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Chapter 26  

2011-08-30 07:44:57|  分类: 高一一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有一个星期的课就要期中考了,秋末去问文水寿一些问题的时候,他才悄悄告诉她,期中考完就要文理分班了。

许多科任老师之前一直有说起过这个问题,但文水寿一直否认。欧阳雨薇知道他一直否认无非就是想稳住军心,其实大家早就猜到了。之前一直听信于他也不过是一种自我安慰。

欧阳雨薇舍不得离开,她还没有待够,她怕自己会一直不停地想念秋末、琳达、紫瑶、房名祖、袁星还有菊花。欧阳雨薇告诉自己该往好的方向想:也许大家又会分在同一个班里,但还是忍不住难过。很闹心,很闹心,以至于静不下心写作业,浑浑噩噩了一整节晚自习。

第二节晚自习,欧阳雨薇和秋末、琳达借着找英语老师安妮的借口,跑上楼。

虽然平时总和安妮闹,但她还是她们有心事时最愿意倾诉的对象。但安妮不在,于是她们三个在英语组办公室门口席地而坐。走廊的风很大,凉丝丝的。喉咙堵得慌,但眼泪却像是在从眼眶里流出来之前就被风吹干了。

为了改改气氛,欧阳雨薇说:“分班的唯一好处就是可以不用和那些春风楼的呆在一起了。”

琳达说:“但是你可能会遇到更贱的人!”好吧,现在只能一切听天由命了。

 

昨天秋末和欧阳雨薇又去找安妮了,在她桌子上写作业,看到她有QQ糖,一包苹果味的和一包葡萄味的。突然有点想吃,于是自作主张地吃了,离开时给她留了一张纸条,使用很可爱的中式英语写的,花了很多的爱心和“>3<”:

Dear Anny:

We ate you a pocket of QQ candy of tasting of grape, forgive us, cause we were so hungry.

This is a wonderful night because of you.

                                                            Momo & Ashley

                                                             We love you  

                                                               Apr.14th

PS:We brought away the one of tasting of apple, cause our roommates are so hungry.

安妮大概笑断气了,第二天她跟她们说:“你们在我办公室出名了,我还第一次看到有人把QQ糖翻译成QQ Candy,把葡萄味翻译成Tasting Of Grape。”

 

分别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加快匆匆的脚步,琳达要走了,欧阳雨薇记得每次去办退学手续时,都是自己陪着琳达去的。她们每次都手拉着手,看着琳达拿着各种这样的单据找各个主任签名,欧阳雨薇就忍不住溢满眼泪,却不能放声大哭,只能偷偷拭去。

不管有多少个不愿意,星期三还是到了,秋末向音乐老师周超借来单反,全班来了张大合照,秋末向美术老师请假,想送布琳达一程,但是美术老师不同意,趁着全班一片混乱,秋末、欧阳雨薇和凌紫瑶来了一次大逃亡。

这是欧阳雨薇第一次逃课,她们自我安慰:反正是副科,两个星期才上一次美术课,她们中间也没有人像袁星那样执著美术。

尽管一个午休都没有休息,205还是觉得没有照够相,拿着音乐老师的单反照了五十多张,在宿舍楼门口不断地流连,除了快门的咔嚓声,似乎其他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琳达的妈妈打了个电话来,大家帮着琳达把东西搬到校门口,房名祖、袁星、阿兰三个男生也“十八相送”。

说好不哭的,要笑着送琳达出国,但是看到琳达走到她妈妈身边,欧阳雨薇鼻子里已经充斥满了酸性气体,在和琳达拥抱的一刹那,眼泪夺眶而出,大家都跟着哭了。淅沥哗啦的一大片。

琳达的妈妈说:“多好的同学啊,以后一定要多聚聚,琳达回来一定请大家吃饭。”

下课了,大家依依稀稀走出教室别的班的同学看着校门一群“生死离别”的人一脸莫名。

 

布琳达跟着妈妈走了,欧阳雨薇和凌紫瑶手牵着手往宿舍楼走,不时用手背擦擦眼泪。秋末走过来把两人手分开,分别牵住,说:“不让你们两个在一起,一在一起就哭哭哭的。”

格蓝和夏优乐走过来,轻轻地问:“琳达走了?”

“嗯。”欧阳雨薇点点头。

格蓝一把拥过欧阳雨薇的头,雨薇就这样傻傻地、乖乖地靠在格蓝怀里瞥过头看到紫瑶也靠在优乐怀里。刹那间她就想这样一直靠着。

不舍得离开高一一班,欧阳雨薇知道。

 

晚自习的时候,文水寿找到欧阳雨薇、秋末和凌紫瑶,说:“你们三个小姑娘今天没有上美术课?”

“呃,嗬嗬嗬……”她们抱歉地笑笑,心里诅咒着美术老师,“美术老师告诉你啦?”

“嗯。是啊。她告诉我了,我跟她说你们几个关系比较好,布琳达出国了你们去送送她。”

“谢谢老师。”欧阳雨薇第一次觉得文水寿那么好。

“好啦,你们三个小姑娘好好复习吧。”

 

欧阳雨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考过期中考的,只知道明天就要放五一假了,放完假回来,自己就不再在高一一村了。

这天晚上,秋末、欧阳雨薇、凌紫瑶也聊到深夜,最后模模糊糊地三个人倒在一张一米宽的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坐在校车上,欧阳雨薇翻出一首很久没听但一直不舍得删的歌来听,Kelly Clarkson的Already Gone。Kelly的声音有点沙哑,但更容易听出其中的深情。她唱着: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it doesn't matter我想让你知道。这并无大碍
where we take this road不管我们走哪条路
someone's gotta go总有人会离开
and I want you to know可我又想让你知道
you couldn't have loved me better你不能更好的爱我
but I want you to move on但我又想让你在这条路上继续前行
so I'm already gone所以我选择离开”
她唱着Already Gone,但欧阳雨薇并不觉得,她不是准备好离开,而是不得不离开,所以Kelly只是唱着给对方安慰。就像自己。
欧阳雨薇舍不得离开一班,却不得不离开,只得佯装微笑给关心自己的人安慰,听着这首歌,她哭了。
 
不管怎么说,欧阳雨薇愿意用高中剩下的3/4来回忆过完的1/4。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