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受宠若惊  

2012-06-03 11:18:24|  分类: My lif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受宠若惊 - ...☆Ashley - ☆.Relive
 

上星期五,倩怡冲进我的宿舍说:“你收到这个了吗?”然后就把手机塞到我鼻子下,,是十佳文学少年前50强的短信通知,要我们于62日下午去商报报社开会,不去者弃权处理,还说到时要送我们每人一本前50强的作品集。

我马上翻手机,没有任何未读短信,事实上,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收到那条短信。如果不是亲眼在网上、报纸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我肯定痛苦地认为自己没有进。我讨厌被漏掉!我叫倩怡把短信转发给我,然后我转发给我妈。转发之前,我删掉了有关作品集的内容,我实在不想让我妈看到我写的那篇,连我自己都懒得看了,恶心吧啦的。

也就是说,开会那天和星期六补课相冲突,我因此有理由翘掉下午的课,到时候可能会有老师心存不满,幸好背后有谢主任撑腰。真好,有个人罩着。我希望星期六的两节数学课都安排在下午,这么一来,星期六的阳光一定分外灿烂,我也会幸福的像一朵灿烂的花儿。

 

周末作业的作文我没写,因为那篇作文是写过的。我想不通为什么严婕总喜欢叫我们重写写过的作文,而且无论你上次拿的分数是多少,是高是低,一定要重写!尽管我挺喜欢严婕的,但她的这个观点我一点也不认同。她总是试图有理有据地解释这么做可以提高我们的应试作文能力,但无论她怎么说我都觉得这是无理无据的,因为我每次重写的分数总是比之前低,低好多好多。

所以这次我果断不写了!光明正大地不交了!

结果星期一早上,谢响连蹦带跳地跑进来,说:“喂,吴雨恬,你快点补交作文啊,要不严婕要你上课补。”然后又朝全班喊:“没交作文的快补!”

“啊!烦死了!”谢响这个混蛋!干嘛要把我报上去?!我走到窗边,站在谢响旁边问:“有多少人没交啊?”

“十一个人吧。”

“啊,不想写了!我到时跟严婕说在该小说,没时间写作文算了。”

“那你要被她屌死!”

“应该不会吧,反正谢晨上个星期刚把我叫出去,叫我抓紧时间改小说啊。谢晨是个好理由!”

“喂,那个刘长卿是什么东西啊?!”谢响猛然想起。

“什么刘长卿?刘卿酒啦。就是小说里的人物啊,原型是刘昂奇。”

“那关我什么事?”

“就想把你的一些故事注入他的角色里。”

“不行,你要造多个人物来,作家嘛,多写几个人物啊!”

“我也想啊,可是他们说不要太多人物,我都删掉好几个了。”

谢响应该还想说点什么,这时李文健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哟,小妞~

我甩开他的手,他又用手托住我的下巴说:“来,小妞,笑一个。”

“不要!”

“来嘛。”

我“啪”地打掉他的手,说:“哎呀,你烦不烦呐?!”

谢响在旁边笑,叹了口气,说:“唉,又被人吃豆腐。”然后斜眼看着李文健,一本正经地说:“啧,最讨厌男生对女生动手动脚,我从不对女生动手动脚。”

李文健毫不示弱,嘻嘻笑着回敬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伪君子了!”

我在旁边一听到这句话就笑抽了。作文我最终是补上去了,虽然我老是炫耀自己有谢主任这块免死金牌,但我还从没用过这个令牌。

 

陈玉凤跟我讲她家里的事儿,关于她哥哥和姐姐的,她说:“我们家都是奇葩,只有我一个人是正常的。”然后她自己得出一个结论:兄弟姐妹之间的年龄一定要超过五岁才会和谐。

我想了一下,提出了反驳。我其实不想是个好姐姐。

也许是当惯了十三年的独生子女,当我弟弟初具人形时,我格外排斥他,以至于我爸妈常常担心我会把他怎么地了。后来我倒是真心喜欢他,从见到他第一眼开始,因为他长得很可爱,比杂志上那些小模特都可爱!再后来,我发现家里多了个小宝宝是有好处的,比如我爸妈管我松了好多,我有了更多的自由空间,而且家里多了好多好多零食,这在之前,我爸妈觉得吃零食是没必要的。

我总是把我弟的零食占为己有,毫无顾忌地大口享用,理由是:反正他那么小吃不完。我弟总是淡淡地看着我把属于他的东西往嘴里塞,三下两下化为乌有,偶尔会睁大眼睛,对着我无辜地眨两下,然后渴望地发出三个字:“我要吃。”

我看也不看他一眼:“不给。”

“我要吃。”他还是那个调子。

“不给,你长得太丑了!”

“我不丑,我要吃。”声音里带点哽咽。

“不给!”

他“哇”的一声就哭了,跑去找妈妈,吱吱唔唔不连贯地说话,我妈却总能很快领悟到他在说什么,拉着他跑过来找我。我迫于母亲大人的压力,往他嘴里赛点东西,他立刻就笑了,笑得咯咯直颤。一眨眼,最后掉下一颗硕大的泪滴。

有时我会窝在书房的小型沙发里码字,只有这时我才会毫不理会我弟在客厅撕开包装的“嘶啦”声。因为过不了多久我弟就会蹬蹬蹬地跑进来,迅速地把他的一小点零食放在我面前,然后修设地跑回去。这是我妈也会赶到,靠在门边,说:“看看你弟,再看看你!”我从不觉得羞耻,嗬嗬地笑着,一口吃完,大声嚷嚷:“我还要!”我弟又会服从地跑回来。

陈玉凤似乎急于证明自己的结论是正确的,于是说:“对啊,所以你弟对你很好啊!”

 

我倒门卫处走了一趟,收回了小七姐姐的信。

姐姐这次的信不长,只有两页纸,但是却是我看着笑得最欢的一次。姐姐这次的语言好风趣,我一路都在笑,幸好那个时候大家都饿死鬼一样往食堂赶,所以没人注意到我。

我觉得姐姐写她赶考的那段特逗,我好喜欢看她爆粗,我在想象姐姐抓狂的样子,一定特别可爱!姐姐在信里说:“我真是爱死你了!”我兴奋地指出来给陈玉凤看,凤凤说:“你们两个还真配,一个整天缠着问人家爱不爱你,一个说爱你!”哈哈,姐姐咱们凑一对儿去吧。

我很快回完信了,不过要等周末才能寄出去,我在信纸上喷了Vera WangRock Princess,希望到上海时还会有味道。Rock Princess一点也不Rock,不过我很喜欢,是一种让人很舒服很愉悦的花香。我觉得比Katy PerryPurr紫猫猫好闻多了~

 

谢响还是不死心,还是要我给他塑造一个新角色,他在微博上说:“刘卿酒关我屁事啊?”

其实想想,谢响也挺多东西写的!而且我挺喜欢谢响的(咳咳,朋友的那种),所以我想了想,说:“那就给你多一个人物咯【挖鼻屎】”

谢响说:“这样才对嘛。”

“给你的特权【挖鼻屎】”

历史默写又是B,好讨厌,跑去找馥丽要她的答案参考参考,谢响提醒道:“一定要给我一个新人物哦!”其实我挺理解谢响这么婆婆妈妈的,因为换了是我也不喜欢和别人拼一对儿,我也想要一个独立的人!

所以我说:“好的好的,你自己想个名字吧。”

谢响说:“好好,到时候告诉你。”

我借了馥丽的本子就走了,谢响隔着大半个教室大声问我:“吴雨恬,你是不是喷了香水?”

我嘿嘿地笑:“是啊!”

“为什么要喷?”

“因为喜欢!”

 

星期三的音乐课学《半个月亮爬上来》,其实从初中开始就觉得这首歌挺好听的。周超说,这首歌完整唱下来要有四个声部,但为了方便点,我们只唱两个声部,就是女高和男高。

男声和女声的调子不一样,周超先教女声调,再教男声调,最后合的时候,女生很多都被男生带跑了,因为男生唱得很大声。周超“收”的收拾叫我们停下来,说太乱,还说男生唱得太粗鲁。

我想起以前上吉他课的时候,学AvrilKnocking On Heaven’s Door,老师叫我弹唱,事先也没说好,就给我陪伴唱,那个时候就跟着老师的调子走了。老师说,要集中注意力唱自己的,不要听别人的。

第二次合的时候,我努力想着自己的旋律大声地唱,试图带身边的女生们不让她们跟着男生跑。周超也发现了,所以每次女生快跑调的时候,他就站在我旁边,和我一起唱。第二遍合唱完,周超让男生和一部分容易被带走调的女生们换位,我于是成了离男生最近的女生。

谢响刚坐到我旁边就说:“邦哥。”

我很淡定地说:“嗯,半个月亮爬上来。”

谢响说:“是‘邦哥月亮爬上来’!”

这话传到李文健耳朵里,他说:“嘿嘿,邦哥的月亮爬上来!”对我咧开他腊肠般的红嘴唇。

我没理他们,继续练习。周超说合唱的感觉还是很糟,说本该为伴唱的男声太大,然后点我起来和他一起唱,说给大家看看效果。

我有点小吃惊,站了起来,周超又说:“来,邱洁,你也一起。”

然后我们三个一起唱,周超一直站在我面前,我想听邱洁唱,但是什么也没听到,耳边全是周超的变了调的歌,楞了一下,跟不上了。周超停下来,问了一句:“怎么了?”

谢响在旁边笑:“嘿嘿,被带跑了!”

周超说:“再来一遍啊!”

这次我谁也不听了,唱自己的,唱完了一遍后,周超说:“对,合唱的效果大概就是这样!”哦嗬嗬嗬~好开心~

坐下来后,很多人都说,都没有听到邱洁的声音。

 

音乐课下课后,偷偷拿手机出来刷了一下微博,看到一条私信,一个女生问:“请问你也是高二的吗?我在特区教育看到你的文章,觉得你的文笔很细腻,很喜欢。”同时关注了我。

我有点吃惊,回复道:“嗯,是的。谢谢,喜欢就好,这是我的荣幸。”

后来我仔细一看,我什么时候在《特区教育》发表过?我从来没去投过稿啊。还有,这个人是怎么找到我的微博的?我的微博并没有我的名字啊。于是我问她:“你看到的是哪篇?我不记得自己有发表过。”

她说是那篇《未曾说出的感谢》。

我恍然,哦,十佳文学少年就是《特区教育》和《青少年报》办的。于是我说:“哦,那是十佳文学少年初赛的现场作文。”

她倒是挺聪明的,说:“哦,那你一定是进了前50强了。继续努力,我和我的朋友都会一直关注你的!”

我霎那间感动,怎么感觉自己也像超女一样有自己的粉丝了哈。不仅仅是她,还有她的朋友。虽然数量不多,但他们毕竟还专门上网找我的微博。I’m Totally Thanksful.

下午发了条微博:“今天让我受宠若惊。”付了一张近照。小七姐姐说我的眼睛好漂亮,陈玉凤也说好看。

受宠若惊 - ...☆Ashley - ☆.Relive
 

虚荣心撑胀着,有点飘飘然了。

 

越来越期待北京之旅了,于瑶说可以坐飞机,住酒店,两人一点房,晚上完全自由活动,于是和倩怡各种兴奋!

小姨帮我准备了漂漂亮亮的衣服,我更开心!

 

周六去开会了,北京采风的说明会。结果发现,这届和上届不同。采风八天,其中四天花在来回的火车上,小郁闷,喂喂,4500够飞机往返飞了呀!而且住的是大学宿舍!唉,就像小七姐说的,时运不济。但还是有期待的!

开会的时候好多家长在,我和倩怡是自个儿去的。

那些家长们真没素质,唧唧哇哇吵个不停。

每个游戏都有自己的规则,为什么明明不去参加采风活动,还硬要人家接受你的孩子?!奇怪!你的孩子暑假有活动和采风相冲突,就要求主办方改时间?改了时间,你舒服了,那和别人的孩子的活动冲突了呢?一把年级了,还都那么自私。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道理不懂吗?

在座那么多文学少年,培养了那么久的文艺范儿,全被你们的三言两语给破坏掉了!
受宠若惊 - ...☆Ashley - ☆.Relive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