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无题  

2012-04-13 18:50:48|  分类: My lif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题 - ...☆Ashley - ☆.Can you feel love?
 

清明放假回家,老爸帮我换了部HTC。全新的手机从香港买来,应用全是Facebooktwitter啦等等国外的网站,国内的一个都没有。我拿着手机研究了半天,只弄懂了怎么存联系人,怎么设置时间,怎么拍照。

42日和楚宁出来玩,顺便把新手机拿出来,两个捞逼坐在Burger King里,蹭着Wifi研究手机。这次差不多把各种应用程序摸透了,但是微博、QQ啦等等客户端却怎么也下不下来,总是下载到一半就失败,郁闷死了。楚宁说:“回家先下个360,在用360下。”我说好,但还在思考360要怎么下。我是个手机盲,人家帮我下好东西,我会用,但叫我自己去弄,我就真的一窍不通了。

回家以后,现在沙发里倒腾了半天,我才要是我妈看到了,一定会气得没收掉,结果还是不成。苦逼地去找谢响,谢响也说不清楚,要我去找李文健。无奈没有李文健的任何联系方式,只好作罢,想回学校再说吧,先把音乐存进去,这点本事我还是有的。于是把手机插进电脑里。

家里的电脑是装了360的,他居然就把我的手机识别出来了,自己弹出个手机精灵,超清楚的图标教我一步一步操作,然后我就跟着一个一个点,再然后我居然自己一个人全部装载好了!好棒!(PS:花花说我这段可以给360做广告了!)开心之余,不忘嘲笑楚宁:“大捞逼,我不捞了,我装载好了!哈哈哈。”

 

这手机是我爸挑的,买的过程我没有参与,到手后的第一个感觉是:屏幕真大!以至于回到学校看周围人的手机都忍不住发出疑问:“咦?你们的手机怎么都变小了?”花花说:“哈哈哈,你换了手机是不是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呃,还行吧。

王俊铭拿我手机一看,骂了句:“操!居然拿郑建邦做桌面!”

我说:“帅不帅啊?这是他去年生日我拍的!”

王俊铭说:“我看看。”然后掏出了自己的iPhone

我立刻就知道不妙了,连拉带扯,哼哼唧唧,上窜下跳地在他得逞之前把他高举过头的HTC抢了回来。

王俊铭说:“干嘛?我就想拍下来发微博,然后艾特郑建邦,让他看看!反正现在他关注我,我关注他了!怎么样?没有照片我照样可以发微博艾特他!”

我说:“你发啊!告诉他啊!”

王俊铭一下子软下来了:“不发了!十七岁的我再也不理你那破事儿了!十七岁的我发的第一个毒誓就是不参与你和郑建邦的事!”

我快笑抽了!屁大点事儿还发毒誓!自从三月三十日后,天天把自己十七岁了挂嘴边,却还是个大傻冒!幼稚啊,痘痘龙。

莎莎、邱洁、诗敏、阿Giang和茂炜闻声而至,于是我的手机成了展览物。

邱洁和诗敏扫了它一眼就说:“屏幕这么大,又耗电量又耗流量的!”我倒不介意,总比以前不耗电量不耗流量的小破机要好,这是我虚荣心满足时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莎莎看了一眼桌面就拿手指戳我的肚子“恶心恶心”地叫着。阿Giang好人点,称赞我的桌面道:“哎,不错啊。”莎莎上下前后翻动我的手机后,说:“这部机出的比我的还早。”我完全没这概念,我不知道她的手机什么时候出的,是什么型号的,我甚至连我自己的都不知道。

茂炜倒是很喜欢这手机,玩得爱不释手,还很好人地帮我把下载的东西设置好,嘴里不断叨叨:“这系统好啊!比我的好多了。”我以为所有东西都是前进的,于是问茂炜:“莎莎不是说这比她的手机出的早嘛?”茂炜说:“这个我不知道,但出得早的也要性价比好的是不是?你这个就很好啊,系统全是原装的,比我那个自己装的好多了。早知道到香港买了。”

哎呀,老爸眼光不错呀,虚荣心被茂炜的这几句话撑得满满的。

 

星期六晚自习,作业不多,早早写完就塞着耳机听音乐、玩手机,大概玩了很久吧,反正列表里的歌都播完了,我也懒得换歌,耳机还塞在耳朵里,继续给小七姐发评论。突然感到左肩一阵猛烈的撞击,我一脸茫然地抬头望向我的同桌。她一副很着急的样子,眼睛瞪得很大。

无奈,我总是看不懂唇语,在我“啊?”了好几遍后,她才小声地发出了“主任”两个音。我缓缓地把头扭向右边,看到张小红在窗前看着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向不淡定的我很淡定地低头,把手机屏幕锁了,再抬头,告诉主任:“我肚子疼。”然后顺着刚才玩手机的姿势趴在桌子上。

等我偷偷抬头的时候,她还在,问我:“在听音乐吗?”我说:“没有,那里面没声音的。”我想她要还在这儿我就把耳机拔下来给她听听,反正我歌也放完了。这次很侥幸,她走了。我霎那间分外感谢我翘起的右腿,它刚好挡住了我的手机没被张小红发现,否则没收、处分也少不了我了。

张小红就是那个抓谢响、张驰、陈子滔处分的老女人,记得所有“坏”小孩,从来不懂得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高一国旗下讲话逼问我面罩的事还在我脑海里挥散不去。可怕可怕。

 

我在手机里装了“有道词典”,但还没用,因为目前还没发现不会的单词。王俊铭倒是一直有用这个应用。我问他:“有道词典好不好用。”

他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不好用。”

我问:“可以汉译英吗?还是只能英译汉?”

他说:“不可以汉译英。”

我失望:“啊?我才刚装上。”

王俊铭说:“傻逼你装它干嘛?我都想卸了它!”

我没说话,心想:回家我也卸了它。

驰儿转过头来,说:“他说的你都信啊?”我才意识到,妈的,又被骗了!于是对王俊铭很用力地翻了个白眼。

王俊铭说:“干嘛?不信啊?喂,我骗你干嘛?”

我说:“你骗我还用理由吗?你不就喜欢骗我吗?你不是看到我就想骗吗?”

王俊铭笑得像个傻子,说:“行,这次给你看出来了。”

贱人!

说实话,虽说我不是一个吃一堑必会长一智的人,更多时候我要吃很多堑才会长一智。我不聪明,我甚至不知道王俊铭究竟还骗了我多少东西。我只希望他知道什么叫适度,等到我真正长智的时候,是不是堑我都不会吃了。你碰上我这种愚人不断得逞,碰上聪明人,大家就不会那么容易被糊弄了。《狼来了》的故事我们从小就听,小事骗多了,大事说实话了大家还要怀疑一下。

王俊铭,我记得我告诉过你这个道理,但你好像没听进去。现在我写在这里,我知道你会来看我的日志。除去争吵,我希望你可以静静地想一下。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把你当朋友才和你说这些。

好像是在韩寒的那篇文章里看到过这句话:“说实话的好处是,你偶尔说谎别人也会相信;说谎话的坏处是,你偶尔说实话都没人信了。”如果你让自己变成后者,说真的,那你比我还不明智。

 

那天是数学课下课吧,扭头看见谢响拿着红笔,笔尖对着自己的脖子,说:“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自杀!”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顿一顿的,脑袋还晃了两晃。也许是数学课太煎熬了,一下课看到谢响这副样子我就笑死了。

谢响茫然地等我笑完,叹了口气说:“唉,你这种女孩就是容易被骗。”

“为什么?”

“一点小事就被人逗笑。”

什么逻辑?!

吴冠烽打球把脚扭了,脚踝处肿得像个大桃子。他只在家里休息了半天就回来上课了。

当他拄着拐杖奋力“走”进来的时候,男生们大呼:“喂,今天打班赛哦!”

吴冠烽骂了句:“操!”大家哄堂大笑。

我问谢响:“今儿真的打班塞?”

谢响说:“肯定不啦,逗他而已嘛。怎么人家说什么你都信啊?”

吴明杰说:“太单纯了。”

谢响说:“她不是单纯,她是蠢。”

“喂,我哪里蠢啦?!”

谢响说:“一般写东西的人都比较蠢!”

 

英语课上,谢响问我:“Do me a favorfavor怎么拼啊?”

我说:“你要英式的还是美式的?”

谢响说:“常用的。”

……”我瞬间接不上话。

谢响说:“英式的吧。”

F-A-V-O-U-R。”

“那美式的呢?”

“去掉那个‘U’。”

马婷在讲台上看我们不爽,点名道:“在说什么呢?”

我比她更窜:“谢响问我个单词,我告诉他,怎么了?”

马婷大概是想找人来抓抓反例,结果发现这个理由正当,于是给自己找台阶下,说:“上课别说,下课讨论。”

我本来想顶她两句说:“一个单词不会,下课讨论?有病吧啦?”,但后来想算了,上课的时候还是给她一点面子。撅着嘴用家乡话跟谢响说:“她以后肯定又会笑脸跟我说话,我不打算理她了,我想和她吵多一架。”

谢响问:“为什么?就是因为她上课点我们名啊?唉,人家是老师嘛,我们上课说话本来就不对,难道她不应该制止吗?”

谢响说得对,我承认,但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转了眼珠子,说:“别的老师说我没事儿,但是我就是不喜欢英语老师点我名,听了不舒服。”

“就是因为你觉得自己英语很厉害吗?你英语还没妙哥厉害呢!”

“她有在外面学,我没有啊。我只比她低一两分啊!”

“那又怎样?人家还是比你厉害。唉,老师嘛,还是要尊重的。你就像个小孩子一样,长不大,快十七啦,要长大啦!”

“嗯,快十八了。”我纠正道。我觉得做谢响的妹妹一定很幸福,这个哥哥真好,总是很耐心地跟你讲好多好多道理。这些道理父母也讲过,但他们只会让你更不舒服。而谢响这里听来的只会让你小惭愧,虽然嘴上不服,心里还是会乖乖地接受。响哥将来一定会是个好爸爸!

“对啊,快十八了,要长大了!”谢响笑着说。

我承认我幼稚,我不成熟,我孩子气。是谁说女生会比男生早熟?九四年的我一点也比不上九五年的谢响。有种感觉,自己会从谢响这里学到好多好多:他不让我在上课的时候吃东西,但会在下课的时候主动为肚子饿的我递上面包;教我所谓的“主人之仪”;从各种方面教我还是要尊重老师等等。

大概是为了改变一下气氛,谢响说:“昨天晚上我和李文健回宿舍,在走廊里,不知道郑建邦从哪里突然冲出来,把李文健压在床上。哇,那场面……郑建邦在上,李文健在下,嗨激烈!本来打算拍下来给你看的,但是我那手机反应有点慢。”

我想象那场面,笑得应该很傻逼:“我把手机给你吧,去帮我拍几张郑建邦。”

谢响说:“不要,我不做这种缺德事。偷拍人家不长命的。你看那些狗仔队,没个活得长的。”

我翻白眼。

谢响说:“你去找李文健,去抱抱他。他昨晚和郑建邦嗨激烈,我叫他不要洗澡,留给你……

变态!

 

数学课上,写周记。写得很入迷,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蔡俊杰已经走到了我旁边。

他看着我白纸上“密密麻麻,麻麻密密”的黑字,问:“你每节课都在搞文学创作是吧?”

我不耐烦地说:“不是。”潜台词是:“只在你的课上。”

蔡俊杰很讽刺地说:“很喜欢搞文学创作,不如去办个文学院专门搞这些好不好?向学校提出个申请吧,开个班给你天天上文学研究。啊,我这么说你不要有偏激哦。好不好?现在不听讲,到时候做题又不会!别自以为很了不起。”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很厉害,相反,我无时不刻不在承认自己的数学很糟。我有些自负,但我有自知之明。

接着蔡俊杰走上讲台,对着全班发表言论,说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下,我们毫无反抗之力,只好认命云云。听得我想翻墙去厕所呕吐。

我是个叛逆者,蔡俊杰是个卫道士,这是我们互相看不顺眼对方的原因。卫道士的很多观点在这个时候都是所谓的真理,而叛逆者只有讨人嫌的地方,因为我与这个环境格格不入。我知道我是中国应试教育制度下的受害者之一,但我一点也不想束手就擒、坐以待毙。我也知道我没有多少的能力,足以让这个体制有所改变,我只是很憎恨:为什么那些有能力去改变的专家们、教育局的官儿们都口口声声地说发现了这个体制的诟病却迟迟不去改变?!

卫道士把我视为眼中钉,但事实上我根本没有什么能力去与你们作斗争,只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还在坚持这点小小的造反。

政治作业发下来了,老师在旁边留言:“在文学上你可以成功,政治上也可以成功。因为他们都需要一种共同的东西——执着!而你的心中有了执着!”

这句话瞬间把我感动得淅沥哗啦的。不管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个蔡俊杰打击我、嘲笑我,叉着腰等待着看我摔得头破血流,我知道还有很多人或事值得我去坚持、去执着。我从没想过要成为这个新时代的全才,人才对我来说足矣。在我浅浅的阅历里,我目前只知道:当你爱一样东西,坚持一样东西到了一个极致,那么历史就有可能记住你!我还知道:成全一样东西,必要放下另一样东西。数学,我累了,真要放下了。

我不需要卫道士们理解我的坚持与放下,我只知道我的前面有个叫韩寒的傲然少年,他是我的精神寄托。

韩寒的微博更新:《写给每一个自己》,里面说到这是个多变的年纪。

多变,多变,你说有一天我会不会也变成个卫道士?

只希望那时的自己记得十七八岁的花季里,我叛逆过。

至少目前回忆起自己做过的每一件事,走过的每一条路,真正后悔的,记录为零。

 

学校在教师宿舍那边开了一家小型书店,星期二体育课自由活动的时候和驰儿、莎莎、海韵去看了一下。

这里买各种小学的我才喜欢的非主流笔,和各种华而不实的本子,四块钱一包的冒牌可伶可俐吸油纸,十块钱一个的假的星巴克杯子,甚至还有各种女生扎头发的发饰等等。

皱着鼻子,带着一点奚落的神情要走出这家小店的时候,看到门口一块铁板上吸附了许多磁铁公仔——假的NICI公仔。其实我一直不是很喜欢这种小公仔——我喜欢大的。但是在众多重复的公仔中,偏偏有一只单一的小臭鼬Caught My Eyes!它的做工真的不精细,有些白线都露出来了,但是真的好萌!于是我花了9.5买了一只如果是正版要八十多的NICI假公仔。

我刚把它买下来,它就遭到了驰儿和莎莎的欺凌。我还第一次给公仔起名字:“邦小鼠”,和我手机里联系人的“邦小贱”相呼应,多好!

下课后,和驰儿一起回教室,拿着邦小鼠在他眼前晃啊晃,突然看到郑建邦下来上体育课。驰儿说:“哦,被他看到我们这么亲密,怎么办?到时他伤心欲绝去找海博,两人法式湿吻长达三十分钟,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了,舌头都肿了!然后过来找你说:‘你不要再爱我了,我已经和海博在一起了!’哦,多么可悲的结局!”

我不知道我还能对这个腐男说什么,郑建邦如果知道我们班的男生总拿他意淫又会崩溃到一种什么程度。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