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Chapter 17  

2011-08-03 16:55:36|  分类: 高一一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阳雨薇在家闲着没事做,手机的突然一响打断了她正在进行的白日梦,她打开短信,令她惊奇的是发信人处显示“杨嘟嘟”三个字,更令她惊奇的是短信的内容:“你博客的新日志我看了,我想说对不起,忽略了身边真正对我好的朋友,真的很不应该,希望你可以原谅我,我们还是朋友,好吗?”

其实欧阳雨薇心里还是把杨嘟嘟当朋友的,所以她很快心软地原谅了杨嘟嘟,“不计前嫌”地、像以前一样地和她开玩笑、打趣。就在欧阳雨薇聊到兴头时,杨嘟嘟突然冷不丁转移话题:“你是不是很讨厌薛黛?”

欧阳雨薇觉得奇怪,杨嘟嘟应该是最清楚欧阳雨薇对薛黛的感觉,她不知道杨嘟嘟为什么要明知故问。但欧阳雨薇本身就是爱憎分明的,而且她觉得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于是回复杨嘟嘟:“是”。

“为什么?还是因为那件事吗?”

“哪件事?”欧阳雨薇不想谈薛黛,于是现在轮到她明知故问。

“就是她和郑安邦一起吃午饭的事…”

“不是。是因为她装蒜!她装逼!她做作!我不喜欢!而且,如果你们以前告诉我的事都是真的,那么她就是个有心计的人!我害怕哪天被她算计到!我觉得她的出现玷污了我的眼球,所以我不喜欢她!”

“怎么那么多人说她装?”

“很多人吗?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看来很多人都看请了他的真面目啊!Thanks God!”欧阳雨薇仿佛看见“很多人”在向自己挥手,唱着Micheal Jackson的《You Are Not Alone》。

“挺多人的。大家都不喜欢她。和她走在路上会遭到很多人白眼。她自己也知道。其实她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关我什么事啊!她想大家喜欢她那就去改变啊!光忏悔不行动有什么用,这会让人更觉得她装!不要告诉她我这样说,让她维持现状最好,有个讨厌的对象也可以作为一种心理发泄。”

“我们都知道你讨厌她,不喜欢她,但能不能不要那么明显呢?”

“我很明显么?我几乎不和她说话好不好。”

“你的眼神、动作之类的,挺明显的。连郑安邦都看出来了。”杨嘟嘟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

“他怎么知道?”

“说实话,他几乎什么都知道,他很敏感。他还知道你因为他上次和薛黛吃饭吃醋的事。”

欧阳雨薇倒吸了一口冷气,郑安邦敏感,他觉得这样不好,那自己还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呢?

她突然想到有一次出操时,薛黛晕倒,自己出于本能看到有人晕倒跑过去,郑安邦也跑过去了,这是当然的,因为他总是那么乐于助人。当欧阳雨薇回过神来发现是薛黛时本来想回到队伍里时,看到郑安邦的眼睛只好继续待在薛黛身边。“如果说郑安邦什么都知道,那他会不会看得出我的虚伪,他会怎么想我呢?他喜不喜欢我这种爱憎分明的性格呢?别人怎么想我我不在乎,但是郑安邦……”欧阳雨薇难过地想。

“你说郑安邦是怎么想我的?”欧阳雨薇问杨嘟嘟。

“我不知道,你可以去问问他。”

“可是他平时连短信都不会我,这种问题他更不会回我。”

“要不我帮你问问呗。”

“真的吗?”

“你想怎么问呢?”

“我就想知道他觉得我人怎么样,觉得我爱憎分明的性格到底好不好。但是你要问的话不要那么直白,如果他不想回答的话也不要硬逼他。”

“知道啦,小姐,我又不是没帮过你,这种事我做多了,包在我身上。”

“谢谢谢谢!!”

欧阳雨薇等了好久,正当她咬着手指发呆时,杨嘟嘟回复了,欧阳雨薇看着那几行字,心里被刺得生疼:“他说,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说他以后再也不会回我短信了。”

“你是怎么问他的?”欧阳雨薇故作冷静地打下这几个字。

“就直接问他:‘你觉得欧阳雨薇人怎么样?’啊。”

“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太直接么?”

“可是直接才好啊,绕那么多弯子显得不自然,很做作好不好。”

欧阳雨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草草结束这次聊天的,只知道自己恨死郑安邦了:不回答就算了,没有人逼他,但是为什么就因为这样,他就打算以后再也不回杨嘟嘟短信呢?自己的名字有那么让他觉得厌烦吗?

于是气头上,欧阳雨薇跑到博客上气呼呼地发表了一篇日志:《放弃》

   

    发现放弃一个人是这么简单。

 

    哪怕之前觉得自己有多么爱他,

    有多离不开他,

 

    然后傻不啦叽地为他谱了多少首歌,

    哭了多少次,

    写了多少散文诗,

    做了多少傻事,

    用碳素笔在手臂上刻了多少他的名字……

 

    我现在真希望回到学校,

    你可以把我叫出去,

    然后我就可以疯狂地和你吵一架!

    发泄发泄,

    免得憋在心里难受!

 

    你看到我的博客不爽,

    你以为我看到你就很爽吗?

    我为了让你不尴尬,

    我这个星期一直在躲你。

    我看到你迎面走来,

    我戴上帽子就掉头走人!

    为什么我不躲你的时候,

    你一直躲着我;

    现在我不想和你玩了,

    你又一直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Babe can’t you take that warning?

    Because I’m not about to look at your face again!

 

    我有那么至于让你烦吗?

    为什么杨嘟嘟问你觉得我人怎么样,

    你会生气到说以后再也不回她短信!?

    我的名字有那么至于让你恶心吗!?

 

    我一直再忍你,

    从圣诞节开始!

    你却一直都对我这么冷酷!

    You never did give a damn thing, honey

    But I cried for you.

    And I know you wouldn’t have told nobody

    If I die for you.

    I’ve never been anywhere cold as you!

 

欧阳雨薇发泄发泄完了也就觉得算了,但她没想到的是,第二天郑安邦的头像又一次出现在“最近访客”里。欧阳雨薇故作冷静地扯出一个冷峻的微笑,直觉告诉她郑安邦应该在他的微博里发表了一些对欧阳雨薇的言论。欧阳雨薇不知道他会说什么,甚至有点害怕知道他说什么,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还是点开了那个网页。

不出欧阳雨薇意料,郑安邦发了一条微博:“不要以为自己是付出的一方就是受害者。”欧阳雨薇觉得自己胸口都要喷出火来了,但是深呼了一口气后,她安静地打下一行字:“我从来没有佯装成一位受害者,我也不觉得自己为你付出了什么。”不知为什么欧阳雨薇在这时的心情烦闷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秋末,于是她在自己的微博上@了秋末:“好想快点回学校,秋末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秋末回复欧阳雨薇:“今天晚上回学校一起做校车呗。Can’t wait to see you.”

 

回到学校,欧阳雨薇一直对郑安邦怒目而视,而郑安邦也根本没有如欧阳雨薇所想的那样找她出来吵架,其实欧阳雨薇也并不是喜欢吵架,只是觉得也许吵架发泄一下,而且毕竟可以有正面直接交流,这样怎么样也比冷战好。但是郑安邦没有,欧阳雨薇也只好自己在纸上发泄。

 

 

我不知道你想不想听我解释,虽然我到现在还很生气,但我还是觉得被气的那一方应该,也有权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惹别人生气!同时,我也不想自己在你眼里是一个无缘无故发脾气的怪胎!

我以前确实是喜欢你,我承认,女生这边也是全知道了,但是男生那边只有四个人知道,房名组是我自己告诉的,袁星、高娃和你大概是自己猜出来的。我没有跟第二个男生说过,我也没叫那些女生去问过你什么。男生为什么会大面积知道这件事我不知道。所以,当你说很多人去问你和我是什么关系时;当你觉得你的生活被打搅时,这些都不关我事!

你说我们当朋友!我可以发誓,虽然我喜欢你,但我的的确确只是把你当朋友,所以圣诞节的时候我给所有我认为是朋友的人都发了同一条短信,我没有将你特殊对待。但是你呢?为什么所有朋友都回了我,就单单你要把我孤立开?!

把你的相片当博客背景,这一点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在没征得你的同意的情况下这么做。但是我们班也没多少人知道我的博客,所以我才敢这么做。我之前的确去过你博客,但之后我就没去了。但是你的朋友来了,告诉了你我博客的事情。我当时很想不通你为什么会来,我也想不通你的朋友是怎么找上我的。所以,后来我没登录地又去看了一下你的博客,发现我的记录还留在你那里,你的访问量少得“可怜”,原谅我这么说。我没有张扬地把写你的文章晒给他们看,是他们自己多事地去问你,,我也不知道他们会找到我。

你说我在日志里写你,但我没有用真实姓名,我一直用“他”代替,我也不曾为你建一个“邦邦的日志”或类似的分类。我从未为任何人建分类!除非他们知道过一些事情,否则又怎么知道我在说谁?你也没来看过我的日志,你又怎么知道我写的内容?你去看了我的相册,我也没有专门分门别类,我一直把你和其他人一起放在“Senior High”里只不过用了你的一张照片做封面,因为那张照片挺好看的,我觉得。而且初中的“Junior High”的相册也是一个男生的相片,我觉得没什么,如果你觉得有什么,那我只能说是你在乱想!

我是在你的每张相片下面都写了“邦邦”,但我叫袁星“星星”啊,所以我没有把你特殊对待。你和杨嘟嘟说你不敢亲近我是因为就目前现状我就已经在乱想了。但我真的没有乱想,我很清楚自己在你心里的位置,你觉得我在乱想,那是因为你自己在乱想。

然后,现在就要扯到导火线上了。

星期六我去了盐田,在和杨嘟嘟发短信的时候提到了薛黛。杨嘟嘟问我是不是很多人都讨厌薛黛,因为她和薛黛走在路上很多人“白”她。我说:“我不知道,至少我很讨厌她。”杨嘟嘟说我表现得太明显,因为连你都看出来了。我噎了一下,问她你为什么会知道。她说,你还知道我上次因为你和薛黛吃饭而吃醋的事。我先说一下,我不是吃醋,我是因为不喜欢她,所以不喜欢看到你和她吃饭。你和村长说话,和老大还有外婆一起抄作业我没有一点感觉,我只是不喜欢薛黛!

我突然有点害怕,你把我看得那么透,就好像我脱光光站在你面前一样!我想起了上次薛黛上次晕倒的事。她晕倒了,我是出于本能地跑过去,后来我回过神发现是她时,我是想退回来的。但是,你也冲过去了,我觉得退回去不是很好,呃,形象问题!所以,我待在那了。我在想,我之前那么多事你都知道了,那么这次你会不会又一次看出来呢?我想知道你在心里是怎么想我这个人的。杨嘟嘟说我可以去问你,我说你平时连短信都不回我,我怎么可能冒冒失失地去问你呢?她问我想问你什么,我说,只是想问问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这种爱憎分明的性格好不好?

你说你不想回答,这个我理解,你可能不想我乱想!但是你因为看到我的名字,你就说以后再也不回她短信。我想不通这点,我的名字有那么至于让你恶心吗?而且你又知道我们之前再说什么,这么一个小小的问题至于让你大动肝火么?

我生气,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你这次伤了我的自尊心!所以我把以前关于你的日志全删了,又重新写了那篇《放弃》。

说句实话,那篇文章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我也没觉得有什么,然后你在微博上说:“不要以为自己是付出的一方就是受害者。”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有佯装成一位受害者,我也不觉得自己为你付出了什么。你不是不想我喜欢你么,那现在我放弃了,你还想怎么样?!

你觉得我是付出的一方,对吗?那你怎么还会说这么狠的话呢?!你阵让我受不了!

……

解释完了,本来想当面跟你说的,但不知道要怎么把你叫出去。我说了,我现在还是很生气,所以如果有些地方用词激烈,希望你大度点,给我一点绅士风度,谢谢!

                                                                                                                  欧阳雨薇

                                                                                                            2011.1.11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