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Chapter 23  

2011-08-20 15:22:49|  分类: 高一一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下校车,秋末和欧阳雨薇拉着行李箱向宿舍走去。秋末说:“刚刚紫瑶在车上哭了。”

“为什么?”欧阳雨薇问。

“因为她的手机被人偷了,而且就在她家附近。她觉得很没安全感。而且这部手机对她来说很重要:是她爸爸送给她的生日礼物,里面有她以前好多好多的照片,好多好多她舍不得删掉的短信,包括上面的两个挂饰,都是她最最珍贵的回忆,她现在全部失去了,所以很难受。”秋末像背书一样说,欧阳雨薇听得出她和自己一样难以理解。

“我还巴不得我的手机快点丢呢,可以换个新的。”当然欧阳雨薇的手机刚换,如果她把它弄丢,肯定会被她妈妈打死。

 

自从欧阳雨薇搬到205后,和秋末、凌紫瑶还有田小弛四个人就总是如影随形,在宿舍里收拾完东西后,四个人像平时一样打算一起回教室,半路上,秋末和田小弛有东西忘了拿,跑回去,欧阳雨薇和凌紫瑶在原地等。

凌紫瑶低着头,不说话,欧阳雨薇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好,所以只好跟着沉默。

紫瑶是很多愁善感的,什么事都可以触动她的心弦,刺激她的泪腺,整个就一现代版林黛玉。看到她难受,我也不舒服,因为我是她的朋友,我希望看到她快乐的样子。

欧阳雨薇在心里暗暗诅咒那个小偷:谁的手机不好偷,偏偏偷紫瑶的!

晚自习后紫瑶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甚至持续到熄灯后。

欧阳雨薇和秋末冒着被宿管发现的危险从上铺溜下来,小弛一边往脸上贴祛痘的东西,一边和她们一起逗紫瑶开心。紫瑶好不容易才终于开口:“你们别弄了,该干嘛干嘛去,反正那个手机也会不来了。”她的声音里还带着哭腔。

欧阳雨薇不知道这和她刚刚一直不说话哪种情况更糟,于是她说:“可是你现在这样不开心,手机还不是一样回不来了,你不如开心点。”

秋末也说她同意。然后大家不理紫瑶,继续搞笑。小弛在一边“推销”她的减肥秘方,秋末在搔首弄枝地扭腰、下压什么的,最后终于换回紫瑶的几声笑声,她们才爬回床上。结果竟然睡不着了。

欧阳雨薇对秋末说:“睡不着,就在心里默念房名祖的名字,念着念着就会睡着的。我以前就是这样子的。”

秋末大声地念:“郑安邦、郑安邦、郑安邦……”

欧阳雨薇大声打断她:“不是这样子的,是要在心里默念,而且你应该念房名祖的名字,而不是那个傻逼的!”

欧阳雨薇贴着眼膜在床上躺了20分钟,又摸黑爬起来弄掉。正好宿管开门,看到她从阳台上回来,大声道:“欧阳雨薇,你在干什么呢?这么晚了还不上床睡觉,在这里晃悠什么?”

欧阳雨薇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我在床上躺了那么久你不进来,我下来还不到一分钟,就被你看到了,这关我什么事?谁叫你要这时候进来!”

“我只是叫你不要从床上下来!”宿管好像发现自己刚刚是有点不分青红皂白了。

欧阳雨薇是吃硬不吃软,于是面对宿管刚刚强硬的态度,自己也恶狠狠的回敬:“你睡着睡着想拉尿了,你不用下来是不是?真是的,还好意思说我!”然后爬回床,蒙住头,不去理会她。

欧阳雨薇承认自己的话是有点偏激,不是很礼貌,但是她真的很讨厌人家在没搞清楚事情之前,就开始下定论。

当然,宿管关上门走出去的那一瞬间,宿舍里就稀稀拉拉地响起了敬佩的声音:“吖三,你太勇敢了!”于是欧阳雨薇开始佩服自己当时顶撞宿管的勇气。

 

星期二,是一年一度的三八妇女节,也是郑安邦的生日。

欧阳雨薇不知怎么的,星期二凌晨五点多就醒了,起来发微博,改QQ签名:“祝亲爱的老妈、小姨、婶婶、奶奶还有将来的我节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然后给郑安邦发了一条短信:“嘿嘿,祝你生日快乐!天天开心啦!”但欧阳雨薇换了手机号码后没有和郑安邦说,所以这可以说是一条匿名短信吧。

早上早读的时候,欧阳雨薇可以确定郑安邦收到了那条短信。他盯着那一串陌生的数字皱了皱眉,打开看到内容后又微微笑了一笑,但让欧阳雨薇失望的是,他没有回复。

 

吃午饭时,小弛说:“也许是因为你发的是匿名短信吧。”

欧阳雨薇没回答,但是突然地打消掉了把匿名礼物送给他的念头。

紫瑶问我:“为什么不送他?”

欧阳雨薇嘴硬地反问:“我干嘛要送他?”

紫瑶说:“你说你,既然都买了……”

“那东西不是买的!”秋末和欧阳雨薇异口同声。

“好吧,既然都把它带过来了……”

欧阳雨薇没有回答,低头扒饭。

 

晚自习的时候,刚进教室,欧阳雨薇就惊叫了一声——白板上的幻灯片打着:

“今天是ZJB同学的生日,听说他是周杰伦的粉丝,特奉上一首《烟花易冷》”

教室里回荡着歌声,凄凄的,一点生日的气氛都没有。欧阳雨薇四下张望,看见郑安邦一个人站在走廊上吹冷风。她真想去陪陪他,和他说说话,但是她不敢,在心里告诉自己忍住,不要再继续犯贱下去。

欧阳雨薇盯着幻灯片上那行字,皱着眉。她不记得郑安邦什么时候说过他喜欢周杰伦,而且从未在这个浑身上下全是音乐细胞的男生嘴里听到他哼过周杰伦的调子。他哼的几乎全是英文歌,最多频率的是Green Day的。这也许就是欧阳雨薇迷恋他的原因吧。

“向晨,是你自己喜欢周杰伦吧?”欧阳雨薇对主办人哼哼道。

一个男生提了个四磅的双层蛋糕进来。于是班上的男生涌到走廊把ZJB哄了回来。他笑了,欧阳雨薇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装的,只知道郑安邦并不是特别喜欢把自己的事情搞大。

欧阳雨薇觉得必须让郑安邦收到自己的祝福,于是她第一次在微博上@郑安邦发:“郑安邦的生日蛋糕。祝你生日快乐!怎么我生日的时候没人买蛋糕给我吃?!不爽啊!哈哈,开玩笑……”她觉得自己的这个玩笑般语言应该不会让人乱想。

郑安邦给她评论,这也是他第一次给她评论:“嘻嘻,他们买的,我不知道。”

小弛说:“我还是觉得他是因为不知道是谁,所以才没回复那条短信。换成是我,我也不会回。”

“可是我会回,毕竟是人家的祝福短信,说明这个人认识你,而且我还会顺带问问他是谁。上次小六给我发短信,我就是这样的。”

“你看,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不同。”

“好吧,我想他如果知道是我,也不敢不回。想想圣诞节。”

小弛笑了笑说:“我觉得你也真是,可以为了一条短信和他闹!”

“我觉得不回复是很不礼貌的!”

“好吧,我也觉得等回复是很痛苦的。”

但是欧阳雨薇并没有告诉田小弛一个她注意到的细节:郑安邦转发了每个送给他的生日祝福,而欧阳雨薇的他只是评论,没有转发,是因为不想在自己的微博里有欧阳雨薇的痕迹吗?

晚自习借宿后,大家点蜡烛,唱生日歌。他用了三口气吹灭了十六根蜡烛,然后笨手笨脚地切蛋糕。一看就知道是很少“进厨房”的人,弄得满手都是奶油!

 

英语课的时候,格蓝的心脏病又犯了,校医又急急忙忙地跑来给她抢救。郑安邦在旁边给格蓝挤氧气袋。鼓鼓的一袋氧气,在他的帮助下慢慢瘪下去。他半蹲在地上,专心地挤。欧阳雨薇什么话也没说,无声地打量郑安邦:“是应该怎么说他呢?每次班上有人身体出现大状况时,他总是最认真帮忙的。夸张一点说,每个出过问题的人都欠他一条人命!他可以很冷很冷,让人毛骨悚然;也可以很暖很暖,让人嘴角上扬。我是不是也可以装病一次,然后看他为我忙上忙下。” 但是很快欧阳雨薇就把这个念头赶走了。这个念头太龌龊。这不是她这种懦夫敢做的,她拍郑安邦会看不起自己。

 

天天下小雨,田小弛把卫衣上的帽子戴在头上,郭芙蓉问:“小弛,你干嘛老是要戴帽子?感觉好奇怪哦!”

小弛说:“吖三也老是戴啊,感觉那里怪了?”

郭芙蓉说:“她戴上去很酷啊,你们俩的气质不同!”

欧阳雨薇在旁边哈哈大笑,四、五条街都听得到:“我想起以前奶奶老是说我:‘冷就多穿点衣服,干嘛老是戴帽子?’我说:‘我不冷,只是喜欢戴。你不觉得这样很有艾薇儿的Feel咩?’我奶奶说:‘艾薇儿是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小弛说:“你奶奶要是知道艾薇儿是谁,就神了奇了!”

 

回教室的路上,三班有个女生突然对欧阳雨薇大叫:“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我崇拜你好久了!”

欧阳雨薇告诉了她,问她为什么要崇拜自己。那个女生说:“不知道,就是你那种气质,那种霸气!你是街舞社的对吧?”

“不是,我不是街舞社的。”欧阳雨薇鄙夷地说,她想到了在街舞社的薛黛,但又突然吃惊地回过神来,“霸气?!”

她夸张地瞪大眼睛:“你不是咩?可是我觉得你好有那种味道!”

欧阳雨薇呵呵地笑:“你是说我整天穿着背心,像疯子一样到处跑吗?”

“不是不是,反正就有!你以前不是还老穿那双靴子吗?”

欧阳雨薇点点头。

她惊呼:“我就是很喜欢这种帅气的女生!我真的好喜欢你!”

欧阳雨薇扬起一条眉毛问她:“你不要告诉我你是玩蕾丝的!”她想起上次秋末问的一个问题:“如果有一个女生向你表白,你会怎样?”

那女生笑了:“不是不是。你看,作为一个女生仰慕一个同性是有多辛苦!搞不好就被人以为是玩蕾丝的!”

小弛说:“吖三,其实我觉得你有一种女王的气质!”

“女王?!”她知道小弛是很崇拜女王的。她最爱的Lady Gaga和Katy Perry都是她心中的女王。

“嗯,反正你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样。我觉得像女王!”

欧阳雨薇笑笑,不知怎么地想到郑安邦:“女王?所以这就是你不敢接近我的原因吗?”

 

熄灯铃刚响,一般是等铃响完后才关灯的,大家的东西都还没收拾完。所谓楼长,杨嘟嘟冲进205,嗲着声音说:“关灯啦!”就把灯关了。

欧阳雨薇刚从她嗲得发麻的声音中醒来,走过去把门关上,又重新把灯打开。结果杨嘟嘟很快地把门打开,说:“不要开灯!”又把灯关上。

秋末去关门,杨嘟嘟在外面施力,不让秋末关。欧阳雨薇看得很不爽,把门一推,关上,开灯,然后当着杨嘟嘟的面“咔”地把门反锁:“跟我玩?看谁玩得过谁!”

秋末爆笑:“吖三,太帅了!”

小弛说:“你想象她回去以后又愁云惨淡地靠在某个人身上的样子!”大家一边笑,一边收拾东西。弄完后,把门锁开开,关灯,这时候铃才刚刚响完。

宿管进来,说:“楼长的话就要听,锁什么门呐?”然后又退了出去。

一片黑暗中,205的孩子们暗笑:“哈,所谓楼长,告状告得还挺快的嘛。”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