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九月 Part 1  

2011-09-30 23:03:34|  分类: My lif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月 Part 1 - ...☆Ashley - ☆.

 终于国庆了,终于有时间坐在电脑前打下自己想说的话了。想想以前,从周记到半月记,从半月记到现在老师不定时布置的随笔,竟找不到时间写自己的东西,不觉有点可惜。趁现在国庆,上来码码字,时不待我啊!

 

开学十一天后就是中秋节,虽然给了名义上的放假,但其实最重要的赏月环节是在学校度过的。

晚上,出乎我意料的,好多同学带了孔明灯来学校。我从来没有放过孔明灯,和Momo一起帮着几个高一学弟。

晚上风很大,四个人撑着灯,一个学弟钻到底下试图点灯。一次一次地熄灭,一次一次地打着打火机,咔哒咔哒作响,我们撑着手酸酸的,满是期待地低头,打火第一次吸引我们。一次一次地失望,但是不但没有浇灭心中的希望,反而越来越期望。

终于,火苗颤抖着,热气充满了整个灯笼,然后灯摇摇晃晃地、缓缓带着点不舍地像天上飘。Momo突然冲到栏杆处望着那盏孔明灯大喊:“我一定要考上斯坦福!”我随着她仰望,发现夜空是满满的孔明灯,是否你们都承载着一个美丽的梦?

回过头想:我的梦是什么?

我没有像Momo一样大呼自己的梦想,我有太多太多,我怕它们太重,最终是坠落。

我想还是把它们埋下,然后浇水,等着发芽。

 

老于在晚自习的时候把我找了出来,说我的小说写得很大气,足以看出我的文学功底。我听后当然很高兴,小心地咬住舌头不让自己笑出来。老于说找个时间我们两个一起修改修改。我点头说:“好的,谢谢老师。”

但是让我失望的是,他到现在还没来找我。我想他女儿小小地抱怨了一下,但是很克制地不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抱怨。她说:“唉,我老爸就是这么一个人,你可以去催催他,他很慢性子的。”

但是,我不想去催他,语文老师说,现在老师在忙着我们补课的事各个都忙得不可开交。我每天在窗口看见老于抱着一大堆作业本,匆匆地走过,刚刚鼓起地去找他的勇气又消失了,我不想再让他加重负担。他不是我的任课老师,从来不是,只是,他发现了我的优点,他知道我会闪光。我从心里感谢他。

我说过,我并不指望这本小说出版,当然可以最好,所以就让它在老于那里呆着吧,也许某一天,我会惊喜地跟着老于一起到办公室里,看着他提起红笔。

 

我们班的课排得不是特别理想,比别的班晚了一节外教课。但这丝毫不能减少我对他的喜爱。

外教是一个来自宾夕法尼亚州21岁男生,金棕色的头发,蓝灰蓝灰的眼睛清澈得叫人羡慕。他说:“I Have A Bad Eyesight.”开玩笑!这么美丽的眼睛怎么会是Bad Eyesight呢?

可惜班上没多少人听懂他的话,他叫我帮着翻译,一中一英,最后,我骄傲地发现:全班他只记住了我的名字!

昨天美术课结束后,我走在无人的楼梯口,大声唱Miley的Wherever I Go,突然听到:“Hey——”

我抬头看到Reece满脸堆笑,惊慌失措,傻不啦叽地应了声:“Hi——”

是要有多囧?!

 

星期四把吉他借给Momo,然后和她一起去找Joel,Joel教她们弹吉他,我旁听,因为他教的那些我早就会了,最后还变成我教了他一首歌,他跟着我弹了一遍,说:“Yeah,Pretty Good.”我心里暗爽,接着他又问:“What’s song?”

我顿了一下,这首歌都不知道,但还是礼貌地回答:“Rhythm of the Rain.”

然后他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