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Chapter 25  

2011-08-22 23:41:12|  分类: 高一一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欧阳雨薇在赶文学社的稿子,好不容易静下心写作业时,突然从紫瑶那里得知小弛四月底就要去美国的消息。这个消息真的好让她震惊,鼻尖一下子就酸了。

四月底。小弛明明说好大学才去的。她想起她们两天前才立下的约定:高考一结束就一起去旅游的。

“小弛,我不想你走;我不想我的日记里从此少了一个人物;我不想在没有你的陪伴下一个人走操场。说好五月份的最后一天给你开派对,庆祝你减肥成功的!”欧阳雨薇在微博里说道。

秋末说:“吖三别愁云惨淡了,小弛作为205第一个走向国际的美女,我们应该为她感到高兴才对!”

小弛看到后回复说:“你们怎么都那么多愁善感?”

欧阳雨薇反驳:“切,因为你多愁善感还不好啊?没良心的!我还是第一次因为一个人的离开掉眼泪。”

 

这个星期秋末和凌紫瑶两个人怪怪的,都不怎么和对方说话,紫瑶自己也不清楚,秋末又不肯明说。欧阳雨薇和小弛在旁边干着急,这边劝劝,那边劝劝,这两个人死活都不肯向对方先低头。弄得雨薇和小弛都很无奈,却又不知道怎么办。

秋末买了双匡威的新鞋子,很磨脚,脚后跟都破皮了。

第一节晚自习结束后,秋末找欧阳雨薇说:“吖三,陪我去校医室换药呗。”

欧阳雨薇当然陪她去。

换完药后,校医给了她们每人一只雪糕,她们乐呵呵地边走边吃。但是上课铃响了,她还没有吃完。雪糕是不能在教室里吃的,所以欧阳雨薇和秋末就躲在一个黑暗的楼梯口处吃。这个时候,秋末才开始告诉欧阳雨薇她和紫瑶之间的事。

“周末的时候,我有个朋友割腕了。”秋末说。

欧阳雨薇倒吸了一口冷气:“为什么?”

“因为她在那个学校压力大,大家都对她不好,就想不开。她以前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这跟紫瑶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周末的时候跟她以前的朋友吵架了。”

欧阳雨薇知道这件事,但是只是因为一点小误会:“可是那是她那个朋友的错啊。”

“我知道,可是你知道她说什么吗?她说就让这件事先放着,她不打算和她那个朋友解释清楚,她就这样放着她们的友谊,就这样,让我觉得她不重视友谊。”

其这样的答案让欧阳雨薇蛮无语的,因为真的只是两件毫不相关的事情,只是很不巧地在同个时间分别发生在两个好朋友身上,造成了她们之间的误会。欧阳雨薇在心里想:“秋末是不是缺少了点安全感呢?”但一方面又有点庆幸:秋末是个重友情的人!

吃着雪糕,突然听见有脚步声,秋末小声地叫着一声:“有人!”

她们两个连忙钻进楼梯口一个有点像碗橱的空地上。但是很不幸,闪进去的身影还是被发现了。

“谁在里面?”那个老师说。

秋末和欧阳雨薇向对方皱了皱脸,没说话。

“出来!”那个老师又说。

“糟了!是数学老师!”欧阳雨薇在心里想。

老师走近,她们在底下看到了她的鞋子,黄色的马丁靴。呼,她们松了口气,既然是安妮就没什么好怕的啦,于是她们钻了出来,对着安妮傻笑……

“怎么是你们?”安妮惊讶地说。

欧阳雨薇和秋末笑嘻嘻地向她解释。

“我还以为是两个男孩子,不好好晚自习跑出来玩,没想到是你们两个。”

“我们还以为你是主任或者是数学老师,吓死了!”

“哈,幸好不是被主任发现否则你们惨了。你们快点吃啊,吃完了回教室去,快点,我先上去了啊。”

 

晚上秋末在宿舍里说刚刚的事迹。

欧阳雨薇说:“哈哈哈,想想就好笑,我们好好彩。我还差点扭到腰……这学期和末末干了好多荒唐事,而且都跟校医室有关……”

“校医室成为第二个家了!”

“哈哈,欣姐(小校医)和豆姐(大校医)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凌紫瑶和秋末的关系还是没有好转,欧阳雨薇和田小弛商量后决定去找心理老师聊聊,请她帮帮忙。

“董老师,我可以找你谈谈吗?”欧阳雨薇礼貌地说。

“可以啊,你想什么时候呢?”心理老师一笑眼睛就弯弯的。

“呃,现在可以吗?”

“现在啊?我的去上课,要不我们预约一下吧。”

“嗯,好吧。”

“我看看。”心理老师翻着名单,“要不星期五下午吧。”

“呃,有点久。不过,唉,好吧。”

“好的,是关于什么方面的呢?”

“什么方面?”

“是关于学习压力啊,还是人际关系啊……”

“人际关系。”

“你和同学之间发生冲突啦?”

“不是,是我的两个好朋友。”

“哦,这样。好的,没问题。那到时候见咯。”

“好的,老师再见。”

“嗯,拜拜。”

欧阳雨薇之前没想到心理老师居然这么忙,也没想到原来也有那么多纠结的学生,还以为很少人会去寻求心理老师的帮助……

 

四月一日,愚人节。

欧阳雨薇和秋末还有田小弛都是极具娱乐精神的人物,所以她们打算好好闹腾闹腾。秋末说真正到了愚人节大家都会有防备,所以她们在愚人节的前一天就开始行动。

秋末带领205宿舍大概做了十多快牙膏饼干整了班上十多个同学,大家都玩得很开心。但是她们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她们三个一起给丘割写了封匿名情书(尚书事后说:“你们怎么写得下去啊?!”),塞在他的眼镜盒里。欧阳雨薇觉得里面有一句话写得特别好,田小弛写的:“你是夏日里的冰激凌,冬天火锅里最肥美的大虾。”最后署名:Cherry。

第一节晚自习下课后,秋末找到欧阳雨薇,兴奋地说:“他看得耳朵都红了。”

欧阳雨薇觉得很好笑,所以就发了条微博:“如果我明天告诉你那封情书只是为了愚你的,你会不会气到吐血?看你那副得意有羞涩的样子,估计你今天晚上睡觉都要笑出声吧,唉…”她觉得反正她没有关注丘割,丘割也没有关注自己,反正大家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发发微博应该没什么事。

结果郑安邦看到了,告诉了丘割。欧阳雨薇觉得特别奇怪,她既没关注郑安邦,郑安邦也没有关注自己,为什么郑安邦会在那天心血来潮点开自己的微博呢?后来才知道,原来郑安邦经常来自己的微博看看,但是既不转发又不评论,不留下任何足迹。

“其实我觉得郑安邦这个人真是要多奇怪又多奇怪。明明就是很关注我的微博,却偏偏不加我为粉丝;明明就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却还要装清高;明明自己说话毫不在意别人的感受,却还要振振有词地指责别人和他犯了同样的错误。”欧阳雨薇气愤地对田小弛说。

 

真正到了愚人节的时候,欧阳雨薇在英语课上写了张纸条给丘割:“同学,昨天那张纸条是愚你的,希望你愚人节快乐!”

英语课上,秋末推了张纸条给欧阳雨薇:去看丘割的微博。于是欧阳雨薇点开了,然后吃惊地半天没合上嘴巴,丘割连续发了三条微博,都是针对自己:

“那个谁!你他妈的嘴巴放干净点,写封情书给我也就罢了,我知道明天是愚人节,这玩笑可以开,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么?也不拿块镜子照照自己那副戳样,没事做背多两个单词,别没是生事,操!!!”;

“叼你妈戈壁,我真的不想对她暴粗,你她妈个烂b有事没事你笑个屁,操你有什么资格笑我?想到你发的围博就来火,我在班上是很不爱讲话,是羞涩,关你屁事啊,我擦!懒得再说你个b了。困了。睡觉去==”;

“开玩笑?你以为人人都开得起么?我和你不又熟,老是针对我,你笑我我也就忍忍过了,我真的不明白你的行为到底是不是在辱我,算了,我也不想多说。”

欧阳雨薇看了真的很生气。不就是玩玩吗,至于这样吗?郑安邦也参与进来,问题是,这件事根本就和他没关系!

欧阳雨薇投给秋末一个疑惑的表情,秋末也表示不理解。欧阳雨薇把周末丘割问自己“你好妖”事件告诉了秋末和田小弛,于是,大家对丘割的鄙夷又多了几分。

小弛说:“相信我,他是一个吃软怕硬的人,你对他狠一点,他马上就不敢这样发这些乱七八糟的微博。”

于是欧阳雨薇狠下心说:“没风度的男人最恶心了,开不起玩笑以后就不和你玩咯,跟你玩是因为看得起你!我对谁都抽风,你自卑觉得是侮辱就是咯。我如果觉得你喜欢我我早就上吊了!还有我的词汇量不知道是你的多少平方,叫我去背单词你好意思吗?!神经病!算了,以后少理你就是了,我们思想不在同一层面,毕竟你是在山旮旯长大的。”

小弛说的真没错,丘割果然马上就发了另一条微博:“是我之前太过激动了,说了一些很不该讲的话。不管是谁对谁错,之前的一切就告一短落吧。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也许是一次严重的误会事件,我也不是那种很没血性的人,我如今能做的就是能尽快平复心情忘却过去一切的不愉快,希望你也能,不想看到你脸上的不愉快!绅士风度我承认我缺失。”

欧阳雨薇本以为当事人都已经不计较了这件事就这么完了,没想到郑安邦还是死死不放!他说:“愚人节…呵,玩笑可以开…拿别人感情开玩笑就是没德…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是没品…,说人家山里长大…自傲…说人家开不起玩笑首先想想人家愿不愿意跟你开这种玩笑…你只想到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自私…!”

欧阳雨薇深吸一口气,说:“Okay.完事,以后大家还是朋友,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以后不和你开玩笑了。现在我也道歉。只是你们宿舍的那一个(郑安邦和求个在一个宿舍),你管的也太多了吧?幼儿园见到男生很羞涩;小学以欺负男生为乐;初中和男生称兄道弟;高中发现男生居然也有像女生一样爱管闲事的。知道吗?其实一个男人越大男子主义就越显得你心胸狭窄;越心胸狭窄证明你越像个女人!请记住,我们宿舍都是一群女人,你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跟一群女人计较呢?你还算是一个男人吗?!”

 

因为大家都是朋友,现在欧阳雨薇有麻烦了,秋末、田小弛、凌紫瑶都站她我这边,所以到了和心理老师约定的时间时,秋末和凌紫瑶已经和好的差不多了。于是欧阳雨薇又和心理老师谈了后来发生的这件事。

心理老师不算漂亮,但是笑起来给人的感觉很温暖。她静静地听,包括欧阳雨薇和她讲自己以前迷恋郑安邦的事。

老师说:“我觉得你和郑安邦之间缺少正面直接沟通。你应该面对面地和他谈谈,因为你们之间从一开始就存在有很多的误会。实在不敢正面谈,你可以试试写纸条什么的。”

“我何尝没给他写过纸条。”欧阳雨薇在心里悲哀地想。

她帮欧阳雨薇分析了一些问题,她们聊了一个中午。欧阳雨薇觉得一吐为快的感觉实在是爽极了!

最后老师说:“现在你有两个任务:一是,完善自己,证明给他看;二是,做好朋友之间的润滑剂。”

欧阳雨薇本来是打算照心理老师说的做,和郑建邦好好谈谈的,一直在努力地寻找所谓的契机。但是,在她努力的过程中,郑安邦居然说:“你是我有史以来见过最可恶,最恶心,最自傲的人,最想爆粗的人!”

欧阳雨薇不禁又想起那句话:“不能接受最差的我,也不配拥有最好的我。”

欧阳雨薇收到秋末的一条短信:“没事儿,反正大路朝天,我们各走一边!别在意他,在意就输了!我们走自己的路,张扬个性,理所应当地接受别人的关注!”真的让欧阳雨薇很感动。

 “你不懂我,这是我最无奈的事。但那又怎样?你又不是我的谁,你不可能当我生活的绊脚石。你只能让我失望,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我只能选择忘记你!真的,你和我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特别是这件事后,你让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虽然这种失落感是很大的!”欧阳雨薇在日记里写道,真的,除了这段话,她不想再说什么,不想再做什么,她觉得累极了,不玩了,放手了。

也许某天在走廊上碰见心理老师,欧阳雨薇只能跟她说:“我是一个很好的润滑剂,但是我不能向他证明什么,因为他不值得。”

尚书去三班向他喜欢的女孩告白了,但是失败了,青春也不过如此。袁星给尚书一句话:“当你爱上一个人,你同时需要学会如何放手。”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