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朋友,圣诞老人,乖小孩  

2012-03-10 22:41:39|  分类: My lif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圣诞老人,乖小孩 - ...☆Ashley - ☆.Apologize
 

这个星期回学校前,差点就跟老妈吵起来了,因为朋友观的不同。我跟我妈就是这样,动不动就可以吵起来,性格太相像,观点又差太多。

我妈认为朋友一定要一生一世,要不就不算是真朋友,所以她看我今天跟这个好,明天跟那个好很不爽。

我不觉得,我认为,朋友就是要交着舒服。我觉得只要在好的时候是真心的就行了,这样回忆起来就是美好的,我不喜欢被某一种东西束缚着,我也不喜欢用任何形式来体现我的友谊,比如,一定要每天一起吃饭,我有一条曼托斯一定要分你一半什么的。我这么说并不是看不起长久的友谊,只是,我生命中有那么多人,谁才可以真的陪我走到最后?我不知道,我所希望的就是在生命的每一时段里我都不会是被孤立的那一个。

我只要一颗真心,真真正正地从心底里把我当朋友,这就够了。有话说的时候,可以一起拉拉扯扯,唧唧歪歪上好久;没话讲的时候,就给彼此一点距离。况且我也有长久的朋友啊,方苑霖,八年;钟楚宁和林杰,五年;小七姐,四年。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一般情况下都和男生们混得好些。王俊铭说他会陪着我。我开玩笑地问他:“你会陪我多久啊?”他说:“怎么说也要陪你过完整个高中吧。”我喜欢这种切实际的保证,但是我不信任所谓“一生一世一起走”的承诺。承诺太重,真的可以,就让时间来证明,否则散久了回忆起来,会自己嘲笑自己的。

我喜欢王俊铭叫我傻逼,然后用手揉我的头;我喜欢陈子滔用手环住我脖子;我喜欢阿Giang次次对我有求必应;我喜欢李文健捏着我的脸说:“哎,其实你挺漂亮的。”我喜欢张驰一次次鼓励我不要闷骚,虽然我没听过他;我喜欢每天和谢响旁若无人地扯家乡话。

这是我喜欢的,我知道的,最真的友谊。

 

我的猫小贱送到了。我就是这么一个行动派的人。本来想着可以把猫小贱放在椅子上当靠背的,这样就可以不用和王俊铭抢坐垫了。结果猫小贱太大了,只能当抱枕了,往床上一放,比我还大,我只能躺在他身上,不过真的好舒服!花花好傻逼,整天意淫我躺在他身上双腿之间的哔——(消声)。

因为有了猫小贱,我突然发现在学校睡觉有了在家睡觉的感觉,棒棒滴。

 

三月八日,妇女节,同时也是郑建邦的生日,唯一让我高兴的是,他赶了四个月,终于和我一样十七岁了。我没有准备礼物,故意的,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也没送过我什么东西,然后像《失恋33天》里的黄小山一样想要一种平等的关系吧。

但是前一天晚上却睡不着,我想,把买一送一的那只小的猫小贱送给他吧。花花的声音从对床传来:“你送他猫小贱的用意是什么?怕他闷骚寂寞吗?”于是我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黑暗里,自己一个人联系怎么微笑说,想在第二天打饭的时候当面跟他说生日快乐。

我真可以去当官了,心里一套,嘴上一套,行为又一套的。张驰一直叫我去给他一个拥抱或者一个吻,我除了还他以白眼外没有任何行动。在周围的人磨磨唧唧到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才发了条短信给他:“生日快乐!!十大加油!!要记得带自己的裤子:)”

我并不期待他的回复,然而他却回复了,短短的几个字,虽然我表面上表示得兴高采烈,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以前那么开心,那么兴奋了。以前他不会给我任何回复,就让我那么干等着,直到我开口向他索要。有时感觉我们的关系就像圣诞老人和乖小孩。乖小孩很实际地向他许一个愿,然后他不带任何感情地还一个愿,就像对待所有小孩一样,而且不是天天如愿,只有个别特殊的日子。

三月九号的早餐买不到鸡蛋,天天吃鸡蛋,空了一天好不习惯,周围的人个个都在吃鸡蛋,羡得我眼馋,张驰一边往嘴里塞鸡蛋,一边对我说:“谁叫你昨天不去抱他,不去亲他?No Hug No Kiss No Egg。”这是什么理论?!

呵呵。可怜的娃儿。

 

学校要举行十大歌手比赛,一开始限制每班只能一个人上,后来又不限人数。这一次,我一点参与的欲望都没有。但是好多人都跑过来问我准备唱什么。

余梦瞪大眼睛说:“你为什么不上?”我说:“选歌好麻烦,懒得上了。”她说:“之前只有一个名额的时候就以为你们班肯定是你上,结果现在不限人数了你居然不上!”菊花也是同样张大嘴巴说:“你干嘛不上,我都报名了,你居然不上!”好啦好啦,其实我是发扬精神把机会让给你们,满意了吧?

哈哈。

 

文学社开会时,一个老师告诉我,说我的小说入围了什么东西的前二十,只要再冲进多一关就可以拿到文联赞助的几万块了。我问:“那几万块拿来干嘛?”他轻描淡写地说:“文联出钱,你那就是了,随便你干什么,花掉了就行。”

怎么可能?!肯定我到时还没拿到就被不知道什么人拿了,自作主张地帮我安排好了怎么花费,就像现在我都不知道他们拿了我的小说去参加了什么评比还是什么赛事一样。我不相信那几万块钱可以就这么轻易掉下来,还恰好砸在我头上。

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入围了什么,但还是为能成为一百个参与者中的前二十感到很开心的!

吼吼。

 

PS:今天坐公车回家,塞着耳机听五月天的歌,憋着一肚子尿,正好听到《金多虾》里的口哨声,听得我慎得慌。。。。。。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