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我不懂她(下)  

2013-01-16 11:17:14|  分类: 报社稿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次玩笑之后,我便常常拿她开涮,当然不只感情类的。她的气得急去得也快。每次她生气我就得去哄她。我喜欢看她“噗”地破涕为笑。其实每次一开口她就是原谅我的,只是好端起架子看我低声下气地求她原谅。但我到现在才懂,太晚。

她喜欢的那个男生在我认识她的第二个学期和另外一个女生谈恋爱了。她掉了一两滴眼泪,没怎么大哭,然后彻彻底底地放手。我问她:“你后悔吗?”她很坚定地摇头,我叹了口气,说:“我是你我就后悔了。”

她说:“我小姨曾经跟我说过:‘如果你那时候是真的投入了感情去爱一个人,那么不管结局是什么样的,你都不会后悔。’”

我不明白,我依然觉得换做是我,我会后悔,就如同我后悔我把初中三年的时间浪费在那个讨厌我的女生身上一样。但我还是点点头:“嗯,不后悔就好。你喜欢他多久?”

“唔,两年吧。”

她博客里一篇很久之前写的日志里有这么一句话:“我觉得没有人理解我,就像我是一名成功的大脑封闭术师。我希望能有一个会摄神取念的人出现,捧着我的脸告诉我他懂我,一直都懂。”看到这句话后,我发短信给她:“嘿,爷就是你说的这个人!”她回复说:“切,你才不是!”我当然继续和她打趣,但不知为什么心里却有点小失落。她说的对,这个人不是我,这个人有过短暂的时间是我的好哥儿们,而我从来就不是。

 

按她的说法是,我的这个好哥儿们对她很好,对她总是有求必应。可我那个好哥儿们要出国的,她很晚才知道这个消息,“哇”地一声就哭了,比对之前那位还凶。我问她:“你不会喜欢他吧?”她说:“不,他是我很好很好的朋友,我舍不得他。”可我不完全信。

我知道我那位好哥儿们是喜欢她的,他之前那么“不近女色”,但他总是跟我谈她,甚至有次还来了句:“我觉得她是一个可以一起生活的人。”我把这句告诉她,她一边笑一边哭。我问:“你哭什么?”她说:“感动的。”我不断追问,终于在我的威逼利诱下她承认了。她说:“不要告诉他,万一他不喜欢我,和上一个一样怎么办?”我答应是答应了,但我还是告诉了我那哥儿们。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悔。我跟那哥儿们说:“你知道她喜欢你就行,不过不要在一起吧,你看你都要出国了。”

然而他们还是在一起了,我开始想和她保持距离。那天和她打电话,快十点的时候,我说:“好了,不聊了,我答应唱歌给祁琳听的。”她然不说话了。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我讨厌她!”

我不解,她说:“因为她曾经抢走过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可我觉得祁琳人挺好的,挺单纯的。她火了,说:“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自己选吧!”我说:“别闹了。我们可是一辈子的。”然后挂了电话。

好哥儿们终究要出国,那天我们仨在一起,他拍着我的肩膀说:“替我照顾好她。”我说好。

高三的时候学校给我们进行了一次大分班,我和她依旧同班。她还是像以前一样,对全新的环境有种抗拒心理,无论去哪里,她总是要跟着我。我挺烦的,有时冲她大吼,她就生气,然后我去哄她。就这样一直闹闹和和。她可能想我那哥儿们吧,总是哭。次数一多,我开始不耐烦,我说:“你知道?现在的你一点也不酷。”

她抗拒新环境,但我不抗拒。那天我和新班的一个男生吃饭,那个男生问我和她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天天混在一起?我当时头脑一热,居然说:“她是我女朋友。”结果这男的下次见到她就大叫了一声:“嫂子好!”我看到她脸色一下就沉下来了。她质问我,我说:“只是开开玩笑。”她的怒火我已经不怕了,哄一哄不就好了?但我错了,也许真的触到了她的底线吧。我说她开不起玩笑。她冷笑说:“我开不起玩笑?你说你在我身上开多少玩笑了?但这一次,我不原谅!你答应他把我照顾好,现在你把我照顾成你女朋友是不是?!”我嘲笑她所谓的这种“忠贞”。

她不再来找我,有人问我们怎么了,我说:“她太难搞了,脾气坏死了,老是要我去哄她。祁琳就不会。”这句话被她听到了,更加义无反顾地离开我。我和祁琳玩得好。成了她所谓的被祁琳碰过的第二块奶酪。

 

她后来和我那哥儿们也分手了,异地恋,料想也是持续不长的。

好久好久以后,我看到她写道:“我在翻以前的日记看,不知道是谁说过,我是一个可以一起生活的人。”

我忍不住去问她:“你后悔吗?”

她说:“不。”

我依旧不懂:“换做我是你,我早就后悔了。我叫你们不要在一起,你们就是不听。”

她淡淡地说:“我不后悔,我从来没做过一件后悔的事。”

也许吧,照她说来,她做每一件事都是投入了十足的真心。我挺想她的,不知道她有没有想过我。我又把她的博客翻了一遍,看到很久很久以前的那句话:“我觉得没有人理解我,就像我是一名成功的大脑封闭术师。我希望能有一个会摄神取念的人出现,捧着我的脸告诉我他懂我,一直都懂。”

我真的不懂她。她在几篇日志里嘲笑过我那句“一辈子的好朋友。她坚持着原来的傲气,一点也不肯变。这句话我只跟她一个人说过,她说她现在只当我那时放了个屁。

我不懂她,尽管我曾拼命想成为那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