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随便说说  

2012-02-26 00:41:26|  分类: My lif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便说说 - ...☆Ashley - ☆.Apologize
 

开学第二周哈,严婕老师宣布了一个让很多人痛苦不堪的消息——以后每周都要写周记!当然,这个“很多人”不包括我,因为写周记是我的习惯,所以我往后的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哈哈!以前经常会有人问我为什么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着一本本子、一支笔和一支涂改液。我每次都轻描淡写地说:“写周记啊!”有人点点头,走了,或翻翻白眼,这部分人一定以为我是书呆子,但他们错了;有人好奇心大点,继续问:“可是这个星期还没有过完啊!”我会说:“哈哈,是啊,周记这种东西嘛,一周写一篇,一篇写一周啊!”这下他们会露出一副更加不可思议的表情。

如果你是我博客的忠实读者,你会发现,我每篇周记少则一两千字,多则五六千字,不断有人感慨:“你记性太好了,怎么能写得这么详细?”其实,我记性不好的,就是天天记啊,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烂笔头不如一份完美的Word文档应用程序!

但是,我看到同学们那么痛苦的表情,我又在想老师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周记不同于考试的作文,作文你可以假大空、胡扯,只为了一个高分,虽然我一直坚持自己的想法,所以应试作文分数一直不高,但我也无所谓,我就是属于“自暴自弃型”的;而周记,这种东西完全就是记个人感受的,可以称为文章。有些同学并不想让老师透明地知道自己,所以对于周记他们还是会写成“作文”,所以老师如果试图以这种方式来了解我们,我想应该没有多大效果。当然我不是这种人,我的周记该怎样写,我就怎样交上去。

韩寒在《杂的文》里有一篇《应该废除学生作文》的结尾部分写道:“写文章本来就是一个兴趣爱好,和种花钓鱼一样,强求不得,自然有喜欢的不喜欢的,让喜欢写文章的人去写真正的文章,让不喜欢写文章的去写情书,让写情书被拒绝的人去写日记,让喜欢写假大空作文的人去当领导,这样才皆大欢喜嘛。”但现在的问题是,很多人把日记周记一类的和作文混淆了。

老师如果以这种形式来了解学生的话,那得到的大多是虚假消息。我是个例外。人与人是有差别的嘛,有人觉得这是隐私,不好见人,既然老师要,那我就编呗;而我倒觉得什么都要诚实,既然要写,就写真实的,不然就交白卷吧!老师的不幸是,大部分学生抱有前者的想法。

 

好了,这个问题到此为止吧,反正老师是老大,改变不改变也不影响我。

我在这里要向老师道个歉,上星期的周记我没有交。因为谢响偷看了,然后他发现里面有些事实影响到他的形象,所以他退给我,没记我的名。希望老师不要怪他,我完全理解他的好面子,因为我也好。其实我记叙的东西都是我们这个年代在正常不过的了,只是给老师看来可能有点出格,这个我也同样理解。其实我挺喜欢严老师的,按六班的于瑶的话来说就是“性格很可爱”!所以如果老师可以脱下相对于我们来说比较“封建”的有色眼镜的话,我真的很愿意和你分享一切秘密,就像以前对待袁琼老师一样;但如果变成前任班主任,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将你同样地拒之千里。当然,我相信严老师不会的。我不想谈为什么讨厌前任,每个人都有权利喜欢某人或者讨厌某人,我也差不多至讨厌这么一个老师,所以不可以以偏概全地说我不尊重师长。而且一个人如果要别人去尊重他,那么首先要学会去赢得别人的尊重,不可以就愣那儿一味地要求别人去尊重他。我很尊重涛哥,我见到他就像见到自己的叔父一样感到亲切,尽管我是个物理白痴,但我仍然爱他!

谢响把上次的周记退给我的时候,我其实挺不服的,他嘻嘻哈哈地给了我好多理由:比如文章过于口语,此乃大俗。我不以为然地说:“文章这种东西要么大俗,要么大雅,我就是大俗的,半俗不雅最恶心了。而且韩寒也很口语。”谢响说:“韩寒有思想,你没有。”喂喂喂,我哪里没思想了?我思想层面很高的好不好?谢响还说我在里面提到了一个我喜欢的男生,老师看了会不高兴,他加了一句:“严老师最不喜欢学生写这种东西。”

我觉得这是不对的。。我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干嘛要否认呢?况且也不是我想不喜欢就可以做到不喜欢的。大人们不也经常说:“感情这种东西是不能控制”嘛?我也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只是单纯地喜欢他,仅此而已,就是再普通不过的小女生情怀而已。而且,就是因为有了这种情感,才让我有动力写完我的小说。我相信大多女生在青春期的时候都会有这种萌动的,我不过是普通的一员。水平哥说了:“早恋这种东西我不反对,只要不要做过分的事,这就是一种在正常不过的情感。”我本来就是一个感性的人,不要告诉我将来会后悔,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我。我相信我将会会怀念这时候的青涩;也不要说我幼稚,我的年龄决定了我现在就是幼稚的,没有这些幼稚,哪来我将来的成熟?再说了,这是我的周记,我爱怎么写就怎么,难道还要为了讨好某个读者而改变内容吗?我才是这篇文章的爹妈,读者你喜欢就看,不喜欢你可以扔到一边,拉倒吧,我无所谓啊!

谢响还说我里面有粗口,好吧,这个我没话讲了。但是我分明记得上学期谢响还跟我说过:“有些感情就是粗口才能表达出来的啊!”现在许多作品,无论是小说、杂文还是电影不都有粗口嘛?不说现在,就连令人尊敬的老舍先生也有粗口,只是时代不同,骂法不同而已,比如《骆驼祥子》里的“婊子养的”不就是吗?我没有想骂人,就是一个语气叹词。

最后谢响终于扯到他的形象问题,好吧,谢响是好朋友、好科代表,为了他的名誉,我就听他一次吧。

 

诗敏叫我把头发放下来,说视觉疲劳了(她可真容易疲劳),但是披散下来的头发遮住眼睛写东西很不方便,于是我扎一半。

走进教室,张驰说:“哇,你这样子好漂亮!”我说谢谢。张驰说:“你留长发吧。”我说我的确在留。

王俊铭走进教室,我拉住他,小声问:“你有没有觉得我今天晚上特别漂亮?”他一脸奸笑,说:“有,有,有,很漂亮!”然后突然对全班大叫:“喂,吴雨恬说她今天晚上很漂亮哦!”背景音乐到底是叫好声还是嘘声我已经分不清了,只知道满脸绯红地倒在张倩怡怀里,听到她的耳语:“你被人卖了。”丢脸到家了。

 

214日情人节。

诗敏的生日。莎莎带全班给她唱生日歌日,恍惚间回到一班,那时大家给我唱生日歌的时候。唉,有点小伤感,回不去的时光。我在想,我到底在怀念一班什么?其实大家都不错,有些甚至比一班好,但我就是怀念,也许只是因为那么几个人,其中比重最大的就是他。

诗敏说情人节可以给他发短信,我说不要!莎莎说你应该采取行动,我说不要!MOMO说你要做点大事了,我说不要!其实单纯地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很幸福,我怕说穿了就没有那种美好了。王俊铭说我是个好女孩,至少他是欣赏我的。我很感动。我最终什么也没做,我觉得没必要,但我必须承认,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的自尊不允许我低姿态。

他也同样什么都没做。感性上说,我挺难过的;理性上说,我很理解。本来就不是什么情人嘛。“你别以为我喜欢你,我只是好奇。但是,此刻的你应该在我的身边。”

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加上韩寒在《一座城池》里的这句话,也许只是喜欢。

驰儿说:“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吧。”我说好,然后开始讲,从最开始的一点心动到那个拥抱再到两次轰轰烈烈的争吵最后到和好。驰儿得出来的结论是:“他肯定也喜欢你,不过那个死闷骚肯定不会先说。”最后像身边所有人一样叫我应该采取行动。

其实想想也对,我从来没有为改善我们两个的关系抑或说为接近他做出过任何努力,但也唯独在这件事我一点也不后悔。我没有耐心,一旦付出,就希望回报出现在下一秒,不然就会很难受,这种心情会是我后面的计划全部乱了节奏;我也太爱面子,我高高在上,我不能一下子就适应以低姿态仰望他;我有太会自我保护,那两次争吵还在我心里挥之不去,我只在乎我在乎的人对我的看法,不幸的是,他恰好就是那个人,所以我害怕。

其实我们之间的故事也就那么几件,只要想听的,我都乐于去讲。他没什么特别的,也有好多人不能理解他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去喜欢。其实我也不知道。一艘船在平静的海面上航行久了,突然遇到一场风暴,风暴过后,再次平静,但船员们肯定忘不了那场风暴,哪怕以后不再发生。

他就是我的风暴,就像《廊桥遗梦》。

                                                                                              2012.02.16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