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杭州游记(1)  

2013-02-28 08:32:49|  分类: My lif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杭州游记(1) - ...☆Ashley - ☆.Take a bow.
 

2013年2月16日,晚上我请假回家,因为第二天的飞机飞往杭州,我要在中国传媒大学的分试点之一——杭州工业大学参加2013年高考的自主招生。18号考试,我妈原本是希望我在学校多上一天课,然后18号上午八点的飞机飞向杭州。她真会为我争取一分一秒的学习时间,一点也不顾及我的体力。然而我和她相反,我坚持17号走,因为我需要时间去适应一座新城市。


16号晚上住在我婶婶家,晚上看Katy Perry:Part of Me的电影,片头有位粉丝这样说:“Most of us try to be normal, but Katy tells us it’s Okay to be outstanding.”我喜欢这句话!Katy很真实,我喜欢她的不拘一格,喜欢她对待感情的方式,喜欢她敢于绚烂自己的人生!


17号早上八点钟起床,吃过早餐后赶往机场。十点四十五分起飞,十二点五十九分到达杭州。前一天我爸说杭州会很冷,因为全国都要降温,吓得我哆嗦。到了才发现,也不过如此。我想我带的厚衣服会不会太多,薄衣服反而太少?


杭州不大,交通倒是挺便利,不过一会儿就到了婶婶预订好的酒店。可这酒店在一个小巷子里,我皱着眉头问她怎么订了个这么非主流的破地方?前台也小小的,门面一点也不好看。可进到房间里发现还Okay,很整洁,暖气烘烘的,很舒服。这一天也没什么事,婶婶说去吴山广场玩。


吴山广场不算大,类似北京的王府井,一条街沿着走下去,两边是卖小吃卖丝绸卖纸扇卖小江南伞的店铺,都装饰得古色古香的。有好多现做的冰糖葫芦,可我那时不知道怎么回事,满脑子都是臭豆腐,竟然一点也没有把这些山楂串们放在心上。臭豆腐吃是吃了,好像也没有记忆中的那么好,反而错过了最喜欢的冰糖葫芦。


广场广场,中间才是最热闹的,沿着那条路一直走下来,人也变得稀少。吴山广场一直接着西湖大道。我觉得西湖大道不应该叫做西湖大道,叫西湖小径还差不多,一条石铺的小路,两旁都是咖啡馆、酒吧、小酒店什么的。我刚下飞机的时候不冷,现在也添了件外套,围了条围巾。这条路人很少,在这少少的人中,老外居多数,三三两两走在一起,都背着大大的背包。他们说话时不时飘进我耳朵里,听得懂的是英语,听不懂的,管他是法语德语还是西班牙语。这巷子让你不敢大声说话,就让它保持这一份清静好了。我不断地哈气,形成一片小小的、很快就消散的雾。其实说到冬天,我脑子里想到的不是雪,不是冰,而是哈气。我觉得哈气才是冬天的代表。小学的时候走路上学,冬天就这么一路哈到学校,然后就会很快乐很快乐。不知道为什么。


这就像古时候有钱人家的大宅子,沿着这条路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圆拱门,最终到了西湖。


西湖很大,一眼望不到边际,那时已是下午,杭州的天比深圳暗得快,西湖已成了一幅墨画。湖边种满了垂柳,看得出婀娜的身姿,却只剩光秃秃的枝条。不知为什么,看过盛夏时济南趵突泉的翠柳,我更爱这褐色的柳条。衬着这望不到边际的大湖,走在几乎空无一人的湖畔边,呼吸着冷冷的空气。我怕冷,非常怕,但我喜欢冷。我一边缩着脖子,一边享受冷风把我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没关系,我心爱的人不在,他看不到我糟糕的样子。但我多希望他在啊,和我一起漫步西子湖畔,伸手替我抚平乱糟糟的头发。天上开始下雨,小小的毛毛雨。我没有带伞。


在深圳我是受不了下雨的,一点雨打在身上就让我不舒服。但在这里,我乐意雨中漫步,去寻雷峰塔。龚琳娜的神曲不断地颠覆人们的听觉,我承认我是因为那首奇葩的《法海不懂爱》所以对雷峰塔顿生兴趣。我忘了我走了多长时间终于看到雷峰塔。那时天已全暗,雷峰塔亮着灯,金碧辉煌。工作人员说会彻夜通明。我想:法海懂爱的吧?我心爱的人,你觉得呢?


看完雷峰塔,我坐公交回到我一开始到达西湖的地方,只是为了看一下我走了多长距离,算了一下,四个站。原来我走了这么长的路,而这仅仅只是西湖的一个小部分。这才发觉腿酸酸的。随便找了个地方吃饭,然后回酒店,洗洗睡了。


这一觉睡得并不好。我婶婶和我叔叔谈了八年的恋爱,我五岁那年他们结婚。结婚之前他们经常去我家玩,应该说是我生命中一直存在的这么一个人。但这是我第一次和她一起出门,第一次和她在双人房里“同居”。我本来很高兴和她出来的,因为她脾气好,从不发火,至少我十八年来一次都没见过。无奈她的呼噜声实在可怕,一睡着即打,而且整夜不停,震天响。说实话,这七天我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每天起来她还会问我:“昨天睡得好吗?”每次我都把被子往头上一蒙,说:“嗯,好。”


总是半夜被吵醒,坐在床上看她打呼噜。杂志上说,打呼噜说明一个女人进入了衰老状态。我依然记得她结婚照上的样子。不知为什么会莫名地难过。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