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Chapter 18  

2011-08-06 01:31:09|  分类: 高一一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阳雨薇只是把纸当成郑安邦发泄而已,但碰巧杨嘟嘟走过:“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欧阳雨薇说。

“我可以看看吗?”杨嘟嘟问。

“唔,随便吧,要看就看吧。”

杨嘟嘟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然后问:“你写给郑安邦的吗?”

“不是,只是自己写写,我干嘛要给他?”

“可是我觉得你还是给他比较好,什么事情总得说清楚,不是吗?还有,那句受害者的话他之前就说过了。”

“什么时候说的。”

“就是那天你在他站岗的地方哭,你走了以后,他在手机里翻给我看的。其实不是他自己说的,应该是在什么地方看到的,反正是一张截图。”

“他为什么突然给你看这个?”

“我也不知道。”杨嘟嘟说,但欧阳雨薇觉得有点搪塞。

“你当时为什么不跟我说?”

“怕你难过啊。”

欧阳雨薇抬头望杨嘟嘟,她应该是一脸真诚的样子,于是,欧阳雨薇小心翼翼地问:“我真的应该给他吗?”

“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如果他会回你的话那就更好。”

“那你帮我给吧,我不敢自己给他。”

“你还想我帮你给他吗?你忘了这周末我是怎么被他拒绝哒?”

“可是…...”

“你勇敢一点吧,这又没什么。”

“他会回我吗?”

“说不定啊,我到时帮你问问他呗。”

“那你觉得我这个写得怎么样?语言什么的恰当么?”欧阳雨薇问,带着点紧张。

“我觉得可以啊,有些地方很幽默,但看得出你是正经想和他谈论这个问题的。”

“那就好,那就好。”

“实在不行的话我陪你去给他。”

 

杨嘟嘟和欧阳雨薇商量好了,下午是郑安邦站岗,杨嘟嘟就在那时陪欧阳雨薇把东西交给郑安邦,然后欧阳雨薇上楼,因为她不敢在郑安邦面前多待一秒钟。杨嘟嘟则陪着郑安邦把东西读完,看看他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欧阳雨薇,或者有什么感想。本来杨嘟嘟是要陪206的人走的,但她推掉了;欧阳雨薇本来是和秋末一起走的,但她也找了个借口,当然她没有和秋末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她心里有点害怕秋末会嘲笑她,也是,为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同学。

在去教学楼的一路上,欧阳雨薇紧紧地攥着那两页纸,心里不安的紧张,为了掩饰,却笑得异常灿烂。当她努力故作轻松地把灌了铅的双腿移到郑安邦面前时,她却毫无反抗能力地低下了自己一直高高昂起的脑袋,耷拉着,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把手直直地伸到他的面前。

郑安邦大概投给了杨嘟嘟一个莫名其妙的表情吧,杨嘟嘟大叫一声:“拿着啊,给你的!”

郑安邦从欧阳雨薇手里接过两张纸的瞬间,欧阳雨薇立刻松手,然后掉头直奔楼梯口,也不知多久后,就看见她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大口地喘气。

欧阳雨薇刚喘没多久,就看见杨嘟嘟也上来了,她连忙跑过去:“他有说什么吗?”

“他还没看呢。”

“你不是答应过我要等他看完的吗?”

“他叫我先上来的,他说他现在不方便看,他等等上来再看。放心吧,我会帮你的。”

欧阳雨薇点点头,虽说不能完全安下心来,但至少没有刚才那么忐忑。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后悔把那两张纸交给郑安邦。正想着,郑安邦也上来了,但同时,上课铃也响了,欧阳雨薇看见郑安邦从口袋里拿出那两张纸,摊开来,压在数学课本下偷偷地读。欧阳雨薇转过身子,努力集中注意力上数学课。

 

欧阳雨薇很奇怪自己居然听去了,下课的一瞬间欧阳雨薇立马转过身去看郑安邦,但他还是跟平时一样跑出去跟他的兄弟们打闹了。杨嘟嘟似乎已经忘了刚才的事,跑过去和薛黛聊天,欧阳雨薇虽然心里不痛快,但还是耐心地等她们聊完天,才颤颤惊惊地问杨嘟嘟:“他有说什么吗?”

“没有,我等等帮你问问去。”

但是,等郑安邦玩完回来时,课间十分钟已经过去了。这节是文水寿的物理课,欧阳雨薇正认真听,这时听到后面的同学轻声叫了自己一声,欧阳雨薇转过头接过后面同学小心传过来的纸条。

躲过班主任的眼睛,欧阳雨薇把纸条慢慢卷开来,上面有两行字。

第一行是杨嘟嘟的字: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跟欧阳雨薇说,我想应该是有的。

第二行是郑安邦的字:没有。

“没有”欧阳雨薇看着这两个字,嘴唇颤抖,她努力咬紧,却还是忍不住“啪怕”地掉下两滴眼泪,郑安邦冷冰冰的两个字在泪水里溅开了花。

欧阳雨薇倔强地擦干眼泪,将纸条撕开,一片一片,一点公德心也没有地扔在地上,然后,低着头,努力忍住浑身颤抖。

欧阳雨薇觉得头痛,咬着嘴唇,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有的同学中午的时间不知道用在什么事情上,不好好休息,下午上课就没精神。”文水寿说,不经意地瞟了欧阳雨薇一眼,狠狠地皱了皱眉。

欧阳雨薇叹了口气,坐直身子。不知道这节课究竟是怎么熬过的。秋末塞过来一张小纸条:吖三,怎么了?

欧阳雨薇找到秋末,把今天中午到现在的事一吐为快。“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个吗?”

欧阳雨薇点点头:“是的,我说了这么多,整整两页纸,就换来他两个字,没有!还有,你怎么知道我不爽?”

“是杨嘟嘟找我的,她叫我去看看你,我刚刚还把她给噎住了。”

“怎么了吗?”

“她叫我来安慰你,我问她说:‘你不是她的朋友吗?’然后她整个人就傻掉在那里了,我就过来问你情况了。我是觉得很奇怪,她不也说自己是你的朋友吗?而且这件事她最清楚,她干嘛要找人来安慰你?”

欧阳雨薇有点淡淡的伤感,是啊,为什么杨嘟嘟要去找秋末,她为什么还要把这件丢人的事扩大呢?

回到教室,欧阳雨薇,看到秋末坐在郑安邦的面前,两人叽叽哇哇地不知道在说什么,郑安邦很严肃的样子,秋末倒是乐呵呵的。欧阳雨薇猜不出他们在说什么, 只好强迫自己转过头不看他们。

 

自习课下课后,秋末兴冲冲地找到欧阳雨薇,塞给欧阳雨薇一个厚厚的东西,欧阳雨薇愣了一下,原来是一张折了好几层才显得厚的纸,欧阳雨薇打开,一张布满郑安邦字迹的纸里还包着欧阳雨薇写给他的纸条,欧阳雨薇迫不及待地开始读郑安邦的回信。

 

我记得你还在纠结圣诞节我没回你短信的事,我想说,我不是故意不回。那天你发短信给我的时候我在睡觉,再说我打开手机有很多条祝福,我也就看了之后继续睡,别的朋友我一样没回。也许因为性格,我确实不喜欢女生叫我“邦邦”之类的!我没有多事的朋友去看你的博客,哪个是我自己看到的,只是没登陆罢了!你在日志上面写的东西我觉得是你的隐私,并且也有关于我的,所以有必要加个锁,当然这是我自己觉得,你写我我不介意,但是别放到博客上来啊!也许是我看错,我确实有看到有我的名字。相片我也很反感别人再没经我允许的情况下放到博客,更无奈是偷拍。换了别人偷拍我、放我照片我也一样不爽。那天我恼火是因为我很反感整天问我对人感觉怎么样,觉得是什么样的人!你说是杨嘟嘟建议你问,可是杨嘟嘟又说是你硬要她问。让我搞不懂的事,很多事情不知到底是你让她问,还是她自己要问。还有上次你生日,那个拥抱,你难道完全不知情?不然为什么要装得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让我很矛盾。还有,如果当朋友,并不需要哪一方去努力,顺其自然就好。因为你做得越多,你就会越觉得被忽略!真的没必要作那么多!至于跟薛黛吃饭,然后跟杨嘟嘟到我站岗的地方哭,是杨嘟嘟跟我说的你是因为这件事,不是我跟她说你吃醋。而且也不能说你讨厌的人我就必须讨厌并且不能跟他一起吃饭吧!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