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小委屈 Part 1  

2012-04-02 16:45:59|  分类: My lif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委屈 Part 1 - ...☆Ashley - ☆.Apologize

 

社会实践有两条路可以走,其实我挺想去井冈山的,但为了可以多放一天假,于是毅然选择了留在深圳本地,去龙岗“修车”。听取井冈山的同学说他们那边很好玩,去当地的一所希望小学里,和学生一一配对,主导农民家里。一进家,便大叫:“这哪里是‘希望小学’啊,明明就是‘富二代’好不好?!家里好大,电视、冰箱等等应有尽有,有些还两套房!唯一不好的是没有厕所。上个厕所,要跑去茅房,大便都看得到,臭气熏天,大家都使劲憋着,忍无可忍了才冲进去哗啦啦地解决一下。”

本来打算双休好好放松一下的,又被谢晨郊区开什么研讨会,于是和倩怡风风火火地奔赴中心书城,午饭都来不及吃,在Seven-Eleven随便吃了一点。

到了中心书城,场地上铺着红毯,放着一张圆桌,三张椅子,看来是有类似访谈之类的对话。稀稀拉拉的,没几个人。和倩怡走进去,被工作人员训了一通:“在外面看不行吗?进来干什么?想成为焦点是吧?”我去!不请我还不来呢!谁稀罕啊?明年你办的就是“吴雨恬《起点》新书发布会”了,你在这里拽个屁啊!然而,我和倩怡没和他说什么,退出场就退出呗,走了,刚好看到二外文学社的两个老师也到了,跑过去小小抱怨了一下。

谢晨跑过来。我和倩怡注意到他用了什么东西抹在头上,使得他的头发变得很强硬,整整齐齐地贴向一边,很好笑,两个老师也注意到了,偷拍了他几张。谢晨对我和倩怡说:“这里是宣传,等等到里面会议室开研讨会。别看这里场面大,里面小,这里是表面的,捧人气的;里面才是静下来深入研究的。请的都是专家!”我和倩怡“是,是,是”地应着,一头雾水。

两点整,发布会正式开始,观众席上瞬间坐满了人!《不读论语枉少年》的作者谢然和她妈妈,还有主持人进场,坐在那三张椅子上。

谢然头发很长,披着。倩怡赞叹道:“哇,好温婉的女孩子!”我说:“谁知道呢,我一开始见你也以为你很温婉,很纯,结果你就一疯子!李文健说他一开始见我以为我很内向,都不敢跟我开玩笑,谁知我居然是个没有下限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呐。”

整个发布会过程中,谢然一共开口三次,其余都是她妈妈代说。主持人说:“好,下面进入互动环节,现场观众有什么问题问谢然吗?”举手的人不少,抽了一个问,问毕,谢然的话筒还未举到嘴边,她妈妈已经滔滔不绝了。我和倩怡都傻了,弱弱地问一句:“这到底谁是作者,谁的发布会啊?”

周蒈老师说:“没有,因为这本书本来就是她妈妈有在一边指导,她妈妈也是语文老师嘛,而且怕谢然只是个高中生,不那么会说话。到时候你们的书出了,就不要带你们的妈妈过来参加了。哈哈。”

我说:“对,不让妈妈来!我要自己说。”

倩怡说:“你到时候请郑建邦过来说。反正没有他你也写不出来!只有我的才能自己说。”

我说:“哼哼,郑建邦来,他东湖的兄弟也会来,然后到是拿水果砸我头上!请郑建邦来就是给我砸场的!”

这是,一个小女孩站起来问:“我比较喜欢看有个性的文章,我想问一下怎么才能写出有个性的文章。”谢然妈妈反问:“那你是不是一个有个性的人呢?”那个女生支吾了半天,说:“呃,呃,呃,应该有吧。”我翻了个白眼对倩怡说:“‘应该有吧!’这么回答就暴露了她根本没个性!”不幸被前面一个记者听到,这次轮到我被白了一眼,记者匆匆远离我。倩怡说:“去吧,用你的个性砸了她的场子!”我说:“算了,还没成名呢,影响不好。”

半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会议室。我和倩怡“寂寞”地坐在一堆记者中,不知道要干嘛。海天出版社的某“官”坐在我旁边,身上的烟味大得我呛鼻。突然他转过来问我们:“你们是哪里的记者?”我说:“我们不是记者,我们是学生。”他恍然大悟:“学生啊!我怎么觉得你们那么像记者,那神态。他们也是学生?”我笑了:“他们才是记者。哈,看来我们以后可以去做记者。”他笑裂了嘴,烟味更浓了,说:“你们哪个学校的?来干嘛?”这下我傻了:“我们二外的。我也不知道来干嘛,谢主任叫我们来,我们就来了。”他乐了:“谢晨带来哒?十佳文学少年报名啵?”我们点点头,他又问:“你们学校,你俩写得最好?”

我和倩怡对视了一下,说不好吧,人家会想,不好你报什么名?说好吧,又好像不太谦虚,于是折中说:“还有写的比我们好的。”他问:“谁啊?”“于瑶。”他说:“于瑶啊,上届参加过了。除了她你们最好?”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呵呵地不停笑,他也就领悟了,问:“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吴雨恬,她叫张倩怡。”他重复道:“张倩怡、吴雨恬。好,我知道了。”

研讨会开始,先是作者发言,然后她妈,接着两伯乐,最后专家们一次发言。安排表上规定每人10分钟,我看出了作者遵守了以外,其他人讲的大概是30分钟!我和倩怡听得耳朵起茧,坐得屁股发疼,憋得膀胱发胀。这场研讨会我们和记者一样傻坐着,甚至比他们更无聊,他们至少还要做笔记,等着回去写稿,我们才是真正的无所事事。

最后一个发言的是我的老师周蒈。他前面讲的话我忘了,只记得一句:“我们学校也有优秀的写手,比如上届十佳文学少年的于瑶,和现在正在修改其作品的吴雨恬和张倩怡。”我开玩笑地对倩怡说:“我们要不要站起来鞠个躬?”倩怡说:“滚吧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是好久,听到“散会”二字后,和倩怡飞也似地冲出去。冲到一半被周蒈叫了回来,说:“你们等等,照张相再走。”

再次回到会议室,周蒈把我们介绍给白烨,中国文联的某“官”,自称不宣传“作家”,只捧“新人”,伟大。周蒈对白烨说我们的书正在修改,已经拿到文联的扶持金啦等等我不好意思搬上来写的话。白烨很吃惊,瞪着我问:“你们上初中?”我说:“高中。”他说:“高中啦?!九几年的?九七年?”我说:“九四年。”他说:“九四哒?我看你那么小。”我说:“不是小,只是长得比较矮。”他哈哈哈地笑,然后说:“照张相吧,来,一边一个。”于是就被左拥右抱过去了。我去,蒈子啊,你怎么可以开闪光灯?!

不知怎么地,白烨就和两个老师聊起来了,突然发现桑婷婷老师和自己居然是大学校友,连忙递上自己的名片,说:“有什么事找我!”婷婷姐超漂亮,身材又好,年轻得只比我大四岁,我挑起一条眉,开玩笑地和倩怡耳语:“哦,被盯上了。”

打了四个小时的酱油,推掉了饭局,终于可以回家了。

 

其实我没有回家,因为家太远了,我回的是小姨家。小姨带我们去吃和民,第一口石锅泡饭下肚的感觉真如政治书上所说的“前途是光明的,尽管道路是曲折的。”

快吃完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我喂了一声后,那人开口道:“吴雨恬。”

我想礼貌来着,但脱口而出的三个字却是:“你谁啊?”

对方说:“刘昀祺。”我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擦,怎么又是你?”

“找我有事吗?”我问,心里很不解他怎么有我电话。

刘昀祺说:“你是不是在福田?”

“嗯,是,你怎么知道?”

“我刚打电话去你家,你妈还是你姐姐说你在这边。”

“哦。”除了这个字我不知道还能回答什么。

他说:“你在哪里?”他接话很自然,以至于我完全不用担心冷场。

“COCO PARK。”

“那好,我现在过去找你。”

这小孩够直接,够主动,可惜我一点也不想见你。

于是我说:“你不用过来了,我要回家了。”

“你和谁在一起?”

“小姨。”

“为什么要回家?”

“因为吃完饭了,就一起回家啊。”我有点小无奈。

他说:“那让她先回去,你等等再走嘛。”

我一时语塞,“呃”了半天后,缓缓说道:“可是我想和她们一起回。”

他叹了口气说:“唉,可是你好不容易来趟福田,你又老是在盐田。”

我笑笑说:“没事啦,反正有的是机会见面啊,大家都在深圳嘛。”

他说:“嗯,好吧,以后来福田一定要告诉我!”

我说好,然后把电话挂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找我,也不是我第一次拒绝。我觉得奇怪:你为什么要找我?

他第一次告诉我他叫“刘昀祺”的时候,我握着电话想了好久,最终在他的循循善诱下回想起我们小学时同学一场。印象中自己没和他说过几句话,小学的确有几个好哥儿们,但他绝对不在名单之内。初中三年没联系,我的同学录也被压在柜子深处没有翻过,不知为什么高中就一直约我出来玩。

其实我有点抗拒和多年没见的人出来玩的,除非是当时玩得很好,而且在没见的时间内一直保持联系的,我才有可能答应。我有点惧怕和久无联系的人见面,这时你不了解我,我不了解你,也许是太自我保护,总之,我就是害怕。

我挂了电话就把这事告诉了小姨,小姨说:“哈,他是不是想追你?”

我说:“不会吧,那么久没联系,突然追我?”如果是这样,那我身边的追求者也都太奇怪了!

当我说到他要来时,小姨瞪大眼睛,说:“他敢来!他敢来我就把他训一顿,立刻黑脸给他看!看他还敢不敢骚扰我侄女!”

笑死我了,这个小姨好霸气。

对不起刘昀祺,我不得不拒绝你,不得不敷衍你,不得不骗你,因为其实最近我会在福田住一段时间,只是我真的有点害怕,你给我的“太久不见,想一起出来玩”的理由不够充分。

原谅我没有想见你的欲望。

 

星期天,老妈叫我回家,我挂了电话对小姨说:“我不想回家。”小姨于是又打回去,跟我妈说:“她等等再回去,我有些话想跟她说。”老妈答应了。

电话一挂,我就开始嘻嘻哈哈,小姨说:“我的确有些话要跟你说,给你上上思想教育课,等你打完这一关植物大战僵尸就把iPad关掉,我们来上课。”我说好,继续打僵尸,期间小姨一直叨叨:“你妈真是的,根本不懂和孩子进行沟通,我以后要经常给你上上课,你干脆认我作教母算了。”

表示还没打完,iPad就没电了……

小姨把它拿去充电,冲了杯茶,对陷在沙发里的我说:“你的小说要出版了,我们假设它出版了,那你也就小有名气了,怎么说也算是个公众人物了,所以你有些地方需要改进,树立一个好的公众形象。”

其实我当时挺想打断她说,写东西的人其实并不需要多少公众形象,除非有名到类似韩寒、郭敬明,否则往人群里一放,不写字、不说话,便与他人无异,也没有媒体愿意拿你作什么爆点,所以中国大部分写东西的人都挺穷的。呵呵。但我没有说,没有打断,只是静静地听。

小姨说,我应该学着成熟、低调和收敛。她说,她知道我这个年龄段这样子是很正常的,而且我周围的环境、我的同龄人、朋友也许和我一样;再加上我爸妈也没怎么关心我,所以总想做些出格的事情,父母有打有骂,但从来不是以我能接受的方式,反而物极必反。

我隐约觉得小姨理解我,是不是真的理解我不知道,但至少比我父母理解我。小姨小时候和我一样是家里最叛逆的,外公外婆打过骂过依然我行我素,弄得大家很头疼:“家里明明没有这个基因,为什么会生出个这样的女儿?”小姨年轻时也想轰轰烈烈地过一辈子,直到现在、最近才领悟到平平淡淡才是真。这些不是她父母打骂出来的,而是她从她老公那里领悟到的,那种她可以接受的方式——以身作则。

小姨的人生阅历是比我妈丰富的,我觉得我妈仿佛生下来就是个老人,没有生活的激情,永远那么单调地活着,仿佛什么都看淡了看透了,一切都是浮云。小姨很酷,去过很多地方,她说她做过的事有对有错,他告诉我这些只是希望我可以绕开弯路,走得更顺畅。

我懂,我懂,可是有些事我总觉得要自己去做过才会更深刻。比如以前大家都说戴美瞳不好,但就觉得那东西好玩,于是偷偷买了、戴了。现在的确觉得没意义、又伤眼睛,我体验过了,所以我以后再也不会浪费时间金钱去弄那玩意儿了。假设这些我没做过,我可能到现在都觉得那东西有魅力。加入我真的成了一个乖乖女,父母的话皆照听不误,人生就这么顺畅、无悔无憾,那我将来拿什么举例子来教育我的孩子?小姨拿自己举例,我觉得很亲切、很真实,如果我再拿小姨举例,我的孩子会不会觉得遥远、虚假?而且隔了两代人,我的孩子会不会难以理解?

我父母的确没怎么关心我,他们从来都不会鼓励我或者赞美我,反而一点小事就会对我大发雷霆。像有一次挂着QQ,某好友赠送了我50颗牧草果实,我点开来看,正巧给我妈看到了,她便开口大骂:“你居然开始玩游戏了!”我妈很少上网,她对于网络游戏的认知度都是从报纸、电视上那些所谓的专家那里听来的,于是便以为“QQ农场”和“魔兽世界”一样,会把一个人引入歧途,逼得走火入魔。然后我爸也加入进来,不分青红皂白破口大骂:“你别以为你很厉害,你知不知道其实我们都以生你为耻!”我发誓我会永远记住这句话!

我妈很喜欢逼问我关于郑建邦的事。我在家根本不敢提这三个字,但我妈却津津乐道。我如果承认我喜欢郑建邦,她会骂我;我否认,她又不相信。我不知道她逼问这个到底有什么意义?我喜欢了又如何,不喜欢又如何?大家都在同一个学校,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有那么几件事有交集,难道这就那么能引起你的兴趣?难道一点小事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就是因为是我先喜欢人家这些交集就都是我有意而为之?难道在你们眼里,自己的女儿就是那么低贱、轻浮?

我有时真的很羡慕我的同学,他们的父母对他们都那么好,特别是郑建邦,家里兄弟姐妹四个人都可以亲昵地“溪哥”“溪哥”地称呼爸爸,开玩笑什么的,他爸爸也“仔仔”地回应他。有时真希望可以和他换一下,让他体验一下我的生活,这样他就不会在我和爸妈吵架的时候指责我“不孝顺”了。我觉得好委屈,真的。人人都说家人会包容一切,可我在家里过得更难受、更虚伪。我觉得自己好失败,活了17年了,还不会讨好自己的父母。

小姨说,她其实挺欣赏我的性格的,这种环境下还可以乐观、向上,很不容易。她说如果我父母像小学课本里那篇《“精彩极了”和“糟糕透了”》的父母一样,一人一个样还好,结果不幸摊上两个处于同一极端的。

说道这里我真的忍不住掉眼泪。我好多委屈没说,我笑着面对别人,我觉得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我最看重的人居然还误解我。

小姨说,如果我的小说出版了,那么就会有很多人来关注我,而我也不可能像现在爽快地“移除粉丝”一样移除我的读者,那时会有很多人翻看我以前的微博。她希望我在别人眼中是一个有内涵的人,而不是一个粗口连篇、常常犯花痴、整天嘻嘻哈哈的疯姑娘,所以“操”啊等等词,以后最好不用了,平时说说没关系,但不要在公共的地方用,要注意自己的形象。

我有点不理解,我之所以喜欢韩寒、艾薇儿,就是因为他们毫不掩饰做自己,粗口什么的也常说,这让我觉得他们很真实,而那些完美的人让我觉得做作。

小姨说:“的确。可能你们这个年龄段是比较喜欢韩寒那种,我也不是让你失去个性,而是要低调,一个人太高调也会惹人厌,也不要嘻嘻哈哈的。你也快大学了,只有高雅的、有内涵的女人,男生才会去追求。你别看那些嘻嘻哈哈的女生都挺热销的,那是没有结果的,人家只是想玩玩。只有优雅的、真正有内涵的女人,男人才会珍惜。”

我开始觉得有道理了。郑建邦不就喜欢这种女孩吗?他不就很反感我爆粗口吗?我想,也许我真的应该改变了。但突然又想,难道一个女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取悦男人吗?这样是不是很没意义?然后又不禁嘲笑自己:自己不也很没意义吗?不也想取悦郑建邦吗?不也一直放不下吗?我矛盾了。

小姨看我没说话,就问:“小说现在有修改吗?”

我说:“还没,没多少时间,老爸老妈天天吵得我闹心,没思路。”

小姨眉毛一皱:“你爸妈真是的,一点都不理解自己的孩子,连我这种不干系的人都看不下去。你别受他们影响,不要为了他们,就为自己自己好好干下去。不然,那么多人都知道你在写小说,如果出不来,大家都会想你不过半斤八两,真正拿出点东西,让他们刮目相看。”

其实我的小说已经达到出版水平了,只是主任觉得要加入点“生命教育”的思想让小说上升一个高度,我在收集素材,妈妈老是给我乱提议,不接受就不给我好脸色。可是她提供的东西我真的觉得不好啊。她叫我上网查“生命教育”,这点我是绝对不接受的,然后她就唠叨半天。天天逼着我写稿,这就是所谓的皇帝不急太监急。我一周才放一天假,还不到一天,作业能不能写完还是个问题。爸爸只会说:“时间是挤出来的。”我觉得他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处于我的境况,你给我挤挤看?天天在我耳边闹,我刚有点想法都被你们闹蒙了。

小姨说,她到时跟我妈说说,把我解救出来,到她家住。我说好,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