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写作于我  

2013-06-13 20:30:53|  分类: Articl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细胞遗传自我妈,她曾经是文艺青年,现在是文艺中年,天天在家里摆花种草,梦想着找到桃花源,过上陶渊明式悠然见南山的生活。家里有好多她的书,泛黄的,翻起来脆脆的,枯叶一般,她还有好多文摘、剪报,集成一本本小册子。她把这些看得比我还重要。小时候她让我看她的旧书,我其实不是很愿意。她还给我买了好多书,小学时写作文一定要给她过目,批评建议一大堆,那时候很怕她。可能因为这个并不是很喜欢写东西。


不过遗传这种东西特别神奇,我的文艺因子在我进入青春期后来了个大爆发!突然觉得好多东西需要去表达,需要说出来,于是偷偷写些东西。后来我知道我妈有偷偷去看,因为有一天她突然跟我说:“哎,其实我觉得你写得不错!”她一直否认她是“偷看”的,她说是帮我收东西的时候翻到的。本来想发脾气的,但一听那句话就雀跃了——我妈是谁?!鉴赏水平超高的啊!于是我开始主动拿东西给她看了,不过一般都是放了一段时间的,新鲜出炉的怕会暴露自己的小秘密,因为写作是需要注入情感的!


我记得我是初中开始喜欢看书的,看得最多的就是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前前后后看了七八遍。我觉得和奥斯汀有点像的中国作家是张爱玲。她们的故事都是发生在一个小小的地方,然后把重点放在刻画人物的性格多面性上,没有极端的恶人与好人,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优缺点,给人很真实的感觉,她们塑造的人物特别的饱满。但也有些人不看好她们。比如马克·吐温。在他看来,小说就应该放在一个广阔的背景下,所以他写了很多的历险记,并极力反对奥斯汀式文学。但我不认同这种观点。无论玛格丽特笔下的郝思嘉足迹遍及大半个美国,还是奥斯汀生活在英国小乡村里的伊丽莎白,抑或张爱玲那些大宅子里的各有心思的女性,她们都是迷人的。文学不应局限于某一方面,正是因为它多姿多彩,百花齐放,包罗万象,所以才富有魅力。


其实我更特别喜欢奥斯汀和张爱玲这种二寸象牙雕式写作风格,找一个很小的切入点,然后反映一个大背景。我觉得比这个客观世界更令人惊叹的是复杂微妙的人性。我希望能成为简·奥斯汀,雕出精致无比的二寸象牙雕。


高中选择了二外,加入文学社,第一次交了两篇稿子,一篇散文,一篇短篇小说。于元林老师看过后找我谈话,他说他很欣赏我,并希望我可以尝试写长篇小说。我没有写过长篇小说,心里不是很有底,敷衍着,想着高中还是应该以学业为重。当我真正融入这个集体后,我发现生活比我想象中有趣很多,每周回家都会写篇周记记录下一周发生的事情,包括那时暗恋的一个男生。我把这些周记放在博客上,挺多人看的,可能因为是纪实,他们说我写到了心底,于是博客的访问量从那个时候开始急速上升。有一天突然想起于老师的那个建议,便把周记整理了一遍,成了一本记录高中生活的小说。因为这本书写的都是自己身边发生的事,自己注入了情感进去,所以特别有感触,写起来很顺畅。


我也没想到这本小说会得到谢主任的赏识,这让我特别惊喜!我还记得那天早读谢主任到班上找我,和我聊了一下我的书,然后提出几处修改建议,并说有机会出版。第一次有梦想成真的感觉!


我想写作一定要真实,并不是说不能虚构,而是投入的感情必须真实。写作是一门艺术,艺术都是需要情感投入的,这样才能引起人的共鸣,否则便如行尸走肉一般。诗人歌德青年时曾热恋绿蒂,甚至于想要自杀,终于写出了《少年维特之烦恼》,一泻千里地抒发了自己火炽的热情。及至晚年写自己的回忆录《诗与真》时,他却对自己青年时的热情岀之以嘲讽的态度。然则“两般谁幻又谁真?”我以为,两者都是同样的真实,都是诗人自己个人真实的写照。写作并不用害怕被人偷窥到自己的心境,我想,随着自己的记录不断地回放过去,不忘经历,也许会更容易理解别人,而这个世界需要理解。


《起点》在陆陆续续地修改,同时因为谢主任推荐,参加了第四届深圳“十佳文学少年”这个活动。我觉得我挺幸运的:决赛的前一天,高二的桑婷婷老师送了我一本书——何兆武先生的《上学记》,比赛前我在家里看着本书,只看了序言部分,那里有写何先生对“幸福”的理解,我还用笔划下了,正好那天现场口头作文抽到的题目是“你幸福吗?”观众席上还坐着一位让我感到幸福的人,于是灵感迸发,取得“十佳”头衔。


高考刚结束的那个下午,谢主任给我打电话,我很清楚地记得他说的这么一句话:“文学也许对你的高考,大学升学率不会有太大帮助,但是对以后的人生是有用的,它就像是一种精神寄托。”


特别喜欢这句话,觉得谢主任说出了我的心声。我很感谢谢主任,我觉得他就是我的伯乐,要是没有他,我不知道我高中的意义何在,因为我成绩不太好,要不是有这本书,感觉都荒废了高中三年。然后是谢主任,他让我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让我知道有一种理想,一种信念,一种精神寄托是值得自己去跟随一辈子的。


我想我还会继续写作,并不想成为大家,因为“人生一世,不过就是把名字写在水上。”不管你如何奋力,如何着意,如何漫不经心,结果都是一样的,名字一边写,一边随流水消逝了。但是生活好比是看风景,远远地看见一朵花,很美,于是情不自禁地走过去,并没有奋力地“追”或者“求”,却是自然而然地走近了。这就是境界吧,和百米冲刺是不一样的。写作,便是我生活中的那朵花。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