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上海游记(1)  

2013-03-02 18:27:45|  分类: My lif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03月01日 - ...☆Ashley - ☆.Take a bow.上海游记(1) - ...☆Ashley - ☆.Take a bow.
 
上海游记(1) - ...☆Ashley - ☆.Take a bow.
  

二十二号早上一起床就和我婶婶大吵了一架。呃,这么说吧,其实一直是我在那里嚷嚷,她没有吵,前面说过她是没有脾气的。原因是,原本说好了到了上海我和小七姐吃饭,她和她的朋友吃饭,各玩各的,互不相干。结果那天早上她硬说她也要见小七姐,说中午要人家出来见一面,确定有这么一个人存在。我说人家下午六点才下班,中午见什么见。她说这是为了我的安全。我说我和她认识六年了,她如果真是坏人要害我早害了,至于放这么长的线么?我又不是什么大鱼。而且我爸妈我小姨都知道她,又不是其他随随便便的网友。我婶婶依旧坚持,虽然没有发火。我急得掉眼泪,神经病!我讨厌人家质疑那些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我是说,我虽然没有见过小七姐,但我一直把她当知己,现在婶婶对她的不信任感,让我觉得她也不信任我。我前一天都把小七姐的电话、住址发给她了,她还想怎样?最后惹急,我说:“你越是这样我越不听。反正腿长在我身上,我真要自己跑了,大上海的你也找不到我。”

后来我婶婶打电话给我小姨和我妈,她们都说:“没事,让她和小七去吧。”婶婶跟我说:“嗯,你妈和小姨都说可以,那我就不和你去了,晚上早点回来。见到了跟我发个短信。”我心想:你早这样我会听你的,现在我一点也不想给你发短信。

从杭州到上海的高铁只用三十分钟。我原本想在列车上打个小盹儿,因为前一天晚上依旧失眠在呼噜声中。可我还没来得及睡着就到了。婶婶的朋友Wendy嫁给了一个希腊人,好像是叫Alison吧,他们安排司机来接我们,我把行李扔上车,然后去了田子坊,打发掉这段小七姐下班前的时间。

第二次来田子坊,第一次是三年前,世博会的时候。

田子坊是文艺青年聚集的地方吧,在居民区一楼窄窄的小巷开辟出一家家小商铺,歪歪扭扭,不规矩。每家小商铺都是自己的风格,卖画的,卖明信片的,卖音乐盒的,卖布艺的,各式各样。还夹杂着露天酒吧,咖啡屋、面包房,杂而不乱。田子坊是让人待不厌的地方。表姐说她喜欢上海的外滩,因为那里给她一种西方的感觉。我对外滩感觉一般。我没有特别喜欢哪一种风格,一定是尖角屋或哥特式之类的。我喜欢去看每个城市所特有的。杭州有她的西湖,苏州有她的园林,北京有她的贵气。这些放在她们的城市里都是好看的。但如果只是喜欢一种风格,比如就喜欢哥特式建筑,把杭州、苏州、北京的建筑都换成同样的建筑风格就不好看了。巴黎的铁塔、纽约的自由女神像,因为被主流认可,著名得都印满了明信片,世界各地地卖,看多了视觉疲劳。我想旅行就应该出来寻这个城市所特有的,找她最根本的东西,而不是那些滥了的东西。好比我在挑明信片,我婶婶总是说这个好,那个好。我就要不断地提醒她:“我到的是浙沪苏,不是英法美。”田子坊就要上海的味道,那种筒子楼,现代与近代的结合,拥挤程度堪比《哈利·波特》里的对角巷。

我发现田子坊一些相对杂一点的店铺里都有“上海女人护肤三件宝”,这个名字好好笑。不过我在一家这样的店铺里买了三套1940s的老上海明信片。一套送给猫猫,一套送给武悦。我跟猫猫说我给他买了明信片,他说他受宠若惊。我觉得好笑,不是你自己说要明信片的吗?他说他是半开玩笑的。我说那你就是半认真的。他说:“女生的思维好奇怪。”难道我推论错了吗?

我买了四条软陶泥的彩色手链,小田园清新风。给文瑶、武悦、倩怡和自己,很可爱。然后在一家卖画的店里淘了两张玛丽莲·梦露的铁皮画。那家店挺大的,有些是店家自己画的,都是些大头娃娃。铁皮画上的则是些上个世纪的老明星。我买的玛丽莲·梦露一张是我喜欢了很久的,一张是她少有的优雅的黑白照。其实我喜欢梦露多过赫本。赫本总是同一种姿势同一种笑容,梦露比她多变,比她有味道,不容易腻。

我给我弟买了个葫芦,是真葫芦,里面还有种子,取出来可以种的。葫芦外表被彩绘喷得很漂亮,套上铃铛,叮铃铃地响。小七姐说这种东西在上海不常见的,居然就被我淘到了。我不明白猫猫为什么觉得它丑。我弟一拿到就问我为什么葫芦娃没有蹦出来= =

后来路过一家专门卖明信片的,还负责代寄。明明是路过去了,又退回来看。我是不喜欢代寄的,我觉得寄东西最好是能够亲手寄。不过我在里面看到了我的女神——张爱玲。

张爱玲照相总是喜欢把头昂得高高的,那时她最经典的一张黑白照。还有一套的,五张,都是同一个造型,不过她身上的旗袍被换成了不同的花色。那一套明信片每张都有张爱玲的一句经典语录。最熟悉的一句,是《半生缘》结尾部分,曼祯写给世钧的一封信的最后:“我要你知道,在这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还有一句:“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

这句话直接戳中我泪点。

张爱玲是当之无愧的上海花。

我在她的故乡。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