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小委屈 Part 3  

2012-04-02 16:50:26|  分类: My lif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委屈 Part 3 - ...☆Ashley - ☆.Apologize

 

周四晚是综合类节目的汇演,下午四点半就冲回宿舍洗澡、换衣、化妆什么的。本来和男生们约好六点半到音乐教室再排练一下,结果一直拖到七点多,谢响和张驰等得都快萎了。李文健居然也在,鬼叫了半天,最后不知道是自己走的,还是被赶走的。

谢响换上演出服超帅的!和他找了几张相,觉得仿佛身价倍增,哈哈。开了麦,试了一下音质效果,楼上教室就开始有动静了,连忙收拾东西赶去候场。其他人慢慢吞吞的,我大叫:“响哥,我和你一起先走!”一路上好高的回头率,跟着谢响倍儿沾光。

还没到候场区,远远地就望见郑建邦,谢响说:“喂,你家邦哥在哦。”

我小声呻吟:“啊——不想让他看见我,腿好粗,我们不要过去了好不好?”

谢响说:“唉,怕什么,走,过去。”

郑建邦望过来,我猛地抓住谢响的胳膊,感谢上天没有给我留长指甲的爱好,反而让我把指甲修得短短的,要不谢响手臂上的指甲印会让我愧疚很久。

谢响拍拍我,说:“别这样。”然后走过去找郑建邦说话,我留在原地,纠结要不要跟过去,一回头,小肥羊和邱洁跟上来了,我连忙加入她们。她们很自然地走到候场区,把书包往郑建邦身边一放,坐下。我在邱洁耳边小声道:“干嘛要坐这里?”邱洁大大咧咧地回答:“哎呦,就是因为你才选这个位置的嘛。”我没说话,想着扑打在脸上的这层粉底能不能遮住我的脸红?

人陆陆续续来齐了,慌乱中发现有一件外套还落在音乐教室,谢响很好男人地说:“我去拿吧。”

我腾地站起来,用只有我、谢响和郑建邦听得懂的家乡话说:“响响,我和你一起去!”

 

回来时,郑建邦早已不在,不知道去哪儿了。趁着表演开演前几分钟,我把相机递给小红,说:“我只要录两个,一个我们班的,一个是郑建邦的。”

老师不停地叮嘱我们不要乱跑,要在候场区好好待着。我瞄了一眼她手里的节目单,郑建邦在最后一个,才知道原来他不是参赛的,而是被请来压轴“献唱”的,一种莫名的骄傲。我们班的节目拍在倒数第三,在候场区等得挺无聊的,幸好郑建邦一直失踪,也不会给我太大的心理压力。

李文健跑过来候场区找我们玩,对着我们举起相机,我“啊——”了一声跑到谢响身边,李文健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哇操,我还以为是要躲镜头,妈的原来是跑过去和谢响照。”

综合类的节目都好精彩,看得我有点紧张。终于轮到我们,和莎莎带好耳麦,匆匆跑上去帮那些拿手麦的摆好道具,然后音乐响起,灯光亮起,ACTION!

觉得在台上的时间太短了,我们排了两个星期,就为了这么短短的五六分钟时间,谢幕的时候觉得“终于熬过了中午没觉睡晚餐没得吃的日子,但为什么觉得明天之后会空虚得可怕?”也许就是谢主任说的:“应试教育下,这类活动已经不仅仅是一场比赛,而是学生们的精神寄托了。”

下台,郑建邦神奇地出现在候场区,Recee也在,向我们张开手臂,我“哗”地扑进他怀里,Recee抱得很紧,压得我胸口小闷。Recee放开我之后就不停地夸我们。就这短短的几分钟,另一个节目又表演完了。主持人宣布我们班的得分是9.48分。翻尽记忆库,似乎之前没有听过比这个更高的分数。

接下来就是压轴的,周超老师上去唱《我和你》,Recee上去唱《猫》里的《Memory》,最后是郑建邦上去,王丽娜老师给他弹伴奏,《狮子王》的主题曲《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

他在舞台上,我在舞台下;他在灯光闪耀处,我在灯光黯淡处;他面对观众,我在候场区面对他,视线正好可以形成一个直角;灯光打在他身上,刺得我眼睛发疼,但我舍不得眨眼,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当他身上每一寸裸露的肌肤开始闪耀时,台下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但没有我的。我知道,他要红了,在这个学校彻彻底底地红起来。我不是那些粉丝,不会给你尖叫掌声,我只会红着脸凝视你的一举一动,颤抖着注意你的一颦一蹙,我想安静地听你唱完一整首歌,因为,你不仅仅是我的偶像。

“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 It is where we are. It’s enough for this wide-eyed wanderer. That we got this far…”

突然地想掉眼泪,台下仍是一片尖叫,我不敢说全世界,但我可以肯定,全校只有我会在你唱歌的时候因为你掉眼泪。灯光照不到我身上,我应该庆幸,因为你突然转头到候场区和我四目相对时,看不到我的泪眼模糊。

莎莎说:“别哭,乖,笑一个,我们要上去领奖的。”

I can feel the love tonight which made me cry cry cry…

 

最后还真是我们班第一呀,这是我第一次站上这个学校的领奖台,我看到评委席上袁琼对我笑了。

就像郑建邦说的:“就这样结束了。”

 

小红把相机还我,说:“只录了我们班的,录到后面没容量了,我叫李文健把郑建邦的录下来了。”

心一下子就沉下去了,果然什么事都得靠自己。飞快地找到李文健。

李文健是个大死人!一直不停地逗我。本来不是很舒服被他都得不耐烦,闭嘴不说话。李文健看了我一眼,连忙说:“喂,别哭别哭,你那妆不防水的,我给你给你哈。”

回宿舍,卸了妆,花花说:“昨天郑建邦至少多了五个追求者,今天肯定又多了五个。”

我笑笑,躺在床上刷微博,微博世界里满满的全是郑建邦,一个宿舍突然传来尖叫:“郑建邦——好帅——”我翻了个身,塞上耳机,心情开始变差。

 

周五早上整个人很没精神,头发都懒得扎了,阴沉着脸,驰儿说:“你不会是表白被拒了吧?”

我说:“没有。”

驰儿说:“你快去表白啊!”

我说:“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去表白。”

驰儿翻了个白眼,不理我。我也觉得自己挺奇怪的,我用力地爱,发疯地爱,但却还假清高、装孤傲地保护那点小小的自尊。驰儿还好,只会说我闷骚,倩怡直接说:“你这人真够假的。”

我不服气:“我哪里假了?我假的话还让你知道这些啊?”

倩怡说:“你干脆别装清高、孤傲了。你每次见到他就把头甩得那么高,然后满脸红,你不觉得好笑吗?”

嗯,的确好笑。

茂炜转过头对我说:“其实你昨晚走的那条路线很适合你。”

我说:“什么路线?”

茂炜说:“就穿短裙,戴领带,画烟熏啊,而且你们表演就你最放得开啊!在下面看就感觉有个艾薇儿在台上跳来跳去的。”

诗敏说:“嗯,你昨天晚上是很漂亮。你家邦哥看到了一定会爱上你。邦哥看见没啊?”

我说:“嗯,看到了。他昨天唱歌还有回过头看我呦。”

诗敏开玩笑说:“他说不定不是在看你,只是往那里瞟了。”

我恶狠狠地说:“你别惹我,我心情不好。”

诗敏连忙说:“好,好,好,邦哥看的是你,是你。”

茂炜又插话:“超好笑,郑建邦宿舍经常说到你。”

“说我干嘛?谁说我?”

“陈智涣(听读音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啊,经常提起你。他们一说到你就那郑建邦开涮、起哄。”

我有点紧张,担心他会生气。茂炜似乎看出来了,说:“不过他也没生气哦,就不说话,超无奈地任他们说。”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问茂炜:“陈智涣是谁啊?我都不认识他!干嘛老是提我?”

茂炜说:“陈智涣就是那个经常和我走在一起的,矮矮的那个男生啊。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老是提起你。不过大家都知道你喜欢郑建邦的。你爱得太高调了。啊哈哈哈。”

倩怡看着我的苦逼样说: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不认识你的时候就听说这些事了。当时就觉得:‘哇,这个女生太高调了,不过好勇敢,敢爱敢恨的,太酷了!’”

这句话有点小小戳中我泪点,所以我小小地嘟起嘴巴。

倩怡说:“你别那么萌好不好?就不能洒脱点吗?”

我说:“只要不和郑建邦沾边的事儿我都可以很洒脱啊,但只要和郑建邦有那么一点点关系的,我就开始优柔寡断了。我也不想这样啊,但就是贱嘛,认识郑建邦才知道自己有多贱。”

倩怡说:“好了,好了,别这样说自己,都是我的错。”

亲爱的倩怡,这一点也不关你的事。我知道,这是咎由自取。

 

下午的体育课和十二班一起上,和文瑶叙叙旧情。忍不住把自己的小心事和她说了。我说我不喜欢郑建邦身边突然涌现出这么一批女生,又是尖叫,又是要签名的。

文瑶说:“昨晚叫‘郑建邦’的那个宿舍是我们班的,我当时就火了。我说:‘她们哪一个比得过吴雨恬?’本来就是嘛,她们只是喜欢他的表面,站在台上的样子,只有你,才是真正地喜欢他,包容他的一切。幸好郑建邦不会搭理她们。”

文瑶真心戳中我泪点了,我苦笑着说:“那如果郑建邦瞎了眼呢?”

文瑶说:“我扇他两巴掌。”然后换了个语调,说:“其实我们都觉得他应该喜欢你的,你没觉得他和以前不同了吗?”

我不敢想,不敢猜。郑建邦的事,我大多都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唯独不敢猜他对我的感觉。

文瑶说:“知道吗?好多人都知道你和郑建邦的事了。昨天你在台上表演,很多男生在下面问我:‘那个人是谁?’我说:‘吴雨恬啊。’他们马上换了个表情,说:‘啊?就是那个喜欢郑建邦的啊?’我觉得奇怪,怎么那么多人知道?”

我把陈智涣在宿舍里经常提起我的事告诉文瑶,文瑶大惊:“郑建邦应该会很生气吧?”

我说:“黄茂炜说没有,他只是很无奈的样子,任他们说。”

文瑶说:“看吧,不一样了吧?以前他会生气的。我觉得他心里一定会有点小幸福,有个女生这么默默地喜欢自己,哈哈,在不造成困扰的情况下,肯定会有小幸福的。”

我不知道,也许是麻木了也不清楚。我觉得我的所有努力唯一的一点成功就是把自己搞得嫁不出去,郑建邦也娶不进来。当然这是以前,现在这些“粉丝们”成倍儿地增加,我真的害怕。我真的害怕失去郑建邦,虽然我从未拥有过他。

倩怡说:“如果他不要你而去喜欢那些人,那他也没什么值得你去喜欢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如果那一刻真的来临,我真的无法想像自己将会怎样。

 

敏敏一直没记我的新号码,所以发到旧号码的短信一直没收到,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她又重新补发了一条给我:“前天的事啦(表演那天)…you r so beautiful today.”

Everyone said so. I’m totally thankful. But have you seen my beauty that day?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