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柳暗花明  

2013-11-13 15:03:17|  分类: Articl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暗花明 - 恬妞儿 - 改头换面

 都说大学的社团很丰富,我早就想好我的归属地——记者团、艺术团乐队和吉他协会。

记者团我不想多说,早在报名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一定可以进,因为我文笔还不错,也有过类似的经验,作品量足。事实上,我的确像计划中的那样杀到了最后。别人都说记者团是最难进的,说我能进去真的非常棒,然而我并没有太骄傲。我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在写东西,虽然这是我的梦想,我会一直继续,但现在,我想尝点别的,挑战一下自己。

吉他协会只要交钱就可以进了,50元四年,培训部的师兄会无条件地教你。我16岁生日的时候妈妈送了我一把限量版的Taylor吉他,因为高考荒废了三年,现在必须重拾!

所以,唯一让我倍感压力的是院艺术团乐队的面试。

我报名的是主唱。

我觉得我歌儿唱得不错,尽管我妈对此嗤之以鼻,但我知道她是因为不懂得摇滚的魅力。这次乐队正好需要招摇滚歌手,我兴致勃勃。不幸的是,面试的那个星期,我感冒了。

我在宿舍里拼命练歌,宿友们很大度地忍受我的噪音,并为我心酸,她们说从未看到我这么努力。我不停地唱,哑掉了嗓子就跑下楼买雪梨汁喝,一天喝了七杯雪梨汁,啃掉了三颗雪梨,她们说我是疯子。

就这样,我迎来了面试。等待的过程中我还在用纸巾搓着鼻子。有个师姐在旁边,我说:“我有点紧张啊。”她安慰道:“没事,大部分会进的。”我知道她指的仅仅只是第一轮面试,又问道:“最后录多少人啊?”她说:“一两个吧!”我瞪大眼睛看着她,然后突然被叫了进去。

我自报家门,然后唱了艾薇儿的Contagious,我看到有个师兄对我笑,心里偷着乐,但这个时候一个师姐问我:“你会唱高音吗?”我愣了,这是我的弱项,我永远避开高音。她在我面前飚了一段,我看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地说:“呃…我是偏低音的。”她说:“你可以走了,回去等消息吧。”我心里拔凉拔凉的。

师兄叫住我,问:“你有过表演经验吗?”我说:“没有。”他笑笑。我觉得我又有了希望。

那天晚上睡觉前五分钟我收到了短信,我通过了第一轮面试。

然后我又开始了高强度的练歌。依旧每天七杯雪梨汁,三颗雪梨,被说是疯子。面试前一天收到那个师兄的短信,他说他看好我,叫我好好准备,到时候秒杀那个嫌我飚不了高音的师姐。我从心底里感谢他,却更大压力。

第二轮面试只有十八个,我很忐忑。我没能成功秒杀那个师姐,我依旧飚不上高音。后到宿舍我闷闷不乐。后来那个师兄有联系我,说我的台风是全场最高分的,而他本人更给了我综合最高分,但是无奈他不是队长,一切还是要队长说了算。

我闷闷地想:为什么摇滚要飙高音?

上天没有眷顾我,最后还是落选了,其实音域是可以练出来的,我不开心,他们不给我机会。

现在我的社团剩下两个,记者团和吉他协会。我依旧不想说记者团。

吉他协会也有自己的练习室,但是不是谁都可以进,据说整个协会将近三百人只有那么几个人可以进,我不知道怎么进,因为我弹得不好,也没抱什么念头。

我每周一去上一节师兄教的吉他课,坐在草坪上弹吉他,其实挺浪漫的,只要天气不那么冷。我的吉他很特别,引来很多人看。有个师兄向我借琴玩玩。

他跟我说:“师妹,你这琴不错,就是手感不太好,弦太高了,要不要我帮你调一下?”我听得云里雾里,只剩点头。他把我的弦都松开,然后再重装,还回来时,真的比以前摸上去舒服了。我又一次目瞪口呆。

他问我:“你有兴趣和我们去Band房里玩玩吗?”我想闲着也是闲着,就说好。他说:“但是你会唱歌吗?”我顿了顿说:“还可以吧,就是唱不了高音。”他问我:“你喜欢什么音乐?”我不假思索:“摇滚。”他说:“好!喜欢摇滚的都是可造之材!”我哈哈大笑。

下课后我和他们去band房,师兄问我会不会唱Beyond的《海阔天空》和《真的爱你》,我知道这两首歌特别经典,但我不会说粤语。我说:“我一般听的英文歌。”

他们之前排过Taylor Swift的You Belong With Me,但因为时间长了,所以有点记不住谱子,几个人在找调子。我踩着拍子,自己对着麦克风哼哼。师兄突然转头,问:“刚刚那个是你唱的吗?”我点头。他很高兴地说:“好!就是你了!”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他们缺主唱,面试了好多个都没用,而我竟阴差阳错地进来了。这个Band里和我同届的还有三个男生,不过他们都是吉他手。

师兄找来他的同学,给我排英文歌,我试唱了艾薇儿版的Knocking On Heaven’s Door和Tomorrow,他们看我的眼神里放光,让我受宠若惊。因为他们是不带任何电子伴奏,都是纯手弹的,所以音调他们可以改编,再也不用担心我的高音问题了。

师兄说艺术团的乐队是学校负责表演的主力,而他们只是负责暖场,但校外联谊也是由这边负责,同时还接商演,可以赚点外快。他说:“其实赚外快不是重点,重点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并从中得到收获这才最让人兴奋。”

从被艺术团刷下来到被吉他协会录用不过一个星期的事,可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打电话给妈妈,她说:“不错啊,现在你既能在记者团锻炼自己的能力,又能在这边培养自己的兴趣。好好干吧!”其实,当我告诉我妈,艺术团的第一轮面试只过了十八个而我是其中之一时,她就再也不嫌弃我唱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