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亲爱的乐韵  

2013-03-17 17:48:33|  分类: 报社稿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爱的乐韵:

我现在很少上微博了,所以等到现在才看到你@我。看了你的微博,突然就想写封信给你。

说实话,当这本书印出来的时候,我妈就一直嚷嚷着送这个送那个。我其实并不乐意,因为她计划着把书送给她的朋友们,而当我想送给我的朋友的时候,她说:“哎呀,叫他们买就行啦,帮你增加销量啊。”然后还要我在送她朋友的扉页上写几句话。我不乐意的原因是我其实真不认识多少她的朋友,尽管她总是频频提起这些阿姨们。她总说:“你怎么知道你的朋友将来有多长久?我这我那些朋友都几十年了。”可是如果这时候计较着会不会长久而吝啬于自己的付出,那这些朋友一定都不会长久了。我想我妈当年和你妈交往的时候一定也和我现在一样不计较一切,只是现在的她不理解我的感受了。因为在大人的眼里,我们永远都是小屁孩,而事实上,我们正在以他们意想不到的速度飞快地长大。虽然我也对她嘟囔了不少,但最终没有拒绝。当我把她给我的名单上面的名字一一写在书的扉页上时,真的是由手指间传来一股强烈的陌生感,我连这本书要送给谁的名字都写不顺手,连对方的脸都想不起来。

幸好还有这么一个你,这个名字不感陌生,在那张名单里,只有你我才是真正乐意送书的,所以你可以发现写给你的东西和别人不一样,你也将收到这封信而其他人不会。当然,嘘,不要告诉他们,我们自己心里偷着乐就行。哈哈。

这本书让我妈骄傲了不少,虽然她没说,但我感觉我最近挨批挨骂少了。不知为什么,口口相传,一堆人知道这件事,其中当然也包括上述者。许多面生的亲戚们一见我就夸,把我说得天花乱坠。一开始是高兴的,但多了就觉得不耐烦,静下心来想想不免觉得有些空虚,他们甚至连我写了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夸。刚开始觉得飘飘然,现在也没什么感觉了。也跟妈妈抱怨过,说觉得过分的夸奖挺虚伪的。她说:“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你不就爱出风头吗?”我想不是的。日本有个很有名的模特叫水原希子,她是香奈儿在亚洲的第一个代言人,出道时也不过十多岁。人们问她为什么在接受赞美时总是淡淡的?她说:“那些赞美我只听了一半,因为会被宠坏的,一定要不停地学,不能懈怠,没有时间去消极。”我其实一直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知道自己的梦想追求和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虽然我总是表现得很轻狂。

当我现在回过头来看这本书时,我也没有当时的心情了,包括后期我在修改时也没有最初写的时候那样激情澎湃了。当我对书里男主角在现实中的情感消耗尽时,我甚至有些不耐烦。说实在的,这本书写完我甚至没有从头到尾完完整整地看过一遍。尽管它的确是我写的,但对于一些细节可能还没有你们清楚。我偶尔也翻几页,自己倒找出了不少毛病,感觉没有那么好,觉得这本书不能代表我。也许应该往好处想——我的写作有进步。再回想我当时对男主角的热情,我都有点搞不明白为什么当时会那么迷恋他。我不否认他有他的优点,他对每个人都很好,他其实很善良,唯独对我不好,也许是因为我过于张扬。我有时自嘲:“啊,这本书的封面和它的男主角一样丑。”我妈会说我:“你这样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我想不是的。我承认我以前做过很多蠢事,但我不曾后悔,如果没有那些经历又如何成就现在的自己?人总是不断成长的,过程中必须有不断的自我否定,这样才会有所进步。哲学里把这成为“扬弃”。我妈也取笑我:“你看你以前迷他迷得!”那又怎样?歌德青年时疯狂地迷恋少女夏绿蒂,写下《少年维特之烦恼》,一泻千里地抒发自己对她炽热的情感,而老年时又在回忆录《诗与真》对自己过去的情感抱以嘲讽的态度。然而“两般谁幻又谁真”?我以为这都是诗人最真实的写照,只是心境不同了。韩寒也说过,十六到二十五岁期间是最多变的,也许这一刻的你就会否定前一刻的自己。这是正常的。懂得自我否定总好过等别人来否定自己。不用害怕做错事,怕只怕你坚持不变。大人们笑我们幼稚,又如何?至少我们在趋向成熟。

在经历了男主角后,我又爱上了另一个男生。他是我的好朋友,总是对我很好很好,他了解我的每一面,好的和坏的,是我活了十八年来遇到的第一个可以接受和理解我的每一个奇怪想法的人。我好像是在去年六月份才意识到自己喜欢他的,那时候得到他要出国的消息,疯了般心里顿时缺了一块,空荡荡让我不知所措。

后来他告诉我,他其实喜欢我很久了,一直觉得我只是把他当朋友所以什么也没说。那天我一个人从北京回深圳,他来接我,替我拎包拿箱,带我去吃好吃的。就是那一天我答应他,然后度过了我短短人生阅历中最美好的两个月。后来我常想,我爸会不会后悔那天没来接我?因为如果不是他要我一个人回家,我也不会朋友来接我,并给了人家一个机会乘虚而入。没错,我全家人都知道这件事,是我爸先知道的。因为他是警察,有次我们约会时被他在监控室里看到了。我一直很好奇,他到底是看到我们牵手、拥抱还是亲亲让他这么肯定这个人成了他女儿的男朋友,但我没有勇气去问他。

他对我太好了,真的。和宿舍里的人谈起大家的情史,总是觉得我唯一的恋爱对象比她们十几二十个加起来都好。我爸妈虽然不大高兴,但也不反对。棒打鸳鸯总是不好的。而且在他们眼里的早恋,对我来说也算晚了,宿舍里的人谈过的十个手指都数不过来。我妈说我花心,原因是我喜欢了“男主角”将近两年,却用了两个月时间爱上另一个人。可她不知道,那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没有一天我不在试图忘记他。我觉得我挺痴情的,而且我坚信以一定要两个人相爱才可以在一起,我不要你爱我而我不爱你或者我爱你而你不爱我。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我的初恋才发生的十八岁吧。“贱”字我们大多认为是贬义的。但现在我认为对对的人犯犯贱也是可以的。当然“贱”的含义也要自己去理解,比如他就说他不觉得我贱,尽管我认为自己贱到了骨头里。

现在他出国了,在西雅图。去年九月末十月初我们分手,我提的,但其实算是他的意思。因为异地恋是痛苦的,前头有太多未知。不过我生日的时候他还是送了我一束红玫瑰,十九朵,花语是:“真诚与坦白,忍耐与期待。”圣诞节的时候他对我说:“圣诞节都要说真话:我只是不想倒在温柔乡里。”一月份的时候他说:“你赢了,我忘不掉。”我们保持着联系,却谁也没有说再在一起。

高考完我想把和他的故事写下来。能不能再出一本书我无所谓,我不认为出书是写作的最终目的,就像我不认为出书是为了拿诺贝尔文学奖,为了拿奖而去迎合评委的口味一样。我还留着小学一年级的日记,尽管每篇的篇幅不过三四行,但读起来特别费劲,不光因为字难看,更多是因为太多字不会写,全用了拼音代替,所以要不停地拼下去。每一次重读都会笑出眼泪。这就是为什么我想写东西,保留以前的记忆,这样可以永远记住那时的感受,理解曾经的自己。我说过,父母都是过来人,但他们不理解我们。可我想去理解我将来的孩子,也许记下这些,我会时时知道:“哦,当我和他(她)一样大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还有,有时一些事情用文字体现出来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就比如说我倒追“男主角”的事吧,我爸妈对此深恶痛绝,心想他们的女儿怎么这么不要脸?而欧阳雨薇是一个什么形象?一个大胆、无所畏惧、敢于追求自己幸福的女生!这要放在1840年到新中国成立六七十年代这段时间里还算是个进步思想呢!当你把思想转化为文字的时候会发现世界上有太多可笑的事!生活太无聊,必须给自己找乐子!

好了,就说这么多了,我要去复习了,你也要加油。当然学习方面不要问我,我也是个白痴。但如果你想找乐子,听些疯狂的想法,随时可为你奉上!哈!

祝心想事成!

吴雨恬

2013.03.15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