来看我啦。”

“哦,看来是虚惊一场。”语文老师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好,下面我们一起进入课堂。”

不出五分钟,同学们又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睡意中,这是语文课固有的状态。

这种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语文老师似乎才发现这样子是不行的,于是一眼扫到了每逢语文课必睡的郑安邦:“来,郑安邦起来!”

郑安邦像死尸一样一动不动。

“睡死了是吧?来,郑安邦起床了!”语文老师提高声音。好几个同学都醒了,带着朦胧的睡眼看着语文老师。

语文老师走到郑安邦跟前,推了几下他的头,说:“起来了,听到没有?!”

郑安邦终于醒来,眯着眼睛看着语文老师,毫不掩饰地打了个哈欠。

“来,你站起来,读一下李白的《蜀道难》,给你醒醒神。”

郑安邦狠狠地伸了伸懒腰后开始读,读完后也不等语文老师点评,就坐下。但语文老师好像没看到似的,点评道:“郑安邦读得很厚颜无耻,但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很有感情。”欧阳雨薇不知道这到底是表扬还是批评。

下课后,杨嘟嘟神秘兮兮地对欧阳雨薇说:“他的腰好细啊,有好多块腹肌!他刚刚伸懒腰时我看到了!”

“谁腰好细啊?”欧欧阳雨薇很不耐烦,杨嘟嘟干嘛又要找她?

“郑安邦啊!”杨嘟嘟似乎对欧阳雨薇不知道“他”指的是谁感到惊讶。

欧阳雨薇笑笑说:“None Of My Business!”

杨嘟嘟拉长调说:“哎呦——”

欧阳雨薇没有说话,这时杨嘟嘟换了一个话题:“你跟她同桌爽不爽?”她朝语文课代表那里点了一下头。

“不爽。”欧阳雨薇简短地说。

“嘿嘿,有没有被她恶心到?”杨嘟嘟说。

欧阳雨薇疑惑:依然你觉得她恶心,干嘛还要搬去和她一个宿舍?

然而欧阳雨薇什么也没说瞟了杨嘟嘟一眼,找秋末去了。

 

安妮今天在英语课上点了田小弛和阿兰很多次,叫他们不要老是说话,欧阳雨薇和秋末还有凌紫瑶对视了一下,心里在想到底是什么话题让田小弛那么感兴趣,还引得阿兰那么乐意跟田小弛说。

下课的时候,田小弛就自己找上门来了:“你知道阿兰刚刚跟我说了什么吗?”

“不知道。”大家摇头,“什么啊?”又好奇地补上一句。

“阿兰跟我说语文课代表又打算跟人表白了。”

“她有病啊,想找永琪啊?”

“怎么可能?!人家这次看上的是六班的一个男生。”

“用不用啊?她怎么那么敢泡啊?”

“人家有的是自信,你不爽啊?”田小弛翻了一下白眼,讽刺里带着几分不屑,还有点有好戏看的意味,“人家今天约那个男的吃晚饭了。”

“那我们今天也去食堂吃吧!”三个人异口同声。

“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

 

田小弛和欧阳雨薇在社团活动课的时候跑到操场绕圈圈,小弛说她要减肥,必须坚持每天跑步。

“我都不知道你哪来的毅力,是我早就放弃了。”欧阳雨薇走累了,抱怨道。

“吖三,你累了就到一旁等我吧。”

“嗯。”欧阳雨薇点点头,提着田小弛的书包,拖着慢吞吞的脚步走向看台。

欧阳雨薇一直盯着田小弛小小的身影不断地循环重复的轨迹,以至于没发现有两个男生已经在自己身边经过两三次了,并低声议论着她什么。

“唉,吖三我累死了!”田小弛瘫倒在欧阳雨薇身边。

“休息一下吧,谁叫你那么卖命啊?干嘛无端端要减肥。”

“哎呀,你当然这么说啦,你当然不用减啦。”田小弛喘着气还要抱怨几声。

“欧阳雨薇,你几班哒?”袁星走过来问,身边是一个欧阳雨薇不认识的一个男生。

“你有病啊,你不知道我几班啊?”欧阳雨薇不客气地回答。

“你是不是和我同班啊?我们都是一班的对吧?”袁星没理,继续问。

“是啊,你没吃错药吧?”欧阳雨薇觉得袁星有点不可思议。

袁星没有回答,而是转向他旁边的那个男生:“听到没啊?我就说她是我们班的啦,还在那里叫叫,你和她很熟咩?”

“不是啊,我真的觉得她很像五班的一个女生啊。倪震的是一班的吗?”那个男生还是不相信地问欧阳雨薇。

“是啊。怎么了嘛?”欧阳雨薇不耐烦了。

“你不知道他有多烦,一直说你是五班的,跟我说了一路,他暗恋你了!”袁星解释道。

“我哪有!”那个男生慌慌张张地赶紧为自己辩护。

欧阳雨薇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拉着田小弛走了,准备洗澡完去吃晚饭。

 

欧阳雨薇、秋末、凌紫瑶和田小弛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扫视着整个食堂寻找语文课代表。不得不说,她太好找了。但是让这四个女生吃惊地是语文课代表不单单只是和这个男生吃饭,还有另外两个男生也一起,四个人一张桌子,旁边的另一张桌子也是四个人:杨嘟嘟、莫七儿、薛黛和另一个同宿舍的女生。

“哈哈,春风楼聚齐了啊?”欧阳雨薇和田小弛讽刺道。

“吖三,语文课代表约的是今天和袁星在一起的男生耶。”田小弛提醒道。

欧阳雨薇眯着眼睛看,的确。文课代表的行为很好玩,举止都和平时不一样。大家都都笑了,那个男生低着头玩手机,饭菜放在面前动都没动,也不和语文课代表说话。吃完饭后,欧阳雨薇、秋末、凌紫瑶和田小弛故意经过他们身边,但什么也没说。

回到教室后听班上的男生说,六班的那个男生本来不想和语文课代表一起吃的,但是实在被她烦死了,杨嘟嘟还帮着给那个男的洗了洗脑,那个男的才答应的。

“之所以低头玩手机,是因为吃不下吧?”欧阳雨薇在私底下和秋末、凌紫瑶、田小弛说,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晚自习后,田小弛怒气冲冲地找到欧阳雨薇说:“你知道杨嘟嘟刚刚说什么吗?她说我们不要脸,故意过去看她们!还愁云惨淡地靠在薛黛身上!”

“她爱怎么想怎么想好了!”欧阳雨薇满不在乎地说,“她怎么那么虚伪啊?她上午还说语文课代表恶心来着,下午就那么‘为朋友两肋插刀’啊?”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