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杭州游记(3)  

2013-02-28 18:31:10|  分类: My lif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杭州游记(3) - ...☆Ashley - ☆.Take a bow.
 

十九号上午我躲在被子里赖床,我婶婶设八点的闹钟,我九点还在床上摊着。好不容易清醒一点,伸了个懒腰,嘟囔着问婶婶:“有下雪吗?”她拉开窗帘,说:“啊,真的下了!”


我一下就蹦下床,俯在窗前,真的下雪了!这是我第一次看下雪,好兴奋!我不想过多去描写雪,因为的确像所有文学作品里一样,也的确像电影里拍的一样。婶婶说:“下雪太冷了,要不明天再去灵隐寺吧,今天就不去了。”我说:“不行!说要去就要去,不能明天去!”她说:“那你还不快点去刷牙洗脸?!”于是我马上跑开了!


我穿了两条棉裤子,套了两双袜子,鼓鼓囊囊的,靴子的鞋带都放宽了不少,然后这是我第一次穿羽绒服,还是我小姨的。我没有羽绒服,我一直觉得羽绒服好丑,穿上去跟糖葫芦一样,一节一节的。但风度最终在温度下妥协了。戴上手套和帽子,连蹦带跳地出门。


杭州真的不大,走来走去就是那几个地儿,来来回回经过了不少次。我本以为灵隐寺挺远的,听着这个名字就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就像深圳的仙湖公园一样,印象中总是可以再途中睡上一觉。这边却一下子就到了,也是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在车里问司机:“杭州下雪多吗?”他说:“不多,这是今年第三场,也是最大一场,刚好被你们碰上了。”到灵隐寺时,车费才十六块。好像在杭州打车从没高过二十块,在深圳倒是从没低过二十块。婶婶原本说要坐公交去灵隐寺,说这样显得比较虔诚。我反问她:“你怎么不走路过去啊?要虔诚就虔诚到底啊,搞什么半桶水。”她说:“你这个人真无趣!”哈,这是第一个说我无趣的人,我一直觉得我有趣过了头。


灵隐寺的香火很旺,这应该是杭州人最多的地方之一,但相比起深圳也还好。山下有个小小的,请香的小庙,说跨过门槛有讲究,要男左女右。里面有个小塘,上面飘着莲花灯,进来要洗三次手,从小塘里去运气、财气和灵隐寺的灵气。我脱下手套洗手,三下完后手冻得通红。


卖香火的人吆喝着,说:“弥勒求健康、幸福;如来求权贵;观音有求必应。”我不懂佛,只听他们这么一说觉得观音好厉害,既然观音有求必应,为什么还要把其他佛分得那么细呢?我们只买了比较普通的香,然后上山。上山的路很好走,应该是走的人多了吧,路也不长。我们经过一个又一个的大殿,里面供着不同的佛、菩萨和罗汉。我只认得如来、观音、十八罗汉、弥勒和济公。每个殿门前都有关于这个佛的介绍,我记得还有个求智慧的蓝脸菩萨,我上去拜了一下,顺便也帮谭殿凯琪祈祷了一下,希望她雅思过关!


我的兴致不在于求神,而是踏雪,积雪被扫到了路的两旁,我不走寻常路,踏雪向前。我的兴致还在于每个殿前的香火炉。好多虔诚的信徒在烧纸钱,他们买的粗大的香都在炉里焚烧着。我围在炉边,不说话,看着他们,然后借着炉火取暖。


灵隐寺其实很美,腊梅开得很盛,近看每一朵小花上都笼着一层雪,似乎是浴雪绽放的。


后来我喊冷,说想回酒店,婶婶还是想多呆一会儿的,但被我吵着也跟着往回走,突然问:“你要不要坐缆车到山顶看看?”我一听,大叫:“好啊!好啊!”她说:“你不是冷吗?”我说:“不冷了,不冷了,坐缆车去!”


缆车人很少,缓缓地往上爬。从上往下看,所有的树都裹着雪,仿佛从这里跳下去也能被雪托着。


山顶是财神庙,很少人拜访,但拜访的人带的香火都特别多,样式也多。婶婶去拜财神,我只站在香炉边烘着。我看一个阿婆在大香炉的四边都摆了烛灯,一边上香,一边还烧着纸金元宝。庙里的和尚时不时出来清理,把放在炉边的供品都推到了炉里,里面包括那个阿婆的。阿婆马上跑上去,夺过和尚手里的火钳,把她的烛灯从炉里夹出来,摆好,对和尚说:“我在这里摆了还不到五分钟,再摆一下好不啦?我还没供完。”然后回来继续烧纸元宝,嘴里念念有词,说一些对不起之类的话。换在平时,我会嘲笑这种人,但在这里,我只是被她的虔诚感动。


财神庙外的院子里有四个年轻人在打雪仗,我心想:这么冷他们怎么敢赤手抓雪?但他们笑得很开心,让我忍不住鼓起勇气也抓了一把雪。奇怪的是,一点也不冷,软软的,而且很容易捏成各种形状。


第一次堆了个小雪人,它的手我怎么也捏不好,虽然谭凯琪说很简单。旁边有个小卖部在卖热豆腐串,买了两串,吃完了剩下两根竹棍儿,做了两串雪葫芦,插在我的雪人身上当手臂。看,它和我一样穿了羽绒服= =


晚上去学校考出版编辑和电视广播的笔试——看一段二十分钟的影片,然后说自己有什么思考之类的,一千字左右。这个简单,我提前半个小时就交卷了。打电话跟我妈说,她挺高兴的。


我知道我应该为我妈关心我而感动,可我总觉得现在有点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味道。我爱她,但我有时特别烦她。我是不是很不孝?·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