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情非得已,不自禁  

2012-03-24 10:30:12|  分类: My lif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非得已,不自禁 - ...☆Ashley - ☆.Apologize
 

这个星期刚回到学校,阿Giang就把汇款单给了我,弄得我万分感谢。阿Giang看上去憨憨的,完全看不出他有这么热心。事情是这样的。

因为现在住校,买东西什么的只能靠网购,我妈为了限制我乱花钱,不肯给我开网银。本来想自己偷偷弄,但是现在搬家到盐田那个鸟不拉屎满眼非主流,连的士都没有只有公车的穷乡僻壤,我实在不敢一个人单独出行。所幸那个小区在半山腰,环境优雅,大有高人一等、出淤泥而不染的姿态。当然,这也给我的出行带来更多不便。不单邮局难找,Seven Eleven等有支付宝可充值的便利店一律没有。

我校车的下车点在国贸,那片自然繁华,可惜我只看到了“百里臣”这么一个没有“支付宝充值”服务的但也算闻名的便利店。上星期我问阿Giang:“国贸附近有Seven Eleven吗?”阿Giang说:“有啊有啊,就在Burger King那条路上。”我生性不喜欢麻烦别人,而且之前就经常麻烦阿Giang,觉得不是很好,所以这次一个人踏上寻找Seven Eleven之路。在Burger King附近兜了好几圈,最终不得不向现实妥协,折回去找阿Giang。阿Giang叹了口气说:“唉,我带你去吧。”

这时,马路上的车突然多了起来,我挽着阿Giang的手臂,满怀期望可以碰上郑建邦,虽然我和阿Giang走在一起更像一个小女孩拉着爸爸的手过马路而不是一对情侣。阿Giang最终把我拉到我经过了多次的便利店门口,在我茫然的眼神注视下,阿Giang抬头一看,大惊曰:“咦,怎么是‘百里臣’?我一直以为是Seven Eleven!”然后我只好再次挽起阿Giang的手臂折回乘车点,路上,阿Giang满足了还未提出请求的我,说道:“下星期我帮你充支付宝吧。”

虽然有人说,阿Giang对男生远没有对女生好,因为他有个致命的缺点——好女色!

但我不这么想。阿Giang就那么憨憨的,傻傻的,我知道他是真诚的。

Giang刚帮我充了两百元,我就花了一百一十八。陈子滔在旁边查着我的“已买到的宝贝”一边“富婆富婆”地乱叫。我真的不是富婆啊喂,我仅有这么一点小钱,只是花得比较大手大脚罢了。张倩怡严厉地指出我的错误:“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好吧,这是我的错!

 

张驰做了沙拉,一大碗,我毫不客气一勺一勺地铲着吃,吃得不止一次被经过身边的人问道:“你没吃晚餐吗?”

驰儿说:“这次没做好,下次还得我自己挑食材,下下个星期做布丁吧。”

我说:“不会啊,不会啊,挺好吃的!继续加油做吧,practice makes perfect!这样我就周周有东西吃了!”

驰儿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个厨师,开一家自己的小咖啡店。我知道,是很小资的那种。于是,我说:“那以后我天天去,顺便抱上笔记本去那里陶冶一下,感受情调写点东西。我要白吃白喝的那种。”

驰儿和倩怡上星期一直在向我介绍他们西安的小吃,说得我心甚向往。当场拍桌子说:“高考后就西安、四川、重庆三连飞,吃东西去!”我特别喜欢小吃街一到晚上的那种热闹气氛,花一点小钱就可以从头吃到尾不间断。炭火的香味、嗞嗞作响的烤肉,时不时溅出的火花,吃得满嘴流油,辣得眼泪直喷、舌头直吐、一把鼻涕的爽嗨了!

倩怡比我有情调,她要去西藏。我说,海波那么高,空气那么稀薄,小心被晒死,而且还有藏獒,吃人的!哈!她说我够嘴巴吐不出象牙!

这是我们的梦之旅,然而想要生活的,竟不约而同都选择上海,也不约而同地发现对方和自己一样从未对北京有过兴趣。

驰儿问:“你们没有想过留在深圳吗?”

想过,当然想过,只是一直放在最后考虑,我爱深圳,爱得深沉,这是我最喜欢的城市。然而那句“生活在别处”却一直勾着我的灵魂,挑逗我的神经。我想一路向北,却不想超过秦岭——淮河一线。

 

319 日,小七姐姐生日。姐姐说等她明年工作赚钱了,就来深圳找我玩。

我说好,好,等我高考完了,咱们西安—四川—重庆三连飞走起!

姐姐说,以后每年见一次,吃遍全国小吃~

 

星期二是十大歌手的复赛,上星期开会我没认真听,以为又是试唱的,所以没在意。洗完澡,Mandy过来找我,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看。本来没有这个打算,经她这么一问也就答应了。溜进去才发现这次还要淘汰几个人,挑了个靠前点的位置,方便录像。

刚溜进去就看见郑建邦在候场,头东张西望地晃,Mandy问我:“他在干嘛啊?找什么?”我嘻嘻哈哈地接嘴道:“找我啊,找看看我有没有到。”Mandy拿手往我身上一拍:“好,有信心!不错!”郑建邦刚好转过头来,我连忙举手遮住脸,聚精会神地盯着Mandy

我和Mandy来的时候,高一已经到了最后一个了,所以等的时间不长,只等了七个人就轮到了郑建邦。大概是因为到了后面,前面表演者的粉丝团们都撤得差不多了所以他显得比初赛时要放松很多。伴奏起,他开唱,曹格的《背叛》。Mandy小声说:“刚开头Key就这么高,后面唱得上去吗?”我“嘘”叫Mandy闭嘴,免得影响到我录下的音质,脑子里有三个单词回答她:Let Him Be

郑建邦这次发挥得出奇的好,是我听过他唱得最棒的一次,最后的高音更是引起了一阵阵惊叫和掌声。其实我挺反感他们这样的,影响我的录音效果。这次我不像以前一样一直盯着相机屏幕看了,侧过头,看最真实的他。不用你们来跟我说他怎样怎样的表现,我确信他的小眼睛往我这里瞟了好几次。

比赛结束后,陈子滔说:“唱得嗨好听!你以后不能再背叛他了!”我瞪大眼睛:“我什么时候背叛过他?”陈子滔摇摇头:“唉,听他唱完,以后都不敢背叛人了!”

Mandy说:“妈嗨!听得我都想跟你抢他了!”我大叫:“不行!不行!你不可以!”谢响说:“邦哥不会要Mandy的,你放心。Mandy姐太高了!”我去你丫的!

晚自习的时候得知郑建邦进决赛了(这是当然的,否则评委耳朵都有问题!)但老师希望他弄个伴舞。郑建邦有点小无语:“《背叛》这首歌配伴舞很怪。”

我传了张纸条给海韵:“海韵儿,是不是会跳舞?”

……

回宿舍,在花花的要求下把郑建邦的视频播放了两遍,花花给了极高的评价:“这是我听过的学生中唱歌最好的!”然后在花花的怂恿下,给郑建邦提了条建议:“我们班的陈海韵会跳舞的,但她说她要考虑一下,因为她不是很想在大家面前跳舞。其实为必要伴舞,可以让两个人在后面表演类似哑剧之类的,动作优美一点的。这样简单些,而且剧可以按照歌词情节来排,但跳舞就不一定了,而且会跳舞的人好少,很难排。”

郑建邦说:“我还是跟她说不要伴舞算了。”

我哼哼:“王丽娜(音乐科组长)不会轻易放过的。”

凌晨三点竟然自然醒,翻了好几圈决定上微博看看。居然看到郑建邦刚发了条微博说他亲爱的哥哥郑建梁要他的视频。我说:“我到时发到你邮箱,上次初赛的我已经发过去了。”

我还没来得及惊讶嗜睡如命的郑建邦怎么会在凌晨三点多发微博,他的评论就回复了:“OKOK

我更吃惊了,郑建邦这种寡言到只会说“嗯”“好”的人,居然重复了两遍“OKOK”为了矜持,我没有回复,睡觉去。

早上七点多,郑建邦的评论又来了:“昨天三点多的微博我哥发的,别理他。”

我愣了一下,难怪,于是很大度地说:“好的,没事儿,反正也只说了把视频发你邮箱而已。看那些微博的语气就觉得有点怪。”

但还是有种被骗的感觉,虽然我知道不怪他。

庾澄庆有一首歌,收录在很久以前的《流星花园》里,叫《情非得已》。

没事儿,我只是情非得已,不自禁。

 

黄茂伟和黄远换了座位,做到我前面,他刚把东西搬过来,屁股刚垫到椅子上,还没捂热,就哗地一声转过头来,幅度之大,带动我的桌子震了一下,吓了我一大跳。他坐过来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坐你前面会不会挡到你?”

他是好意,但是我有点敏感,开口道:“喂,什么意思啊你?刚坐过来就嘲笑我矮啊?”

他哈哈地笑,说:“挡到了要告诉我哦,我会低下来的!”

可爱的西瓜头。花花在宿舍里说黄茂伟上辈子一定是个女的,因为他特别喜欢女生的一些小玩意,甚至很喜欢逛街。于是乎,我前面其实坐了俩女生。不好意思啊驰儿,你躺着也中枪了~ Not My Fault

茂伟盯着我写周记说:“写什么啊?情书啊?”你说现在小孩的思想怎么都那么复杂?得知我是在写周记后,他说:“哦,我知道你写哪件事了!”我说:“你想的那件事我会写,但还会写其他的。”他笑得很奸:“肯定那件事占最大一部分!”

虽然我嘴上说:“才怪咧!”但不得不在心里承认他猜对了。

 

老于叫我和倩怡、罗鑫还有李栩莹报名参加今年的深圳十佳文学少年评选,说到时候要有现场作文啦等等一系列对我们文学水平的考查和鉴定。管他呢,报就报吧,现场作文比赛什么的我还从来没参加过。全深圳那么多写作能手选十个,我入选的几率不大,不过不用叫报名费那就试试吧。老于说,中了,会有一千元的礼品。

罗鑫问:“会有一千元现金吗?”应了王俊铭的话,此人缺金缺得厉害,难怪名曰“三金”。

我说:“哼哼,一千元深圳书城购书卡。”

其实一千元购书卡也不错,现在的书都贵得厉害,或者,实在花不完了,可以到弘文里去买一直十几二十元的进口笔让自己奢侈一番,想到我现在手里还握着两元一支的“晨光优品”,不禁“泪满襟”。我周围的孩子们用的可都是“三菱”、“百乐”、“无印良品”啊!咳咳,严禁攀比。说实在的,学校一直教育我们要简朴,要求一律穿校服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个,但事实上,只要我们想,文具上可以攀比的,有本事就拿国企压倒外企,垄断市场吧!这样人人都用晨光了,看看那只米菲兔会笑得多灿烂。倩怡看我一天写这么多字,大发感慨:“你怎么会有那么多东西写啊?我想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末了,补充一句:“其实我只是想快点把这支笔用完。”这句话让我很想打她!我说:“那以后我写东西就用你的笔吧。”

 

最近和倩怡在研究一个东西。

村上春树在《1Q84》里说,女人一生大概会有400颗卵子,用完就没了。觉得自己每个月浪费这么一颗怪可惜的。用计算机算了一下,400颗卵子在33.33333无限循环)年后会全部拍完。我好像是十三岁来的初潮,也就是说我大概46岁会绝经。我去!太可怕了!

云凤说她妈妈20岁就生下她哥哥。这就意味着19岁就得怀上,18岁就要结婚。而云凤妈妈身份证上的年龄比实际年龄小了一岁,也就意味着,从法律的眼光上看,她妈妈17岁就跟了她爸爸!这就是我现在的年龄啊!自愧不如上一代!

然后又和倩怡算了一下,大概24岁大学毕业,然后找工作,等工作稳定,还要谈几次恋爱,其中要给几次失恋做好时间准备,然后蓄钱买房再奋斗个几年,最后终于全部稳定下来结婚,生孩子。等我孩子十几岁的时候,我他妈都五十几了!要是命运再背点,等我稳定下来,我他妈绝经了!爽极了!奶粉钱都省下了!无脸见父老乡亲啊!

不如这样吧,高考后组团把肚子搞大,把孩子扔给父母代养一下,趁着还年轻,你还能生育!

 

这个星期看了韩寒的《零下一度》,毕竟是文集,所以里面的文章还是有喜欢的,有感觉一般的。

我觉得还是应该按一个作家的书的出版顺序从开始读起,要不先先读后出版的再读先出版的会有点小失望,毕竟韩寒也在成长。当然啦,尽管觉得《零下一度》没有其他书好看,但还是有让我“触电”的感觉。

我最喜欢的是第一篇《第三个人》。

韩寒说:“我厌恶那做人的所谓真谛——‘圆滑一生,虚伪是真,四面讨好,八方奉承。’”

这也是我所厌恶的。我知道我只是这个世界的小人物,但这是我的人生,我有我的信仰和自由,我活着也不是为了取悦任何人。我有的是诚实,虽然我嘴巴脏,但至少我的内心是干净的,我不会说好听的话,但我有一颗绝对的真心。我知道,这个世界不一定人人都会你真心换真心。美美说:“其实那些常常被男生们赞美道:‘啊,她真的是很单纯!’的女生才是真正的贱人之王!”世人啊,你不懂我,我不怪你!中国的造价业太多,人心也假了,那么请让我真实,Just Keep Me Myself!不要让规矩把我莫得像块方糖。方糖至少还能让一杯水变甜,而你能为这个社会做什么?方糖至少还有棱有角,而你却连自己都不像自己。

韩寒说:“我性格里的叛逆因子太多,所以我的文章从来都具有攻击性。松江二中的几位资深的语文老师都被我笔伐过。我喜欢在各种书籍里找错误,甚至教材也被我找出不少。同学们常看我的周记,说:‘韩寒,骂得好!骂出了我们的心声!’我觉得这句话很可笑,既然如此,你们怎么不敢指出?”

这个我深有体会,不过我一般笔伐的都是数学老师和英语老师。

我看现在社会敢于大声说话的人太少了,怀恨在心,却缄口不言。每次看我周记之后,同学们的纷纷心声一开始的确让我开心,但后来难免有点孤军奋战,独角戏给他们看笑话的感觉,到最后甚至有点看不起他们。

我不是愤青,我只是嘴巴大,管不住。

韩寒说:“我是那第三个人。虽然可能讨人厌,但我始终坚守我的风格。我不够谦虚,老师常说我不尊重人,笔无遮拦,品德等级顶多‘良’。我不在乎这个,一个人的品德根本不是优、良、中、差能概括的,常有人劝我:‘你太直话直说了,不会做人啊!’——看,人多力量大,连‘做人’的概念都能扭曲。我只是找我的路走下去,偶尔也会被迫补理科,力求及格!”

我不知道以后的我还能不能和现在这样,会不会最后也被同化掉。我对倩怡说:“其实我有一个小小的梦想。”

“是什么?”

“从现在开始,网易博客里的日志一篇也不删,相片也不删!我要留着给我的孩子看,让他知道他老妈那是有多么反叛,多么痴情,多么格格不入,然后如果他愿意的话在向他解释我当时的心情。我要给他一个好好嘲笑他老妈的机会!我要他知道,有个不完美的,甚至是愚蠢的老妈是多么幸福!同样,我也可以时刻提醒自己去回忆,不要忘记自己曾经年轻过。”

 

以上这些都是我情非得已,不自禁。

 

五月天的新单《仓颉》,又是一首催人泪下的歌。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