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抵达肯尼亚  

2014-09-07 01:30:29|  分类: 非洲15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抵达肯尼亚 - 恬妞儿 - 改头换面

 

抵达肯尼亚 - 恬妞儿 - 改头换面

 

抵达肯尼亚 - 恬妞儿 - 改头换面

 

抵达肯尼亚 - 恬妞儿 - 改头换面

 

抵达肯尼亚 - 恬妞儿 - 改头换面

 

我在飞机上几乎一直在睡,睡了十多个小时。飞机上的空调将空气里的水分吸收了,干燥得头发在毯子上摩擦出静电嗞嗞啦啦地响。想向空姐要杯水,人家不耐烦地示意,现在送餐时间已经结束,要水喝可以自己去前边拿。突然有点想念国航,也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不了解他们的习惯,不知自己是不是给周围的黑人们留下了一点喜欢使唤人的坏印象。

好在不会。一杯水下去,广播就开始播放即将降落的消息,空姐一个位置一个位置地提醒我们把座椅靠背归位,戴好安全带,依旧笑容可掬。

降落在埃塞俄比亚国际机场是当地时间早上10点左右,我们要在这里转机,转到肯尼亚,因为这班航班延误了两个多小时,导致我们只有40分钟转机,非常紧迫的。

走出机舱,竟发现外面的温度与机舱内无差,可能还更偏凉一点,我掏出事先准备在包里的外套披上。

机场的工作人员很理解我们,安排了一辆小型巴士直接把我们运到ET300的登机口,又飞了一个小时左右,终于到达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

来之前也算做了点小功课,百度了一下,了解到内罗毕是东非最大的城市,也是一座国际都市,是非洲最领先、最时尚、最现代化的城市之一。然而就是这么一座城市,它的国际机场竟然没有wifi!想到在香港候机的时候,蹭着流畅wifi我都不想走了,而在这里竟然一点信号都搜不到!本想一下飞机就给家里人报个平安的,心里突然就凉了。

由于转机的时候时间很赶,行李没有一起过来,我们跟机场工作人员协商了好久,他们才答应等行李到了,发短信联系我们。虽然肯尼亚的官方语言是英语,但由于他们平时都是说当地的方言——斯瓦西里语,所以他们的英语带有很重的口音,让我很不适应。协商过程我打量了周围,看到机场里的治安人员,扛着步枪到处走。团里有个男生,比我小四岁,对军事很有兴趣,喜欢研究枪支,他说目测这些治安人员用的枪都是30年代英国二战时期淘汰下来的。

非洲人不是很守时,安排过来接机的ALK组织迟到了两个小时,期间我们在机场里百无聊赖地发呆,嚼着口香糖。ALK的头头是个矮个子男人,穿金戴银的,像香港电影里的黑社会老大。他乐呵乐呵地大步向我们走来,说话都带着Rap劲儿,后面跟着两个年轻小伙儿和一个中年男人。这三个人是我们的保镖,这15天他们会跟着我们去任何地方。年轻的两个分别叫MosesPaul,年长点的是Wycliffe。他们很热情地招呼我们往外走。

走出机场就感受到了非洲阳光的猛烈,戴着墨镜还要眯着眼,机场外道的护栏上坐着很多人,大部分是拉生意的司机。IssacALK的头头)把我们带到一辆大车边,拉着我们照了几张相才肯放我们上车。

车很旧,墨绿色,没有贴窗纸,阳光明晃晃地射进来,我戴着墨镜,随着车发动摇摇晃晃地睡着了。但是没有睡熟,一路上隐隐约约听到同行的伙伴用中文抱怨道:“天哪,Downtown这么小,两分钟车程就开过去了啊?”

大概一个小时后,我被一阵剧烈的摇动晃醒,头狠狠地撞到了车玻璃上,“Ouch!”我喊了一声。Issac发出一阵狂笑,不以为然地说:“Ahathis is the African Swing!(啊哈,这就是我们的非洲摇摆!)”其他人跟着哈哈大笑,我慢慢清醒过来才明白,除去高速公路,整个内罗毕只有一条平坦的主干道,其他都是坑坑洼洼崎岖不平的小道。

我们小心翼翼地护住脑袋,晃啊晃地晃到了目的地,我们要在这里住15天,这所房子的女主人叫Lucy。这时天上下起微微细雨,Lucy说房间已经安排好了,带我们去休息。

我睡了一个小时就醒了,走到走廊处看风景。

这是的非洲是秋天(他们只有两个季节,夏天和秋天),现在是他们最冷的时候。因为非洲气候很干燥,所以昼夜温差特别大,刚刚又下了雨,空气很凉。我们住在一个村子里,外面是绿树,忘了多久没有看过这满眼的绿了,又安安静静的,时不时传来几声鸟叫,也是颇为惬意。才下车时的那阵蒙蒙细雨早已停了,太阳开始灿烂着。我搬了把椅子坐在阳台上晒太阳,房间里太冷了。

Moses这时候走过来,问我休息得怎样,我说挺好的,并谢谢他的关心。他也可能看出了我的无聊,于是聊有兴致地和我谈谈天。

Moses只比我大三岁,大学生,工程师专业,他给我介绍了这里的动物,猎豹啊,羚羊啊,狮子啊之类的,透着一种自豪。但毕竟我在这里当志愿者的其中一项工作是支教,他也就给我介绍了一下肯尼亚的教育情况。

Moses说肯尼亚除了西部以外,官方语言都是英语,而西部则是法语。然而肯尼亚与中国的交往远远密切过法国,他们觉得将法语作为官方语言似乎有点小材大用。因此,现在肯尼亚在进行教育改革,开始学习中文,他说预计到2030年,整个肯尼亚会全面学习中文,作为他们的第二语言,就像我们在全面学习英文一样。

我说:“这样很好啊,我感到很荣幸。我现在也在读大学,专业是国际汉语。也就是等到大学毕业,我可能会去教外国人说中文。”

Moses很高兴,大声说:“哇,欢迎你到时来肯尼亚!”

Moses告诉我,肯尼亚人很喜欢中国人,因为中国给了他们很多帮助,内罗毕有一个地方是专门提供给中国人住的,而中国人在肯尼亚帮助他们修公路,刚刚走过的那条平坦的主干道就是中国人修的,所以他们很感谢中国人。

Moses还教了我几句斯瓦西里语,比如你好“Jambo”、没问题“Hakuna Montata”谢谢“Asante”等等,挺好玩的。

下午ALK组织里的一些老大们过来看望我们,给我们每个人发了志愿者证,并提醒我们务必随身携带,因为在大部分黑人眼里,除了他们自己这种肤色以外,其他都是白人,而他们对白人的第一印象就是“RICH”,但是他们很尊敬来这里工作的志愿者,所以带着志愿者工作证会对我们有保护。

最后为了表示对我们的欢迎,他们给我们唱了一首当地的欢迎歌“Hakuna Montata”。ALK的所有成员和这栋房子的女主人Lucy,她的女儿Christine还有厨师Juliet、佣人Grace都加入了。黑人的音乐细胞是很好的,他们边唱边跳,身体扭得很带感。

肯尼亚人都比较晚开饭,晚餐在近八点的时候才开始,我们早已饿得饥肠辘辘。意粉、炖牛肉丁和番茄沙拉就是我们的晚餐。

夜幕降临,温度骤降,我们才终于收到机场发来的取行李的通知,Issac等几个人去取行李,我向Christine要了张毯子裹在身上,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看着看着睡着了。迷迷糊糊中被Machinate叫醒,问我要不要回房间休息。他是Lucy的儿子,是个律师,长得文质彬彬的,戴着副角质眼镜,他刚下班回家。

我说:“不用了,谢谢,我在等他们把行李取回来好去洗个澡。”

大概等到12点行李才取了回来,我是唯一一个坚持等到这一刻的,匆匆去洗了澡,舒服了很多,刚要收尾,突然停了电。Machinate去电闸处看了看,表示无能为力,只能等第二天找人上门修。他告诉我肯尼亚全国只有一家供水公司和一家供电公司,所以停停电很正常。我顶着湿答答的头发在沙发上拿毯子拼命擦头发,憋着一肚子火,无处可说。

凌晨两点吧,头发才干了个大概,管不了那么多了,回房间睡觉,明天还要早起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