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2011-08-27 17:48:00|  分类: 高一一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阳雨薇的日记:《有一个老师,像爱自己女儿一样地爱我,这就够了……》

分班以后的日子对我来说很痛苦,我整个人都变了,整天哭哭啼啼,郁郁寡欢的。紫瑶说:“吖三现在都颓了,没精打采的。但是我不会叫她别这样,我宁愿要最真实的她。”

我看了一阵难受,我也不想自己变成这样,我知道这样对自己不好,但却很难控制住自己。新班级五班的空气让我好抑郁,闷住我的胸膛让我透不过气来,像一双手紧紧地掐住我的喉咙,然后它便在重压之下开始发紧,开始发堵,然后眼眶也很快地随之变红,液体就开始将它灌满,看什么东西都是模糊不清的。最后,轻轻眨一下眼睛,它们便夺框奔涌而出,以至于我甚至来不及惊叹自己泪腺的发达。

曾经熟悉的脸庞都在别人的教室里,周围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陌生的脸,沉默,除此之外仍是沉默。仿佛又回到了军训,各自保持着各自的矜持,没有人愿意真正地敞开自己。不,甚至比军训更加可怕,因为军训时并没有让你牵挂的人,而现在,他们还时不时浮在你面前,“诱惑”着你,但几面厚厚的墙却让你可望不可即。

曾经大家玩得那么好,虽然也打打闹闹,但是至少大家是一个团队的,奋斗的目标是一样的。现在,好朋友却成了你要竞争的对象。我不喜欢,真的不喜欢。

英语老师也换了,和安妮仅一班之差。她不教我了,我才知道她的好。我想要坚强,但是看到讲台上外表萝莉新老师却又忍不住掉眼泪,哭了一节课,又哭了一节课,最后惊惊颤颤地问她:“老师,我可以换班吗?”她很爽快地答应了,我猜她也不想教我这样的学生吧。我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感激的看着她,跟在她后面去找主任。

主任将她支开,看着哭肿双眼的我,跟我讲了许多道理,但意思很明确:“不能换!”主任说:“因为你之前总是很积极地参加各种活动,所以我认识你。印象里你一直是很开朗的,不应该这样子的,再试一个星期好吗?实在不行再找我谈谈。”

是啊,我一直很开朗的,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离开初中的时候,我没掉一滴眼泪。我是哈哈大笑着离开的,没有不舍,没有留恋。一班,我想我真的是用尽全部力气来爱这个班级。高中的我和初中完全不同,这里让我学到了那么多,看清了那么多,爱了那么多,现在又让我痛了那么多。

我知道我是自私的,所以中午我打扰了安妮的休息,给她发短信。我告诉她我想她,我过得很不好。她吓得说她很担心我,叫我别这样,要认真听课,不开心就去找她,她给我吃好吃的。

貌似这些感情剪不断,理还乱。我看着她的回复,哭了一整个中午,整个脸都是眼泪鼻涕的混合体。抱歉,影响了新宿舍的其他四个人。

 

下午和新八班一起上体育课,陈贤一个人上两个班,让两个班一起玩“大风吹”的游戏,我抱着小凤姐和小六真的不想放手。

男生们恶整人,让郑安邦输了,于是他被罚,他站在圆圈中间唱高晓松的《同桌的你》。还是曾经熟悉的声线,又触动我的泪腺,让我觉得我自己以前是多么的不该,明明短暂的时间居然浪费在吵吵闹闹上,却不懂得珍惜。“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却各分东西。”所以,Can I beg for forgiveness Mr.Z? Sorry that I’m not brave enough to say what I wanna say in front of you.

 

第三天,依旧是哭,却没让人发现。安妮去问紫瑶我的情况。紫瑶说:“她今天没哭了。”安妮松了口气。

第四天,撑着伞往教室走,回头看到安妮,忍不住又红眼睛。安妮走到我身边,说:“我特别想抱抱你。”我抱住她,将头靠在她肩上,开始啜泣。她说:“傻瓜,快点回去,好好上课。”

 

上课,下课,上课,一次又一次地循环、轮回。菊花、尚书、林木和原来一班的男生搭成火车,大老远从八班跑过来,从站在走廊上的我身边呼啸而过,他们在一起闹;尚书说他想念以前一班的人偷他巧克力的日子,他说在也不带巧克力来了,因为他的巧克力是带给一班吃的;活动课上,一班又聚在一起打篮球,他们在一起是那么搭,一起在阳光下挥洒汗水,又让我一阵心疼。上下嘴唇又开始颤抖,只能用牙齿咬着,才能控制住。

给小弛打电话,她说她也过得不好,和我一样天天以泪洗脸。我听了好难受。我想起我们一起绕着操场走圈圈的日子。那么天真,那么无忧无虑。天也是那么蓝,偶尔有一两片云飘过,却也依旧晴朗。

“小弛,我真的好想你!”我冲着手机喊。我不喜欢现在的自己,总是给别人带来负担,让人替我担心。

 

晚听之后,安妮拍拍我的肩,说:“来,我们聊一聊。”

我跟着她走出教室,坐在花坛上,她握着我的手说:“昨天听紫瑶说你不哭了,怎么今天又哭了?你知道吗?今天中午我看见你就特别想抱抱你,如果不是因为要上课,我肯定不会那么快放开你。”

我像疯子一样扑进她怀里,开始啜泣,她抱住我说:“你不能再哭了,知道吗?在这样哭下去会哭出病的,心里会出问题的。”

我说:“是啊,我知道,我也想去找找心理老师。”

她说:“你不用去找她,她说的话我都能背下来了。那些都是理论性的东西。你有事就来找我,我比她更了解你,知道吗?”我在哭里笑,在她怀里点头。她看不到,但她感觉得到。

她说:“傻瓜,你看你,分个班都哭成这样,将来谈恋爱了怎么办啊?如果你付出的感情比对方多,那他会笑话你的。我告诉你,女孩子应该坚强一点,不能轻易让人看到你软弱的一面,不能让人轻易地看透你。我说的这些不一定对,但肯定有一定的道理。”

我继续在哭里笑,她拥着我不放手,我也保持着相同的姿势。

她说:“我说真的,你别笑。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你喜欢一个男生,但他不喜欢你。这有什么了不起,不也有其他男孩子喜欢你吗?女孩子一定要被动,不能主动,要不然对方会看不起你的。还有,主任是不会给你换班的,你一换到时候别人也要换。你说你分到一个不喜欢得班,你就换班;将来谈恋爱,不喜欢你换男朋友;结婚后对象不喜欢,你还要换老公吗?女人离了婚就不好了,谁还要啊?你别笑,这是真的,以后不准哭了,知道吗?”

她帮我擦掉眼泪,说:“我的宝贝,那天你给我发短信真的把我吓死了,你怎么会这样呢?我今天中午抱你的时候你又哭,弄得我下午两节课也泪眼汪汪的。”

刚擦掉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我说:“对不起。”

她说:“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一直都那么喜欢你,真想就这么一直抱着你。感觉你就像我女儿一样。当然我没有那么老。你看,我不是一直都在你身边吗?你高中三年我都在呢,将来也是我把你送走,你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我,知道吗?我的小宝贝,你是我教过的学生里最可爱的,我还从来没这么爱过一个学生。说不哭了,怎么还哭呢?

“你知道吗?你在我印象里一直是很有个性,很会穿衣服,很酷,很前卫,敢说许多学生不敢说的话。比如以前涛哥不让你们看电影,你想想你当时是怎么说他的!对不对,现在想想都好笑,你真可爱。你看,你又会弹吉他,多才多艺的,吉他要坚持练,知道吗?好了,不哭啦,乖乖的啊,怎么能说哭就哭呢?不管怎样都要扬起自己高傲的头,要骄傲一点,也许你哭一次、两次别人会同情你,但是哭多了,人家就会看不起了,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我忍不住,我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明白,我知道这是因为你太纯真了,一点点心计也没有。不要和以前比,因为你长大了,开始懂感情了,但是不要表现得太明显,要坚强,哭也要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哭。人只要在参加丧礼的时候哭就够了。到了那种地方,你不哭,人家还要说你冷血呢!好了,乖乖啊,不哭了,不哭了。来,我给你带好吃的。今天是你最后一次因为分班哭,好不好?以后不准哭了,再哭我就要对你进行冷处理了,不理你了!知道没?幸好只分一次班,要不然你分一次哭一次,那怎么办?那你不泪奔啦?!来,拿上好吃的,回去写作业吧,心情不好就来找我聊天,今天痛痛快快哭完了,以后就好了,乖乖的。”

我这才松开一直环绕在她腰际的双手,将头挪开她被浸湿的肩头,慢慢地回教室,心里想:“遭了,明天眼睛肯定肿!”

 

新班级还是让我有哭的冲动,但是我答应过她不可以哭,所以眼睛一红就大口大口地做深呼吸,让面部肌肉牵动嘴角向上扬……

久违了,微笑。其实应该也没那么糟,至少我知道,有一个老师,像爱自己女儿一样地爱我,这就够了。

 

2011.05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