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改头换面

Start over

 
 
 

日志

 
 

  

2015-11-09 20:09:04|  分类: Articl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吻 - 恬妞儿 - 改头换面

 

我好像预见到了那一秒后会发生什么,否则我不会吐出舌头朝他做那个挑逗性的鬼脸。我本想今晚带他来这里听一场地下摇滚乐队吼几句或者伴着爵士乐队轻晃两下,结果到了演出时间,上场的却是一支来自内蒙的草原乐队,他们拉着马头琴,吹着不知道是笙还是排笛的乐器,悠悠扬扬,和我们手里的玛格丽特与莫吉托一点也不搭。但这一点也不妨碍我们谈声说笑,一点也不妨碍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勾引他。

我们是在一次聚会上认识的,之后他就以各种方式频频出现在我视野内,小人一号觉得他很烦,小人二号感觉还不错,毕竟他总是晃啊晃的,分散了一部分对G先生的思考精力。这是一条漫漫长长的街道,我一个人在前面走,时快时慢,他在后面跟着,想追上前问问目的地在哪里,能不能一起做个伴儿,我的小人一号在心里犯着嘀咕,小人二号却让我时不时回头看看他,笑一笑,怂恿着他。他有几次加快了脚步,小人二号笑出了声,几乎要掩盖掉了小人一号从鼻子里哼出的不屑。

我听说有个地儿叫圣心大教堂,在那里许愿特别灵,G先生埋下种子在发芽。小人二号好像在无意间向他提到我要去大教堂,他告诉我他要跟我一起去。我们都不是基督徒,教堂里肃穆静谧的气氛让我们有点尴尬,台上的牧师低声的呢喃催人入睡,我们逃出了大堂。他拉着我走,我竟忘了来这儿的目的,G先生的种子淋了一场酸雨。

我们窝在清吧的沙发里,伴着草原风喝着鸡尾酒,我忘了他说了一句什么话了,我朝他吐出舌头做鬼脸,我隐约觉得他会招架不住,他会向我投降,这样小人二号就会欢呼,而小人一号会毫不留情地拿冷水泼醒他。

可是他没有向我投降,他吻了上来,这是一场进攻。

我想到了很久以前G先生也在同样的环境吻过我——黑黑的电影院里,震耳的台词。但这一幕很快就像泡泡一样被戳破了。现在,黑黑的清吧里,嘹亮豪迈的蒙古歌曲,我的魂魄都要被揪了出来。

我推开他,我想我得理清一下思路,我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你认真的吗?”就好像去问水果小贩:“甜吗?”是一样的,在骗你上钩前,小贩一定会说:“甜!”他也一样。

然后他又吻了上来,给了我一个快长达两年的吻,到现在都没有要停的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