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2013-08-17 15:13:04|  分类: My lif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里输入标题“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 ...☆Ashley - ☆Thinking of you.

不知不觉地现在总喜欢在半夜睡不着的时候爬起来写东西。这个时候世界最安静,只亮起一盏灯便好,黄色温暖的光线。放眼望去,前方一片黑暗,那又怎样?现在是北京时间2013817,凌晨4:20

昨天发生的事让我瞠目结舌,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我只有一茶匙的感情便可安稳,而现在,没有爆炸是我的万幸。

小姨昨天和姨丈一起回老家,走亲戚派月饼,家里只剩我和表妹,下午两点她去上素描课,我坐在桌前摊着纸打算写点东西。我不是一个安分的人,我不会老老实实、一动不动地专心干一件事,这是我的弱点。在思考如何下笔的时候,我还是拿起手机刷微博。

我看到范冰冰的专访,很长的一篇,标题是:“白天所有风光,夜里华为孤单”。我慢慢地,却看到这么两句话:“我不是一个特别合群的人,因为我思想比较偏个性化,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我的朋友,我也是会挑朋友的,能入我眼的,一定是我看得上的。”“人的情感就在那一刹那,并不是天天黏在一起的人就是你很好的朋友。即便一年多没通电话,但遇到困难,是朋友,他也会全心全意地来帮你。”我不否认,我看到这两句话第一时间觉得安在叶文瑶身上真是无与伦比的合适,于是我将他们放在一起,再加上一句:“而你恰恰相反,你以为你和我有多好?”

就像我对我表妹说的:“你交了一个朋友,你掏心掏肺了,你觉得你们已经熟到了真的可以不用多说一句话她就懂你了,结果却发现误解有这么多,而且你就说了,她也总是把握不到重点。我这个人比较懒,我宁可大家都误解我,我也不想过多去解释什么。”

我把这段话发到微博上,我知道她会看到的,即使我们已经互相取消了关注,因为凭我对她的了解,她会有事没事搜别人的微博看,包括她“憎恨”的前任,“看不起”的曾经好友,那么我,当然会在被搜范围之内。事实证明,我果然猜对了。

没什么可惜的,我怕很多东西,唯独不怕别人怎么看我。我一直觉得我做什么问心无愧就行,我天天要考虑别人的看法不得累死?黄远说:“你不能这样。说实话,你这样有点……呃,自私。”这个说法我爸跟我说过一次,我没放在心上,我想:去你的大人,深深代沟无法跨越,我鸟你才怪。可是黄远突然这么一说,却让我愣了三愣。

黄远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圈子外的人你可以不管,但是圈子内的人你必须在意。你不能只想着过好自己而忽略别人,因为到最后你会发现只有自己快乐是不够的,那样会很孤独。”

我说:“有时候我挺享受孤独的,你自己一个人塞着耳机想自己的事,穿梭在某条街道上,不需要有任何人和你聊天谈心。而且有时候我会害怕别人知道自己太多事。我很矛盾,我拼命想让你了解我,说了好多好多,但当你了解足够多的时候我就会害怕,这时候你稍微有一点对不起我,我就特大爆发,然后你从此被我拒之门外。我记得狗维说过,这好像叫‘亲密感障碍症’。”

黄远说:“有些人不喜欢你,因为你的表达太直接,甚至鲁莽。就像我在七班的时候,你经过走廊的时候会过来打我两下,我知道你是闹着玩,我也不在意,但就是会经常有人问我说:‘暴爷,你为什么要那么好人?她总是这么对你,你干嘛还要跟她玩?’但我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人。我、猫猫、谢响,包括肥龙我们都知道。”

我说:“对啊,就是因为你们都知道所以我一点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知道我有的时候很奇怪,我每次这么说的时候,谢响就跟我说:‘你是作家嘛,只有这种奇怪的人才能写出好东西。’”

黄远说:“是啊,天才都是疯子,可是我不想当天才和疯子,因为他们都很寂寞,很孤独;我也一点都不想当英雄,因为英雄的结局总是悲剧。你知道什么人最幸福吗?就是普通人,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我就只想当个普通人。”

我说:“可我不想成为普通人,我不愿意只是一个普通人。”

黄远的这个电话打了有一个多小时,他说:“吴雨恬,我跟别人讲东西,一讲人就‘哦,好。’心情大好,然后就通了,可是为什么你却讲不通呢?”

我说:“因为别人只是听你说,点头‘嗯嗯嗯’地接受,而我有思考,我一直在想问题。”

也许这就是我的问题?想太多?不甘平凡?

我问谢响,你说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说别人他不知道,但他认为挺好的,可能会有些直接,但他一直觉得挺好的。好像一注镇心剂,让我平静了许多。我把和叶文瑶的事告诉他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说他知道我的感觉,“就好像你玩过的玩具你不要了,但还是不想别人跟他好,而且对方还是你那么好的朋友。”,“主要就要看开点。”谢响说。

我说:“叶文瑶说我这个人活该没有长久的好朋友好情侣。”

谢响说:“我们是长久的好朋友。”

我没有料到谢响会这么说,以前在五班的时候和他玩的挺好的,但分班后联系就少了,走廊上要是遇到了,他有时也吹着口哨轻飘飘晃过,我一直以为他只有在有八卦的时候显得热心。我想着谢响回我句:“别想那么多。”或者“别理她啦。”就够了,可他这么一句,让我下意识咬紧了嘴唇。

我说:“我发现和我说过‘永远’的人最后都会走,像巨家珍、肥龙、江煇铭、叶文瑶等等等等。”

谢响说:“你要知道,虽然平时我们没怎么说话,但是你来找我,我不会不理你的。”

总感觉谢响这话说得像是在回应我发给叶文瑶的那段话一样。突然意识到黄远是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他们可能都在忙,没顾得上你,但只要你需要帮助,开口了,我们都在。”

谢响问:“你和肥龙又是怎么了?”

我说:“那个时候我跟江煇铭在一起,又刚分班,然后他跑去跟人家说我是他女朋友。我当时很生气,他就说我开不起玩笑,其实他哄哄我就回来了,但他不理我了,我就想算了呗。”

谢响说:“他那是开玩笑你激动什么?这绝对是你的错了。”

我很早以前就说过,谢响的话我比较听得进去,还有猫猫,还有江煇铭,当然他现在不愿意和我说话。

谢响说:“你们和好吧!”

我问:“How to?”

他说:“Let me do.

谢响建了一个群,把我们拉了进去,取名曰:“我们和好吧!”我表妹看完瞬间石化,“什么群名?!”她说。

王俊铭那时不在线,我和表妹坐在Burger King里,我大谈特谈和谢响的聊天,说我很感动。

这时候王俊铭上线了,他说:“都毕业了我也不想说什么,吴雨恬我反正以前现在将来都不恨你,你要怎么看我随便,谢谢谢响给我个说话的机会,我看演唱会去了。”然后删群退出。

我当时想:我去你的,拽个毛毛啊?什么说话态度?

谢响说:“你去加他微信。”

我说:“不要。”

谢响说:“快点,一人一步,听话。”

我点进王俊铭的页面,验证处打:“谢响让我加你

谢响说:“吴雨恬你真让人蛋疼。”

验证很快通过了,我没理他。

Coco Park在举行酒吧文化节,青睐一个乐队唱歌,挺不错,但后来的街舞个女生独唱就让人作呕,匆匆和表妹跑回家。她回房间做作业,我在客厅回看《快乐大本营》,看到十二点,准备刷牙睡觉。

2013817,凌晨00:14,王俊铭给我发了条消息,好长好长,我以为只有我这种人才会给人发长微信的,没想到今天却以收件人的身份接收了。

他没有分段落,他说:“你可能一直不理解我当时为什么不哄你吧?我把我的想法都告诉你好了。当时高三刚开始我压力特别大,我知道自己努力了也不一定可以考上西政,但是如果不努力我也许连二外的朋友都会失去。我可以考不上西政,但是我希望我能和你们一起考上深大,虽然梦想不能完成,但能和你们一起也是一件幸事。我特别想和你一起努力,你教我英语我教你数学,偶尔再一起比比语文。但那时我们之间的话题却总是海兽,总是安慰你别哭,说实话,你和海兽在一起我特别难受,倒不是说我喜欢你,只是我为你必然会受伤而感到心酸,毕竟我知道你对感情有多认真。于是在那次吵架之后我选择不哄你,虽然有对每次都是我哄你的不甘心,但更多的是想让我们都能冷静一下,快速进入高三的状态。毕竟我们在一起玩,不管是开心还是难过,我们都很难静心,可学习恰恰就需要静心。所以我在很早以前就下定决心,为了我们能在高三一年获得未来四年甚至一生的成功,我可以放弃你。想必你也知道,你博客你的三句话就是我,我很早就开了但是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当时就是希望如果有一天我们在现实世界里有了不开心或者隔阂,但至少在虚拟世界里,我还能是一个可以和你互吐心事的网友,可惜我没能等到那天。后来冷战的时候我以为你会很努力的学习,可你没有,我当时很失望也很担心,尤其是你和武悦还有李胤宏玩在一块过后,我更是一度绝望。可能你觉得他们俩都很好,比我好几十倍,那我也不想争辩什么,唯愿你眼中的他们一直都是你很好的朋友就好。后来我记得那天是六点左右吧,下暴雨,你和猫猫在班外,你在狂哭,我进班看了你一眼没说话,但我当时心里真的很为你难受,但是我不能来找你,一是不想跟你低头,但更重要的是,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我怕我高三会失败。后来在睡觉的时候听到你跟钱思维说你过了中传的特招,我特别为你开心,当然我也有些许不忿,事实上,那是一种羡慕和嫉妒,现在看来,是极其幼稚的。后来听说你常在背后骂我,但是我从来不怪你,因为你就是这样不是吗,率真的像个孩子。最后高考了,成绩出来了,我失败了,尽管我以为结果会好,尽管过程我认为还是无悔的,但还是失败了,可当我知道你考的更不好时,我很难过。我曾幻想在高考成绩出来以后,在我们都成功以后找到你,和你说明一切,在毕业的时候和你拥抱一下的,但现实却与幻想完全相悖。我痛恨这现实,但我不后悔过程。也许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依然会为了我们或我的高三,放下我们的友谊。吴雨恬,我说过我不会恨你,我也说过,如果人生这趟列车上陪伴你的人要半路下车,我们应该笑着说再见。不管我们以后会如何,不管我是否已经了解何为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不管我是不是懂得原来你真的可以不是我在高中生活里友情之最,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唯一的最爱的高中三年生活里,曾经有过你的陪伴。希望你以后一直开心,不要再遇见我这种傻逼,希望你的笔下以后能永远只写出你的开心而非悲伤。最后,谢谢你。

其实我完全不知道“三句话”是王俊铭,我一直以为是我爸,我不知道那个只关注了我一个人然后整天发一些奇奇怪怪的留言给我的人居然是他。他说高三完了他依然贱着,我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我问他:“为什么有这么多想说却不找我?”

他说:“因为发现你过得很好,又回老家了,又去看演唱会了,谈新恋爱了,还有你弟弟。没必要再扰乱你。”

可是我一直没有真正开心过,高三以后,我越不开心,越想装开心,你们都不知道。

他说都会好的,会有一个人来到我身边陪我一直走下去的,他说他希望我的未来就像他以前在外教课上描述的一样,我会出很多书,发表很多作品,在喜欢的杂志社里做编辑,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我问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挺不值的。”

他说:“是啊,以后要远离文青,不再轻易与人交心了。”

我说:“你现在这么说话什么意思?你后悔了。”

他说:“生命里有过个你就够了呗。不用再想回到过去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再也不会有吴春鸭和痘痘龙了。”

谢响说:“肥龙这个人是可造之材我早就说过。这次他没想让自己显得伟大,他都没和别人说过,都是他内心独白,这次他选择的是默默的。”

 

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Things we’ve lost have their ways to come back in the end, even not always the way we expect.

 

                 吴雨恬

                            2013.08.17. 7:31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