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重生  

2012-05-06 01:25:42|  分类: My lif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生 - ...☆Ashley - ☆.Relive
 

小姨去西藏玩儿了,“抛弃”她女儿和老公,单枪匹马地飞去西藏了。倩怡万分羡慕,于是我时时跟踪我小姨的微博,把西藏的照片转发给倩怡,让她一睹自己的梦之地的风光。

这个周末没有回盐田,在福田呆着。和文瑶去文具批发买了12支百乐。虽说是批发,还是很贵。中午到文瑶家吃饭,得知她妈妈和弟弟也在家,我说:“啊,要见家长了,好羞涩啊!”

文瑶说:“又不是邦邦的家长,你怕什么?”

我问文瑶:“你做饭吗?”

文瑶说:“不,我妈在家我干嘛要做饭?”

文瑶的妈妈做了一锅炒饭,里面有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豆,还有花生,挺好吃的。文瑶开了一罐腌制的东西,微辣,很好吃,我还没吃够,文瑶就把它关上了,我又不好意思再开。当着家长的面要矜持点嘛!现在我要开骂了:臭文瑶,臭文瑶!我讨厌你!

文瑶的妈妈说,我一看就是潮州人,长着一张潮州人特有的面相。文瑶问我:“你觉得这是褒还是贬?”

我说:“当然是褒啦!”因为大家都知道的一个事实就是——潮州出美女!

这让我想起上周和佳慧打电话时佳慧问我:“你们宿舍有美女吗?”

我说:“没有。哦,有的,有的。我就是!”

文瑶说:“你这个死不要脸的!佳慧怎么说?”

“佳慧说:‘哈哈,你的确是美女!’”

借了文瑶的支付宝买了好多东西。没记错的话这周会陆续拿到五个包裹,加上一封小七姐姐的信。哦耶!

在文瑶家听了一个翻唱歌手Tiffany Alvord的歌,Tiffany长得好甜,还有几首歌是和最近很红的Jason Chen合作的;还有一个加拿大的歌手Carl Rea Jepsen,据说是被Justin Bieber签下了,我没有关注Justin,他现在是有自己的公司了吗?Carl Rea Jepsen的单曲Call Me MaybeMV很好玩,最后更是基情!小小受不了,但是这首歌很好听!

我是个遵守承诺的人,所以发现了好歌手当然就@了王俊铭,但他的回复很不耐烦。回学校的时候,我对他说:“王俊铭这次算我瞎了眼,以后不会有第二次!”

王俊铭说:“别这样,我出去唱K,刚回家,很累的!”

“关我屁事?!”

 

嘉芳在微博上私信我,说她经常有看我博文,所以知道我有郑建邦的视频,问我能不能给她,因为她要做家长会关于八班活动的课件。我说,好,没问题。

还没等嘉芳过来找我,我就拉着文瑶到八班去找她。好吧,我承认我这么做是为了去看视频主角。嘉芳好客气,其实不用这么客气啊!我和文瑶在门口等着,我偷看郑建邦写作业。但是有两个男生一直在摸他的新修的刘海,很变态啊!

文瑶说:“他们就是知道你在这里看所以才摸他,为了让你吃醋。哈哈。”

我不吃醋,我干嘛要吃醋,我挺开心的。

菊花汗涔涔地走出来,口子都没扣好,一只耳朵塞着耳机,逗我们玩,惹得文瑶跑去打他,我笑得前俯后仰,仿佛又回到一班。菊花挺帅的其实,很Man。上星期和他一起吃午饭,什么都没问他,自己把郑建邦的宿舍、琐事、篮球比赛的事一股脑儿全告诉了我。

过了一会儿,嘉芳出来把U盘还我,我本来想开玩笑地跟她说:“课件上要记得打上我的名字哦~”但看她还是那么客气,也就不好意思说了,拉着文瑶回教室了。

 

到六班找敏敏:“敏敏帮我买校服了吗?”

敏敏马上双手合十说:“你收到我的短信了吗?(“没有”)是这样的,因为实在是太忙了,我叫我妈明天去买,下周给你吧,你急吗?”

“不急,不急。”

敏敏还是双手合十说:“啊,谢谢你!”

呃,说谢谢的不应该是我吗?天哪,敏敏,你比嘉芳还客气,其实大家都这么熟了,你大可直接跟我说:“哎唷,没买,下周给你!”的。

 

成绩出来了,不是很好,有点退步,但英语还是第一,我发现我以前听马婷课的时候,只能考第二第三,现在不听她的课,不写英语作业反而能拿第一。呵呵,她已经失去了教训我的资格了。

文瑶说:“你说她会不会到严婕那里投诉你?”

我说:“应该不会吧。”

文瑶想了一下说:“也是,她说了自己也没面子。”

真够失败的。

 

星期三早上不开心,因为文瑶说了关于老鼠和奶酪的事。文瑶说她叫武悦帮我去叫老鼠远离奶酪,我不知道能说什么。自己和武悦其实不熟的,她居然帮我,挺感动的。

文瑶问说如果老鼠真的吃了我的奶酪我会怎样。

我说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上个星期写周记的时候想放句狠话的。结果举着笔,盯着单行纸想了好久,始终没有落下去。话再狠又怎样?没人在意我,所以只写了句“别让我发现有一天你真的碰了我的奶酪。”就没有下文,没有“否则”了。

面子,面子,面子是什么?能吃吗?可我们都爱它。

王俊铭在生物课上偷偷问我:“你不会真的不打算理我了吧?”

我说:“没,心情不好。”

“说出来嘛,分享一下你的忧伤,让我高兴一下。”

我的脸更阴郁了。生物老师突然说了句:“猪好可怜哦。”

大家一脸疑惑地望着她,她说:“我走在路上,看到一些车上满满的全是猪,都挤在一起,好可怜。”

驰儿说:“你怎么不说公车上全是人,都挤在一起,好可怜?”

生物老师说:“那人不用被拉去宰,猪是要被拉去宰的嘛。我当时就发出一阵感慨:‘没有吃货,就没有杀害!’”

全班都在笑,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笑。

下课后,王俊铭说:“你到底怎么了?”

“没事,心情不好。”

“怎么心情不好了?”

“没事。”

“喂,我一天没看见你畏缩的笑容很不习惯耶。你看你一不开心,邦邦就不开心;邦邦不开心,八班就不开心;八班不开心,整个学校都不开心。”

呵呵。

王俊铭说:“别在心里暗爽,爽就要说出来。就喜欢看你畏缩的笑。”

诗敏说:“王俊铭你好变态啊,还‘爽就要说出来。’变态!”

 

中午排队打饭的时候,王俊铭问我:“心情好点没啊?”

我说:“没有。”

王俊铭说:“你到底怎么了?又因为郑建邦啊?”

“不关郑建邦的事。”

“切,出了郑建邦谁可以让你心情不好?”王俊铭不屑道,“你看你把自己搞得那么憔悴。”

我提高了一个八度回敬道:“凭什么我只能因为他心情不好啊?我哪有把自己搞得很憔悴?”

“那你到底因为什么啊?”

“不告诉你。”

“为什么啊?我们俩什么关系啊?!”

我不是不能告诉王俊铭,而是不想,因为的确是因为郑建邦,而原因是王俊铭这个傻逼所不能理解的,他不仅不理解,还有可能会嘲笑我,所以我不说。

驰儿问:“郑建邦发的微博是指你吗?”

“哪条微博?他不是把微博全删了吗?”

“对啊,之前那两条。高调低调的那条。”

其实那两条微博我想了好久,也觉得是我,因为高一的时候他对我说过那些话,但我真不知道他现在还发这些微博干嘛?所以我对驰儿说:“不知道,我都没有和他说话。”

吃饭的时候,倩怡问我:“你今天怎么了?”

“有个不认识的人老是弄我的东西。”

“你就因为这个郁闷了一个上午啊?我觉得你有点小二。”

“嗯,超二,而且还小心眼。”

“真有自知之明。”

我笑笑:“我太瘦了,要多吃点,把自己养胖,心宽体胖嘛!”

人要有点自嘲精神。

 

中午休息的时候,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地想了好久,越想越觉得郑建邦上周的微博是针对我,扪心自问,过了这么久,我真没觉得自己有任何事对不起他,而他对于我,不过就是个灵感。但是,佛说,人有七情六欲,我想我不应该只把自己套牢在一情一欲里,我还有其他的六情五欲,不是么?

陈建铭最常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之前总是很不理解郑建邦的朋友,我觉得他们很糟,吸烟、喝酒的,如同社会小混混,我还总觉得郑建邦出淤泥而不染似朵白莲花,现在想,如果真是那样,你也不会和他们称兄道弟吧。现在又和老鼠那么好,那你们不如去凑一对吧,这个游戏我玩儿累了,退出了,不想坚持了,你们继续吧。

发了条短信给文瑶:“跟你说个事儿,我打算放弃郑建邦了,虽然我知道我这句话说过很多次,从来没成功过。所以这次你要帮我。我就不信我不行了。”

文瑶问:“为什么?”

我说:“累了倦了厌了,想了一个早上,要想不成为被抛弃的一方,就要自己先放手。”

文瑶说:“Listen to your heart before you tell him goodbye.

我说:“要狠下心来对自己一次。奶酪之所以能吸引老鼠因为他不过就是块奶酪。我想想还是觉得那两条微博是针对我。我都这样不去打扰他了还不满意。那还想怎样?”

文瑶说:“你好好歇会,我下午去找你。”

可是我已经睡不着了。

 

下午文瑶如约而至,顺便给我带了瓶奶茶,她说:“巧克力味的,喝了心情会好点。”

我直奔主题:“我以前也经常说要放弃他,但其实都是因为和他吵架赌气说的,那是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而且你都知道啦,每次都哭得稀里哗啦的;但这次,我没哭,而且我想得很认真,很冷静。”

文瑶说:“其实那两条微博说的就是你,是他和余梦谈到了你,说什么你高调他低调,你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然后回去就发了那两条微博。”

来,郑建邦,让我们来算算分班以后我们的联系次数。20111201日,你迟到了一天发给我说生日快乐,我提出和好,你答应了。但我知道这不过是个形式,和之前没差。20111224日,你表演没带裤子,我帮你借,然后互相关注微博,我知道这也是个形式,只是给对方多了个粉丝,其他没差。20120308日,我发短信给你说生日快乐,你说谢谢。201203月,忘了是二十几号了,反正你在准备表演,我给你提了个关于舞台哑剧的建议,你没有接受。

好,分班之后,一年里,365天,我和你的联系只有四次,屈指可数。

我承认我以前是很高调,高一的时候,但直到你讨厌后我立刻改变了,我给你足够的自由,把自己作为隐形人,尽管我恨透了这种存在方式。我小心翼翼,有时不经意碰到了一点关于你的破烂事儿我还要低声下气给你道歉,说句“哦,不还意思打扰了你平静的生活。”这句话矫情地我作呕,但我硬是凄凉地说出来了。我把自己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自尊磨损得体无完肤,我知道很多人在一旁看我的笑话,我全无视了,我觉得只要自己在你心里的位置能够提升一点点那就足够了。我从来没有奢望要和你在一起,这点连我妈都觉得奇怪,因为她不相信她女儿什么时候这么淡泊,连占有欲都磨掉了。真是讽刺,对吧,只为博得君子一笑。

而所谓君子呢?从来没有看到我的改变,愣是一直让我停在一年前,一年之后还重发一年前让我难受到死的微博刺激我,“呵呵,别以为你伤疤好了”嘶啦一声,揭开痂子,完美。君子常常发些微博,呼吁大家无论做什么都要考虑周围人的感受,却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以为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知道你在想什么?对我有什么想法从来不说,要我猜?Sorry, I’m not a mind reader.说什么“人要有感恩之心”,可是你真的有吗?转发韩寒的微博说人家有“君子之腹”,后面是不是应该加一句“我却只有小人之心”?不要以为是我先喜欢你的所以那些风生水起的流言起点在我这儿,现在又是谁在背后谈论我?

文瑶说:“听音乐吧。”然后把耳机塞到我耳朵里,Tiffany Alvord的《Listen to Your Heart》。我忍不住还是掉眼泪了,都是从左眼掉出来的,右眼却干干的,好奇怪。

当着文瑶的面删掉了郑建邦的照片、音乐、短信、联系方式,微博上也取消了关注。

文瑶说:“你之前说过那么多次要放弃他,我从来没相信过,但这次我信,所以你不要让我失望。其实在外人看来,不单单我,还有武悦、余梦,大家都觉得……”文瑶摇摇头,又问,“你自己觉得值吗?”

“不值。”

“是以前就知道了,还是今天中午才想的?”

“很在之前。”

“我们就怕你以后写不出东西了,所有人看你的东西,都可以看出,郑建邦就是你的灵魂,现在你要写什么?”

“谁到可以啊,写你,写王俊铭,写谢响……

文瑶打断我:“这些都是分论点。”

我哑口无言。

走一步是一步吧,我说过我还有其他的六情五欲,而终有一天那一情一欲还会回来的。

“我突然又想去剪头发了。”我对文瑶说。

“为什么?”

“因为一开始留长发是因为他。”

文瑶说:“你为了他改变自己,现在没必要再因为他又进行一次改变。”

我说:“嗯。而且最近才买了那么多扎头发的。”我们都笑了。

 

晚上惆怅得没吃晚餐,谢响拿饼干来款待,坐到最后一排和Mandy一起吃。

Mandy突然问:“哎,郑建邦发的微博是不是你啊?”你看看,现在到底是谁来惹起这些是是非非?别把自己当圣人,以为就你的生活会被打扰吗?

我纠结了一会儿,决定说实话:“嗯,是。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他。”

Mandy瞪大眼睛:“为什么?要忘掉啊?”

我点点头,Mandy立刻竖起大拇指:“你们又吵架啊?”

“没有,就中午想了好久,我不管做什么,不做什么,他都不满意,也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干嘛要和自己过不去?然后今天把关于他的东西全删了,微博也取消关注了。”

“天哪,那你不是要哭死?”

“唔,一开始没哭,后来掉了几滴眼泪,没有像以前一样了。”

“我觉得吧,忘掉一个人最好就是找多一个人代替他,要不很难。”

我笑了:“找谁啊?”

Mandy说:“我帮你找吧,你要校内的还是校外的?”

我说:“唉,现在没那想法了,对郑建邦也没有以前那么难受了。”

Mandy说:“也是,时间长了,就慢慢淡了,而且我看他也对你爱理不理的。”

 

我把这事儿跟王俊铭说了,王俊铭说好。我说,我希望全年级停止传播我们之间的流言,因为我怕我又会回去。

王俊铭说:“你如果这么不坚定那你还是别了。你以为你减肥啊,今天一顿不吃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妈的,明天吃一倍以上的东西!”

我说:“你果然不了解我。”

晚自习,王俊铭传来一张纸条:“傻逼鸭,如果你真的对一个人没感情的话就不会被任何事影响!”瞬间感动。郑建邦,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所以你的行为让我觉得奇怪。

王俊铭说得对,郑建邦其实根本没有介入我的生活,是我自己一直在想他,把他当灵感,他也不过只给我带来了一点小女生情怀(我说:“我本来就小女生!”王俊铭说:“你放屁!”),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

It’s time to let go.

 

晚上文瑶过来陪我睡,她说:“武悦刚在宿舍批判郑建邦,说他这样对一个女生太残忍了,特别还是对阿三。”

挺感动的,武悦,谢谢你为我抱不平,谢谢你之前请老鼠远离我以为属于我的奶酪,谢谢你赞成我的一些观点,谢谢你每周看我的日志,谢谢你看得起我,突然想抱抱你。

文瑶说:“我叫菊花去跟郑建邦说了:‘阿三不会再喜欢你了,别整天为这事儿哼哼。’菊花说好,他会转告郑建邦的。”

和文瑶十指紧扣着睡了。

 

谢主任过来找我和倩怡,说我们俩都进了十佳文学少年的前五十,但是结果还没有公布。谢谢你咯,郑建邦,但我不想请你吃饭了,不过我想你也不介意,对吧?

博客之前的日志我说过我不会删,那我就不删,它们应该会像座右铭一样提醒我。

我说了我知道不值,但我还真没后悔,我估计以后也不会后悔。我一直觉得自己比你有魄力,即使在最最喜欢你的时候我仍觉得自己比你酷多了。

 

我本来以为真正结束的时候我会颓废那么一两周,滴酒不沾的我会去喝得稀里哗啦,然后在路边扶着垃圾桶吐得胃酸都出来,你知道我一直不太在意别人的眼光,更何况路人。

但现在,我只是从左眼掉了两滴眼泪,一切安好,麻木得风平浪静,没有失眠,没有胡思乱想。

我只是照往常写下篇周记,祭奠一下,白纸黑字,随着我涅槃的火,化为灰烬,以便我重生。

气泡已经冒尽,可乐就会变味。

 

星期四上午第一节课是英语,我埋头写周记,谢响突然问我:“你心情不好吗?”

“没有啊!”

“那为什么不说话?”呃,因为我写得比较入神?挺开心的,谢响居然突然关心我。他说:“你看看刘嘉文的袋子。”

我探头过去,黑色的袋子上印着“Shoping Love”,谢响说:“Shopping,是不是少了个‘p’?”

我说:“是的,不错嘛。”

中午给妈妈打电话说十佳文学少年前五十有我:“所以暑假要去采风,就不和你们去北京了。”

我妈说:“我们也还没确定去北京啊。”

看来我对我父母的了解还是够的,这学期刚开学的第一篇周记,我就说过,四个月的时间足以治好我爸妈一时的头脑发热。

文瑶又来我们宿舍了,花花说:“你怎么最近老来?”

文瑶说:“因为我的爱人在这里。”

我说:“没有啦,最近心情不大好,她要过来给我做做思想工作,怕我想不开。哈哈。”我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真的好温暖好温暖。

文瑶说:“所以现在怎样?”

“没怎样啊。我很好啊。”

“真的假的?真的没事吗?”

“没事。”

“那我走了。”然后文瑶就走了,什么人!

 

现在才知道自己曾经疯狂到了什么程度,楚宁开始一点也不相信我放弃的事儿,说什么“这都不是你了,你是很很很迷恋他的啊!”还说我的冷静让她害怕,叫我别想不开,别去跳楼。

气得我一通电话打过去骂道:“你脑子进屎了吧?我跳什么楼啊?!”

听我絮絮叨叨讲完前因后果,楚宁说:“我肯定知道你不会跳楼的,你那么漂亮又聪明,你的选择是正确的,想开了就好。”

我说:“那是,这周的周记就叫《重生》,酷吧?”

“酷毙了!我到时要看!”还说什么想要整一下郑建邦。我说没必要吧,我不恨他,只是不再喜欢了而已。

楚宁说:“不行,我想整他!但是你要先答应。”

我说:“行行行,去吧,随便你。”但是楚宁,你要怎么整?哈哈。

 

第五次去门卫处,终于受到了小七姐姐的信,欢腾地在宿舍里大肆炫耀,以至于第一次给姐姐发语音微信时把“我是小A”说成了“我是小七”,傻了吧唧。

姐姐的这封信是所有信里我最喜欢的,怪不得长途漫漫,好东西怎么可能轻易得到?这封信到得也真及时,因为新鲜事都刚发生,热烘烘地全写在回信里了。值得一提的是,姐姐才说难得见到有人像我一样地去喜欢一个人,我就回复了“我打算放弃了”。生活总是喜欢给我一点讽刺,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它给予我的玩笑。

文瑶周五回家不用补课,我便叫她去帮我把信投了,希望可以在24号姐姐去厦门旅游之前到达上海。话说,姐姐,有时间顺便逛逛深圳呗~

不知道姐姐会回复什么,但我知道她一定会站在我这边,为我打气。

 

我知道我身边有些人无论我做什么决定总是全力支持我、鼓励我,陪我疯陪我闹陪我摔得全身是伤然后指着对方笑。有你们真好。

I know you’ll be with me wherever I go.

 

倩怡说:“夏天不用买衣服了,因为天天补课,穿校服就好了。”

我说:“那怎么行,暑假还要出去玩呢。”

倩怡说:“那也只有两个星期。”

“采风呢?你打算穿校服去啊?要穿得炫一点,你想想,莫高窟一片古风,你往那儿一站,要为那里增一道绚丽的现代风景啊!”

倩怡说:“什么是现代?”

“呃,翻杂志去。”

“现在流行黄色,但我最讨厌黄色了。”

我说:“当然不能是黄色,那边本来就是一片土黄,黄色显不出来,整个人都融进去了。”

倩怡说:“我们买一样的吧,然后穿过去。”

我一下来了精神:“好啊好啊!姐妹装!”

倩怡说:“到时候萌翻谢晨!”

我笑了:“嘿嘿,淘宝一下,你就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