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Mandy Said  

2012-01-24 19:15:56|  分类: Articl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Mandy Said - ...☆Ashley - ☆.Apologize

 

(文中的Mandy是根据现实中的Mandy改编,并不完全属实Mandy Said - ...☆Ashley - ☆.Apologize

文理分科后,我和Mandy被分到同一个班。

Mandy很高,170的个子,头发很长,一直披到腰际,还有很白很白的皮肤,质量好到你要怀疑她到底有没有毛孔!我的皮肤也不错,但她的白皙,她的长发,她的身高,这些都是我所羡慕不来的。

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结识她,和她搞好关系什么的;相反,我认为和她一个班是我的不幸——学校里对她的传闻并不好。

传闻是这样说的:Mandy曾经在食堂里和另一个女孩打架,因为一个男生。她们在食堂里对对方泼饭菜,据说当时有很多人围观。

我当时觉得她很有勇气,一个女生居然可以如此光明正大地在这种公共场合和人家大打出手,而且是因为一个男生!我傻了吧唧地听周围的人描述细节,心里想着自己暗恋了一年多的男生,问自己:“有一天我会不会为了你和别人打架?”掂量了好久后得出的答案是:我不会!才不会为了一个男生让自己成为众人嘴里的泼妇。

没错,我喜欢一个男生,分班前我们在同一个班,现在他成了我想都不敢想的理科生。我喜欢他,非常喜欢他,但是我很勇敢,我不会因为喜欢他就开始让自己屈服,所以在没有好故事开始前就已经和他开过两次火。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很酷的人,我总是在规矩的范围内尽情地为所欲为,偶尔还会越出一两个脚趾。我喜欢做很多事情证明自己与别人不一样。我把自己的这种与众不同的个性作为骄傲的资本。

直到认识了Mandy,我才知道,这世界上有人比我还酷。其实我心里知道自己的酷只是表面上的,内心还是一个乖乖女,而曼迪,在我看来,她是已经叛逆到骨子里的那种,因为她已经不单单超过一两个脚趾,她已经超出了半个身子了。

 

但是事与愿违,在一次座位大调整后,这个坏女孩就坐在我旁边。Mandy经常靠在椅背上,时不时翻白眼,露出一脸的傲慢。

对于Mandy来说,上课只有四件事可以做、值得做:吃东西、玩手机、睡觉和化妆。她的书桌上堆着一摞高高的书,在和我的书形成的那个直角是老师视线的死角,她凭着独有的地理优势像下课一般打发掉上课的时间。Mandy喜欢化妆,而且你不得不承认她化妆的技术很好的。我每天都看着她在她大大的化妆包内掏出各种各样的东西往脸上抹,每一次抬头都成就了另一番风景。

事实上我很羡慕她,我没有那么多的化妆品,最多也只会给自己刷上长长的睫毛,我真希望有一天也可以像她一样为自己描上完美的眼线。还有,作为一个只是装得很酷的胆小鬼,我最多只敢在上课的时候玩玩手机,而Mandy,在某些老师的课上,她甚至敢就这么接电话。

现在的我们已经是同桌了,也许是因为共同讨厌那个班主任,也许是因为都喜欢开坐在前面的那个男生的玩笑,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第一句话,反正也就慢慢的熟起来了,然后,Mandy,其实就像麦莉·塞勒斯在那首歌唱的那样:外表再风光,“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将近中午的时候,太阳光总会射到我们教室门前的那条走廊上,冬日的阳光总是最美好的,所以每到下课的时候,大家便都挤在走廊上晒太阳,女生们会随便对着窗户照照镜子。那天,窗子上她的倒影问我:“喂,你要不要化妆?”

我望着她的眼睛笑嘻嘻地说:“我不会化。”

“我帮你啊。”她想都没想。

我更乐了:“哈哈,行,我当你的实验品。”

“在我手下怎么可能是实验品?艺术品好不好!没有啦,我只是手痒,好想帮人化妆。”

Mandy帮我化妆的时候,我告诉了她一件糗事。

“分班前,就是我还在一班的时候,有一次有个同学帮我画眼线,但是她手笔太大,于是就画得很浓,有点哥特。我顶着个大浓妆走进教室,引起一阵喧哗。有人问我:‘你干嘛要画得那么浓?’这时我看到我喜欢的那个男生刚好在旁边,于是我故意用他听得到的声音回答:‘他不是喜欢朋克吗?那我就朋给他看呗!’老天!我当时是怎么了?好丢脸!”

Mandy听了哈哈大笑,在旁边围观的MIKO笑着说:“没有啊,其实我一直很羡慕你,可以喜欢得那么有勇气,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如果我也可以这样就好了。”

自从我的梦中情人被Mandy知道后,她就经常拖着我到理科班教室门口故作不经意般地晃荡,时不时大声喊:“正(郑)——步走。”她太爱玩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很反感人家拿我们开玩笑,但和曼迪在一起,去让我更有勇气,或者,你可以把这称为“不要脸”,不知道什么时候默契地达成了约定,去理科班晃荡成了每天的必修课。

 

那天放学得早,和Mandy一起回宿舍,但宿管说不到时间不可以开门,于是坐在篮球场看男生们打球、聊天。

Mandy开始给我讲她的罗曼史。

她说她的第一个男朋友并不是她喜欢的,之所以在一起只是想玩玩,不久,她认识了一个很高很帅的男生,于是劈腿了,因为这个,这两个男生还打了一架(“哇——”我感叹道,其实每个女生都梦想着能有一个男生为自己打架,虽然知道这样不好)。但后来,那个又高又帅的男生也劈腿了。

“你知道那时我有多难受吗?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他就这样对我,而且那个时候初二,又把这种事看得很重,真的,每天就要死要活的。”

对着Mandy,我才知道,其实我不勇敢。

“你呢?你喜欢他什么?”Mandy把头甩向在球场上打球的他,突然闻道。

是啊,我喜欢他什么?他长得并不是特别帅,不是那种所谓的大众情人;他也并不是特别高,没有女球迷们群星拱月似地捧着他;他也并不很讨女生们的欢心,没有所谓的蓝颜知己。

我喜欢他什么?喜欢他与众不同的气质?喜欢他小得很有个性的眯眯眼?喜欢他剪得很短很干净的指甲?喜欢他帮我换的那根吉他弦?喜欢他的音乐天赋?还是喜欢他此刻在篮球场的身姿?

“不知道。”我低头说,顿了顿,“喜欢他唱歌吧。”

 

 

星期五的下午两节课Mandy几乎从来没听过,她总是利用这两节课画上最浓的妆,什么眼影、腮红、各色唇膏,连定妆粉都用上了。我问她为什么,她淡淡地说:“因为每个星期五我都要出去玩,玩到很晚才回家,一般出去玩我都会化浓妆。”

我很惊讶,她爸妈都不管她的吗?我的家教很严,想出去一趟要说明时间地点人物及原因,于是便很是羡慕地望着身边这个女孩涂涂抹抹。

Mandy说:“其实以前我爸妈管我超严,有时候还会跟在我后面,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就离家出走,跑到我朋友家住了一个多月。这次把他们吓到了,我爸那时候求着我回家。从那以后,我去哪里他们都不管了。”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轻声说:“这种事我绝对做不出,就算我跑了,他们不一定会求我回家。”

Mandy很肯定地说:“你跑了他们一定会的!但是你要跑得很坚决,而且你朋友家里也要配合。不过这种事情最好不要做!我当时是被冲昏头了。”

Mandy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她说她爸妈在她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离婚了。

“我妈后来有找过男朋友,有三个,前两个都被我赶走了,最后一个我直接就泼了他一脸水。我爸也找过女朋友,但是我怕我爸,所以不敢惹他,但是我爷爷一直不喜欢,说她们学历不高,最后一个符合我爷爷的条件了,可是她想要一个孩子,但是我爸说了,他只要我一个,然后就分了。”

我呆呆地看着她,在我看来,她爸爸妈妈对她太好了,换作是我,都不舍得叛逆了,她怎么可以……

沉默了一会儿,Mandy轻轻说:“其实我爸妈对我挺好的,他们都挺宠我的。”在Mandy长长的假睫毛下,我第一次在她的眼睛里看到那种柔情,我知道,这个叛逆的女孩,依然是那样的美好,那些荒唐的事,真正地只是代表着过去。

“我爸以前老是说我成绩差,不过现在好像看开了好多,他总是说:‘没事,以后我们父女一起出去拼出一片天。’超好笑。”Mandy哈哈地笑,笑得低下了头,长长的头发披下来,我看不见她挡在后面的脸。

 

Mandy那天没有前后铺张地对我说:“其实,我觉得我们挺像的。”

莫名的感动,好想抱抱她,但是我没有。我扔给她一颗橙子:“喏,给你吃。”

“耶!我爱你!”她大叫。

“这个我早知道了。”我嘟起嘴巴。

然后曼迪也嘟起嘴巴猛地靠近我,没有“啪”的一声,这是我吻过的,最柔软的嘴唇,很快地分开,两个人一起虚伪地大叫,拉长的吼叫:“啊——我的初吻啊——”

在场的人,无不侧目。

 

Mandy,Mandy。

 

  评论这张
 
阅读(52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